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内寂静无声,只能听到烛火燃爆的啪啪声。

    聂洵顶着数十双目光的注目,心中咯噔一下。

    他面不改色,温吞有礼地出列,恭敬作揖。

    因为照明设备落后,所以帐内的视线略显昏暗,烛火影影绰绰,人影缥缈朦胧,带着一番说不出的朦胧美感。当这个眉间点砂的青年翩然出列,直播间的弹幕似井水喷涌,密密麻麻。

    【基佬一枚】:嗷嗷嗷嗷——好帅好帅好帅——主播,宝宝又一次一见钟情了。

    【半夜癫痫】:明明是再漂亮不过的青年,但宝宝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难言的性感??!妈妈,快来看看啊,直播间这个小哥哥在勾引你家闺女——激动得无语伦次,先舔为敬!

    【惜花落无声】:妈妈问我为什么发疯舔屏幕,我说屏幕太脏了。

    【衣袖十年香】:主播,你能不能帮宝宝向这位帅哥要个手机号啊,宝宝看上他了。

    【星渊喵喵】:慈美人第一美人的宝座摇摇欲坠啊——主播,你要不和黄嵩撕破脸吧,挥动锄头把这个美人挖来。要是挖过来了,世间最美两朵花全种你家篱笆了,想想就激动!

    对于观众们而言,古代君子只会和古板、雅正、端庄之类的词汇绑定,从未想过人家也有“性感”一说。用一句很俗的话形容,聂洵便是行走的荷尔蒙,不用说任何挑逗的话,只看一眼便觉得心痒。明明裹得严严实实,衣冠端正,可看到他的第一眼,莫名觉得性感无比。

    眉间那点朱砂痣更是点睛之笔,一下子就夺去旁人的眼球。

    黄嵩嘴角笑意一僵,察觉到主帐气氛有些僵硬,便想开口打圆场。

    开玩笑——

    他们可是一块儿上过青楼喝过花酒的狐朋狗党,他还不了解姜芃姬的臭德行?

    未等黄嵩开口,姜芃姬脖子一样,酒盅内的酒水尽数滑入喉咙,双眼水汽迷蒙。

    “诚允,难不成你眼前坐着一头老虎不成?”姜芃姬抬手抵着额头,双颊飘红,似乎有了醉意,“帐内烛火昏暗得很,瞧得不真切——你还晃来晃去的,瞧得太费劲儿了——”

    黄嵩心下一沉,他也无法判定身边的姜芃姬是真醉还是假醉,只能对着聂洵使眼色。

    聂洵嘴角一抿,小步上前,心中却慌得很。

    “聂氏诚允,见过柳州牧?!?br />
    声如珠翠坠落玉盘,清澈不失醇厚,好听悦耳。

    姜芃姬放下酒盅,晃悠悠地从席上起身,几步来到聂洵跟前。

    黄嵩眉头青筋跳了跳,连忙跟上,他可不想姜芃姬对自己的臣子做出过分的事情。

    文人谋士,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若是被人当做女子当着众人的面调戏,哪怕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也要记恨一笔。

    “聂氏诚允?”姜芃姬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凑近聂洵的脸,费劲儿地眯着眼,似乎要从他这张脸辨认出什么。帐内众人心思各异,紧张得不敢大胜喘气,直播间观众却嗷嗷直叫。

    主播真是太贴心了,这么近的视线,总有一种近距离靠近美人的错觉。

    卫慈已经被主播预定了,朋友妻不可欺,直播间观众只能扼腕叹息。

    如今来了个美色不亚于卫慈的美人,直播间八十五万颗芳心,哪里能抑制得???

    “这个名字——耳熟得很——”

    姜芃姬仔仔细细地端详一番,终于肯挪开距离,不少人吊起的心脏也放了下来。

    如果姜芃姬看上聂洵的容色,执意向黄嵩讨要此人,那可就尴尬了。

    卫慈面上端着端庄得体的浅笑,“诚允乃是老师的乘龙快婿,主公自然觉得耳熟?!?br />
    “渊镜先生的女婿?”姜芃姬转身回了自己的席位,沉吟道,“那不就是五娘的夫婿了?”

    卫慈道,“主公说得没错?!?br />
    姜芃姬笑着夸赞,“渊镜先生眼光还是如此毒辣,不知从哪儿寻来如此宝贝?!?br />
    三言两语,卫慈和姜芃姬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帐内气氛松缓不少。

    这边的气氛松缓了,但姜芃姬却听到直播间传来一声又一声芳心破碎的声音。

    【麦香茶茶】:QAQ为什么会这样,美人小哥哥竟然结婚娶妻了——

    【寒烟凝梦】:聂洵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起码二十五六了,古代这个年纪的男人,哪个没有结婚成家?真以为是古言呢,男配会为了女主守身如玉?虽说如此,可宝宝心好痛!

    观众们沉浸在男神已经名草有主的“噩耗”之中。

    黄嵩暗暗松了口气,只要姜芃姬的注意力别搁在聂洵身上,其他好说——

    他这会儿不担心姜芃姬挖墙脚,他担心姜芃姬这只颜狗垂涎聂洵美色??!

    聂洵得了黄嵩的眼色,面色镇定地回了席位。

    除了这个小插曲,整个酒宴气氛融洽。

    姜芃姬的情绪相当愉悦,酒盅内的酒水就没有断过。

    如今的黄嵩也不是以前的黄嵩了,喝酒的时候会节制,不会喝得酩酊大醉。

    姜芃姬内心暗叹,当年和黄嵩、风珏拼酒,这两人会被她灌得逃到矮桌下躲着,醉得不省人事。如今——他们都已经“成长”了,更加理智了,自然不会做出放纵自己喝酒的举动。

    现在不会,以后更没机会了。

    “醉了醉了——头疼——”姜芃姬放下酒盅,连忙摆手,“喝得难受——”

    黄嵩见状,接着道,“既然喝不下了就不喝了,让人扶你下去休息,醒醒酒吧?!?br />
    姜芃姬阖着眼,微微颔首。

    主公都退了,卫慈等人自然不好继续赖着,纷纷寻了借口告退。

    酒宴已残,帐内萦绕着浓郁不散的酒气。

    校尉原冲嘀咕了一句,“早知聂先生绝色无双,没想到连柳州牧都抵挡不了?!?br />
    姜芃姬一开始的表现,分明是借醉调戏,贪恋美色。

    原冲说的声音不大,但坐在不远处的聂洵却听了个真切,面色略微一沉。

    原冲不仅是黄嵩的迷弟,更是黄嵩本家的堂兄弟,聂洵也不好反驳什么。

    原冲还有分寸,不过原冲的二叔原信却没那么克制了。

    原信粗犷地笑了笑,虎声虎气地道,“诚允这般美貌,哪个女子瞧了不心动?柳羲也是女子,瞧见好看的男子自然也会心生爱慕。这男女之间的事儿啊,总归不是男人吃亏。如果诚允家中娇妻不介意,倒不如顺着那位柳州牧的意,二人成一段风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