“真不知道这事儿有什么好商量的——直接打过去不就成了——”原信听到帐内众人商议半个时辰还没进展,不由得没了耐心,虎声虎气地道,“不管我们怎么叫阵,沧州那群瘪犊子都没有反应。他们都被吓破胆子了,怎么会主动出阵?他们不肯打,我们不能打他们?”

    原信没有刻意压制声音,故而帐内的人都能听到他的话。

    黄嵩面上讪讪,瞧着有几分尴尬——

    帐下武将冲动鲁莽,他面上也无光,更别说原信还是他的本家族叔,他不得不帮着擦屁股。

    姜芃姬倒是没有生气,反而笑着道,“这话倒是对的,寒昶关守将畏惧两家兵力,据守不出。他们有险关作为依仗,自然不怕,可我们这边却拖不起。不过——寒昶关易守难攻,若是两家主动出兵,反而正中敌人下怀——强兵攻克险关,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呢?!?br />
    原信被黄嵩暗中警告了一下,他心底还有些发虚,没想到姜芃姬却站出来帮他将话圆回去。

    不过,纵然姜芃姬打了圆场,原信也没有见好就收。

    他的性格执拗得很,轻易不会改变固有感官。

    原信对姜芃姬的影响不好,哪怕她大度不计较,他也不会因此感激,反而觉得姜芃姬脾气太软好拿捏——嗯嗯嗯,这大概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姜芃姬看在黄嵩的面子上不和原信计较,原信却不肯见好就收。

    “呵呵,谁不知道这些理儿呢?末将年纪虽长,但耳朵不聋,几位谋士说过的话,末将都记着呢?!痹庞行┌谅氐?,“寒昶关虽是易守难攻的险关,但也不是固若金汤。攻克寒昶关,自然要靠众将士打拼,可不是靠几个人在帐内动动嘴皮子,寒昶关便能易主——”

    姜芃姬虽是客场作战,但黄嵩为了表达敬意,整个军事会议都是由姜芃姬这边主导的。

    刚才出声的几个谋士,基本都是姜芃姬这边的人。

    原信这么一说,几乎跟打脸没什么两样了。

    黄嵩面色唰得沉了下去。

    他知道这位族叔脾气暴躁,但没想过对方会不分场合发疯。

    殊不知,原信也是看不过去。

    合德郡可是黄嵩治下领地,在自己的主场却让别人指手画脚、大出风头,这事儿忍着憋屈。

    姜芃姬唇角噙着淡笑,眼神冷漠地看着原信。

    原信被她看得脊背一凉,好似有一股邪门的寒气从脚板蔓延至大脑,让他冷静了不少。

    本以为姜芃姬会发飙,岂知她扭头问了一句黄嵩。

    “伯高能为我介绍一下这位勇士?”

    黄嵩心下咯噔,面上却不敢为原信说话。

    这个情形,他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数年前,他仍旧笼罩在姜芃姬的暴力阴影之下。

    “他是原信,嵩的本家族叔,为人仗义、性格耿直,但行事有些鲁莽冲动,还需历练打磨?!?br />
    姜芃姬笑着调侃,“这性格倒是不错,只是容易得罪人,伯高这些年可是过得不大容易?!?br />
    在她看来,主公就跟幼儿园园长一样,手底下尽是问题幼儿,原信就是那个脾气最冲的。

    “过得的确不容易?!被漆钥嘈σ簧?,自嘲道,“只盼他没把兰亭得罪死了?!?br />
    这般熟稔的口吻,众人便知道这两位私下交情好得很。

    原信这般得罪人,他们还能谈笑风生,关系能不好?

    姜芃姬洒然一笑,冲黄嵩抛了个“媚眼”。

    “得罪死倒是不至于——”姜芃姬道,“先前朝廷重文抑武,多少武家郎儿跟娇滴滴的美娇娘一般?倘若边关兵将都和原信校尉一般,北疆那些乌合之众哪里还敢打边陲的主意?”

    在她看来,文臣是国家的大脑和膝盖,武将是国家的脊梁骨,二者一样重要。

    她花了数年时间才练出血性十足的军队,但令她满意的将领却没几个。

    原信脾气的确冲,如果不是得罪自己,姜芃姬还是蛮欣赏的。

    当然——

    今日的场子,她会找回来的。

    黄嵩暗中松了口气,顺着姜芃姬的话茬将原先的话题岔开。

    原信感觉自己拳头打在棉花上,心里满不是滋味,整个会议下来,他表现得有些沉默。

    没了原信打岔,众人慢慢理出清晰的作战方案。

    不过原信的话语还是让风瑾等人上了心,下半截会议沉默了不少。

    寒昶关地势险恶,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强攻是肯定不可取的。

    孟氏这个劲敌还在虎视眈眈,姜芃姬和黄嵩都不能在寒昶折损太多兵力。

    一番商议,众人决定引蛇出洞!

    强攻不可取,那只能让寒昶关守将自己率兵出关,趁着寒昶关守兵空虚再偷袭破关。

    一路听下来,孟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当年——主公他们不是用这招对付符将军?”

    孟浑记得清楚,主公等人用计哄骗符望带兵出关,然后趁机破了符望守着的嘉门关。

    丰真笑眯眯地道,“计谋不管新颖还是老旧,有用就好?!?br />
    孟浑暗地里拧眉,“寒昶关守将性情怯懦保守,他们宁愿守着关卡也不会轻易出兵的?!?br />
    如果一直拖着,吃亏的反而是姜芃姬。

    毕竟是客场长线作战,运输粮线的压力很大,经不起长久拉锯战。

    只要黄嵩和姜芃姬的联盟出现问题,沧州孟氏才好找到机会逐一攻克。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需要引蛇出洞?!狈嵴娴?,“过阵子又是年节了——不知吃什么好?”

    孟浑:“……”

    丰浪子这是杨思俯身了?

    打仗要紧啊,想什么吃的呢。

    过了一阵子,孟浑才知道丰真那句话的深意。

    姜芃姬和黄嵩每日摆阵叫阵,正如他们先前担心的那样,寒昶关守将当起了缩头乌龟。

    他们也不恼,反而用肥牛肥羊美酒犒赏三军,每日晚上升起篝火,载歌载舞,兵卒喝得酩酊大醉。这般热闹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寒昶关的斥候眼线,城墙上的将士纷纷傻眼——

    “不可心急——这分明是他们的诱敌之计——绝对不能上当——”

    寒昶关守将还没等来孟湛的指示,但他还要安抚底下将士,只能搬出这套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