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认真听了孟恒的叙说,眉头忍不住紧拧。

    她知道孟恒在沧州受到的待遇不好,但没想到孟恒的处境会这么糟糕。

    这一切还要从孟恒的童年说起,古蓁当年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更别说这个长子了。

    古敏夫妇将古蓁从孟府带走,让孟湛和古蓁和离,但他们却带不走孟恒。

    孟恒磕磕绊绊活到了启蒙的年纪,日子过得不像个宗子,反倒像是最不受宠的庶子。

    四岁启蒙到八岁,他感觉到孟湛宠妾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善。

    为了远离妾室的迫害,年仅八岁的孟恒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出路,深夜拜访族学教书的西席,从西席这里拿到一封介绍信,推荐孟恒远赴上京的东阳私学。说是求学,实际上也是“质子”。

    沧州孟氏拿捏着东庆的马场命脉,皇帝心里怎么会放心,无时无刻不想着收回掌控权。

    孟氏自然不会妥协,但不妥协,皇室那边不好交代。孟恒便趁着这个机会,经由西席举荐,远赴上京,一面求学,一面主动当“质子”缓和皇帝和孟氏之间的矛盾。

    借着这个理由,孟恒也拿到了“免死金牌”,孟湛宠妾再厌恶孟恒也不能真的杀了他。

    姜芃姬和风瑾初识不久,曾从风瑾口中听到孟恒的消息。

    风瑾怎么说孟恒的?

    若不是孟恒无意泄露身份,诸多同窗都不知道生活简朴的孟恒竟是沧州孟氏的宗子!

    除了年节会回沧州住几天,孟恒基本待在上京求学,这一待就是十年。

    八年前那场考评,孟恒本想夺下前三甲,以此入仕。

    如此一来,他回了孟氏也不用担心孟湛宠妾迫害。

    谁知孟悢丑闻被人抖出来,孟郡的郡守府还被孟浑带人烧了个干净,紧接着发生沧州兵变,这桩丑闻怎么压得下去?作为孟悢的嫡长兄,孟恒不幸被波及,考评中的【德行】不及格。

    莫说前三,孟恒连前百都进不去。

    孟氏失去了孟悢,这会让倒是想到他了,接连十余封家书将他唤了回去。

    孟恒从上京出发,路上还碰见了前往琅琊郡的姜芃姬,这也是这对表兄妹初次相遇。

    回到孟氏的孟恒,看到不复繁荣的沧州和疲倦贫穷的百姓,他的心情犹如针刺。

    曾经的沧州孟氏,那可是这片土地百姓的守护神。

    从何开始,孟氏竟成了百姓的梦魇,剥削他们的恶魔?

    孟恒试图弥补,挽回孟氏名声,奈何家主是孟湛,孟湛又看他极不顺眼,处处打压他——

    在这个大家长才是天的时代,孟恒的挣扎和努力都是笑话。

    他身为人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劝诫。

    屡次努力,结果却不理想。

    不知为何,孟湛待他的态度越发冷淡,他甚至从对方眸中看到了彻骨的恨意和杀意。

    “不瞒主公,恒虽被除了宗祠,革了姓氏,但孟恒便是孟恒,先祖遗训不敢忘?!泵虾愕?,“倘若沧州孟氏气数已尽,这也是天命,恒不敢有丝毫怨怒。只求主公一个恩典——”

    姜芃姬看着孟恒,心里猜出孟恒的请求。

    “你是想让我赐你孟姓,保留孟氏家谱宗祠?”

    远古时代的人对于姓氏血脉传承的执着,这是姜芃姬无法理解的。

    她虽不理解,但她能尊重。

    孟恒眸光闪过一丝诧异和欣喜,垂首道,“恳请主公成全?!?br />
    天底下姓孟的人多了去了。

    以卫慈举例,卫慈所在的琅琊卫氏是从中诏汴州分出来的,迁徙到琅琊自立一族。

    两者都是卫氏,但提及先祖的时候,一个是汴州一个是琅琊,不能混淆。

    孟恒打算分族自立,届时沧州孟氏被姜芃姬灭光了,孟氏也不算彻底灭族,因为他还活着。

    这么小小的请求,姜芃姬自然不会不应。

    “好——依恒表兄所言吧?!?br />
    “谢主公!”

    谈完了公事,姜芃姬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到孟恒近些日子的生活,问他和黄嵩帐下人才有没有接触。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那是相当轻松,孟恒一下子就明白姜芃姬想私下挖墙脚。

    可是——

    孟恒为难地道,“恒与黄州牧帐下人才接触不多,唯一算得上有交情的,唯有聂诚允了?!?br />
    果然是聂洵——

    姜芃姬心中闪过一丝了然。

    聂洵真的知道他和孟恒的亲兄弟关系,不过一直没有相认。

    姜芃姬继续套话,从孟恒口中了解聂洵这些日子对他的照顾。

    “主公可是看上聂诚允了?”

    姜芃姬笑着眯起眼,“一见如故?!?br />
    孟恒心下一转,低语道,“黄州牧性格多疑但沉稳,若是寻常挑拨离间,怕是不可行?!?br />
    姜芃姬说,“所以才需要恒表兄出马,聂诚允多番照顾恒表兄,恒表兄也该礼尚往来才是?!?br />
    聂洵多番照顾孟恒,孟恒有正当借口回报对方啊。

    两家多多往来,关系不就亲密了?

    亲密到一定程度再爆出二人兄弟关系,黄嵩岂能不多想?

    姜芃姬挥锄头挖兄弟墙角,那是半点儿不犹豫。

    孟恒内心一叹,虽说坑聂洵不太好,但两人各为其主,不坑不行。

    “恒领命?!?br />
    姜芃姬抵达合德郡第二日,雄踞寒昶关的孟氏守军不淡定了。

    “一个黄嵩已经不好对付了,怎么又来一个柳羲?”

    守将啪得一声拍在桌案上,面色狰狞,底下众人纷纷噤声。

    “将军,我们进可攻合德郡,退可守寒昶关,无需惧怕?!?br />
    守将心中发愁,道理谁不知道?

    可——

    可那是柳羲啊,刚刚挥兵灭了整个北疆的柳羲??!

    寒昶关守兵听闻他们的敌人多了一个柳羲,士气大跌,这才是愁人的地方。

    如果只有一个黄嵩,他们还能主动出关迎战,打得对方退居合德郡。

    这会儿多了一个如狼似虎的柳羲,别说主动出击了,没抱着寒昶关死守关卡就不错了。

    “此事尽快禀报上层,请求定夺。敌人来势汹汹,怕不好对付?!?br />
    守将没有贸然出击,脑子还是很清醒的。

    目前最重要的是守住寒昶关,耐心等待上层指示。

    寒昶关上下如临大敌,姜芃姬和黄嵩也开了第一次军事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