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初定,姜芃姬又要带兵赶赴前线,只能任命心腹全权处理北疆善后问题。

    如今的北疆已经改为“北州”,正式划入姜芃姬的势力范围。

    不过为了称呼方便,北疆仍是北疆。

    孙文出任北州别驾,代掌州牧之权。

    亓官让留守崇州,一面是为了治理崇州,一面是为了从旁支援孙文,稳定北疆。

    除此之外,姜芃姬还让符望留下,带兵驻守两州。

    这几个决定,姜芃姬也是仔细思量过的。

    孙文年纪四十多了,虽然不算老,但也不能跟着大军东奔西跑。

    这才刚经历一场大战,姜芃姬决定让孙文好好“放个假”,留守后方处理政务。

    亓官让熟悉崇州事务,做事谨慎周全,他和孙文配合应该不错。

    符望作为三军统帅,军中威望极高,若是由他镇守两州驻兵,相信没有哪个宵小敢挑衅。

    不知猫腻的孙文感恩戴德,他老胳膊老腿了,的确需要修养一阵。

    唯独亓官让,一脸冷漠。

    对于姜芃姬帐下谋臣而言,外出打仗等同于带薪旅游,蹲在家里那才是生不如死!

    主公对孙文可真是“真爱”呢。

    攻下北疆之前,他们的人手勉强够用,如今添了北疆这块地盘,人手又开始紧缺了。

    一想到以前加班加点的日子,亓官让手中的羽扇扇得更加急促了。

    姜芃姬把他安顿在崇州,但他工作重心还是和北疆有关。

    虽说北疆余孽清理差不多了,但经过战争洗礼,北疆的经济政治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令亓官让和孙文一同坐镇北疆,处理善后问题,姜芃姬才能真正放心,没有后顾之忧。

    孙文还是萌新,面对姜芃姬的信任,他感动得心窝暖暖。

    至于亓官让——

    他已经预料到未来一年水深火热的日子了。

    临行之前,姜芃姬还将某个问题丢给了二人,“先前为了给北疆添堵,子孝在我的授意下怂恿北疆普通牧民豢养兔羊。这两样小东西看着人畜无害,可一旦数目泛滥,北疆牧草会遭到毁灭性打击。所幸,如今规?;购苄?,兔羊也未对北疆造成过大的损害。这件事情交予你们二人督办,由官府出面,不计钱财,尽可能鼓励百姓狩猎野生兔子和羊——”

    亓官让暗中啧了一声。

    兔羊之策到底是谁提出来的,他心里清楚。

    主公却将这个锅揽到自己身上,急吼吼维护子孝——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一旁的孙文拧了眉头,他说,“如果由官府出面从牧民手中收购兔羊,牧民只会饲养更多?!?br />
    若是如此,反而成了官府鼓励牧民豢养兔羊了。

    姜芃姬笑了笑,说道,“这个简单,适当降低百姓家养的兔子和羊的收购价格,提高野生兔子和羊的价格——当家养畜牲利润没多少的时候,牧民们自然会将目标转向草原上的猎物。施行这个计划,一定要注意浑水摸鱼之辈,不能让他们用家养兔羊充作野生的——”

    家养的和野生的,二者不容易分辨,不过姜芃姬相信这个问题难不倒眼前二人。

    除了消灭野生兔羊之外,姜芃姬还让人准备了不少耐旱耐寒的植物,例如柏檀。

    崇州柏檀是宣纸的主要来源,仅靠崇州这块地方,恐怕供应不上。

    北疆有不少地方的地理情况和崇州类似,姜芃姬觉得可以尝试引进。

    关于北疆的善后,姜芃姬与孙文和亓官让商议了很久,确定没有大问题了,这才带兵离开。

    留下孙文和亓官让,姜芃姬身边随军的谋士只剩卫慈和丰真,人手太少。

    途径丸州,姜芃姬顺便把风瑾、孟浑和齐匡拉走了。

    风瑾得知这个安排,幽幽地道了句。

    “主公可真是冷心绝情啊——”

    好不容易和静娴有了好消息,紧张等待二胎发芽结果,主公一纸诏令就把他拉走了。

    等这次打仗结束,说不定二胎都能断奶打酱油了。

    自从跟着这位主公,他发现自己已经连着几年没过个好年了。

    不是正在打仗,便是赶往战场的路上——

    姜芃姬瞥了嘴,无视风瑾幽怨的眼神。

    “快到合德郡了——”

    丰真将自己裹成了圆球,微微掀开车帘,外头的风冷一下子灌了进来,扑了他一脸。

    他呸了两声,连忙将车帘放下。

    摩挲双手生热,丰真一面用帕子擤鼻涕,一面言语含糊地道。

    “每到这种时候,分外羡慕靖容——”

    杨思带着典寅去了浒郡,如今还代表姜芃姬和许裴结盟。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浙郡和浒郡都是四季如春的好地方,肯定不会像这里那么冷。

    与此同时,前方斥候传来消息,黄嵩已经派遣使者在合德郡外恭候多时。

    姜芃姬整了整甲胄,弹掉身上的积雪,翻身下马。

    “许久未见伯高了——甚是想念——”

    黄嵩上前相迎,拉着姜芃姬的手,热情地道,“兰亭,外头雪大,先进帐再叙旧?!?br />
    卫慈跟在姜芃姬身后,视线扫过黄嵩的手,一双墨眉微不可察地皱起,旋即又归于平静。

    “一别经年,兰亭越发让嵩敬佩了。灭了北疆这等贼子,汉家边陲可保百年平安啊?!?br />
    姜芃姬冷笑着说,“北疆觊觎不该觊觎的东西,有此下场,活该罢了?!?br />
    入了主帐,为了表示尊敬,黄嵩主动让姜芃姬坐右席,自己次居左席。

    姜芃姬扫了一眼黄嵩帐下的人,除了几张熟面孔之外,其他都是生面孔。

    “今日大喜,嵩特地备了薄席素宴,还请兰亭不要嫌弃?!?br />
    “可有好酒?”

    他知道姜芃姬脾气,一贯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来直去更容易得到她的好感。

    黄嵩哈哈大笑,“虽说军中禁酒,不过今日为了兰亭,破例又有何妨?好酒多得是——”

    “我瞧着,伯高近些年又招揽了不少贤臣良将?!?br />
    黄嵩谦逊地道,“不及兰亭帐下人才济济、各个人中龙凤?!?br />
    姜芃姬慵懒地半倚着,右手拿着酒盅搭在直起的右膝,双眼微醺,唇角勾着玩世不恭的笑。

    “伯高这话可就太过谦逊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份荣幸,与他们结识一番?”

    这不算大问题,黄嵩当然不会拒绝。

    他从帐下最倚重的谋士风珏开始介绍——

    “此人相貌好生眼熟啊,似故人一般,见之可亲——”黄嵩介绍到聂洵,姜芃姬双眼微眯,慵懒的声音添了几分醉熏,左手冲着聂洵招了一下,“不知不觉酒喝多了,诚允可否上前,让我看个仔细?”

    这下,帐内数十双眼睛,或明或暗都聚焦到聂洵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