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见了聂洵,总觉得亲近——”

    解开了疑惑,孟恒心里舒畅了,迟来的困意才渐渐上涌。

    古蓁没将嫡次子被掉包的事情告诉孟恒,所以孟恒发现聂洵像古蓁,还看到他眉间那颗嫣红朱砂痣,他也没多想什么——反而感叹缘分妙不可言——他觉得聂洵可亲,并非错觉。

    孟恒夫妇低语两句,安心进入梦乡,聂洵夫妇反而睡不着。

    朱青宁可是渊镜先生教出来的女儿,自然不是普通女子。

    她和孟恒妻子谈了不少话,看似家常唠嗑,实则将对方底子都套出来了。

    “大伯好歹也是孟氏宗子,真不知孟氏怎么想的,竟给他配了这样的宗妇?!苯龃蛹沂莱錾砝唇?,这位宗妇对孟恒来讲是个羞辱,朱青宁说,“所幸,大嫂脾气挺不错的,她与大伯关系也好,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大嫂是个泼辣粗鄙的女子,大伯可就太委屈了?!?br />
    聂洵沉着脸色。

    他以为孟恒应该过得不错,真正了解一番,这日子过得竟然连旁支庶子都不如。

    “哼——孟氏混淆嫡庶,可见不是讲究的人家,他们做得再过分也不值得惊讶?!?br />
    聂洵没打算认这个大哥,但看到自己血亲被欺负,心里头也不爽。

    “郎君有何打算?”朱青宁问聂洵,“听闻大伯才学斐然——若是你们兄弟——”

    聂洵摇头,“这不可能的。主公求贤若渴、礼贤下士,但你见他对孟恒有什么想法?”

    朱青宁心中一紧。

    的确,黄嵩派人安顿好孟恒夫妇,再没别的动作了。

    聂洵解释一句,“孟恒是要投靠柳羲的,主公要是半道抢人,柳羲那边不好交代?!?br />
    论亲疏远近,孟恒都是姜芃姬阵营的,根本没有理由到黄嵩这里。

    朱青宁叹了一声,“若是大伯归顺了柳州牧,那你和他岂不是——”

    孟氏没有倒之前,黄嵩和姜芃姬的联盟还是靠谱的。

    一旦孟氏倒台了,原先的盟友还不立马撕比?

    若是撕比了,这对兄弟岂不要互掐?

    想想都觉得好虐啊。

    聂洵神色平淡地说,“夫人不用担心这个,若是他日为敌,尽全力就是?!?br />
    血脉至亲又如何?

    没有半点儿感情,孟恒对聂洵而言不过是比陌生人熟悉一点,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说到这里,聂洵唇角扬起一抹轻笑,咬着她耳朵。

    “若是夫人怜惜不忍,不妨想想怀玠和风瑾吧,他们不止亲兄弟,关系也极好呢?!?br />
    人家兄弟都没有犹豫,聂洵哪会心软?

    立场不同,莫说亲兄弟,亲父子都能兵戎相见。

    朱青宁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家丈夫——

    这是杀了亲爹再干死亲哥的节奏?

    朱青宁依偎在聂洵怀中,轻声道,“不论如何,我与腹中的孩儿都是站在你这边的?!?br />
    夫妻二人低语温存,气氛融洽。

    聂洵没有主动认亲,但他也尽可能照顾孟恒夫妇。

    不过聂洵夫妇并没有亲自登门,反而派遣家仆送来不少滋补品。

    没见到人,孟恒自然没机会告诉聂洵他长得像他母亲。

    嗯——

    哪怕见了,估计也说不出口。

    聂洵长得像自个儿母亲什么的,说出来多尴尬。

    正如聂洵所说,黄嵩眼馋孟恒,但没有试图拉拢,反而好吃好喝招待着,尽礼数即可。

    日子一天天过去,外头的战事一天比一天严峻。

    合德郡位于昊州偏北的地方。

    它与沧州接壤,两地接壤处有一道险峻关隘,名曰——寒昶关。

    寒昶关乃是沧州三大天险之一,更是外界进入沧州的重要门户,易守难攻。

    “夫人,外头雪大——小心摔跤了——”

    孟恒待在家里闲得发霉,干脆换上戎装入山狩猎,猎物颇丰。

    他在外头住了一夜,第二日中午才回家。

    刚一回家,孟恒就看到妻子裹得严严实实,站在廊下看雪的模样。

    妻子听到他声音,脸上喜笑颜开,提着衣摆迎上前去,嘴上道,“郎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方才黄州牧派人来信,柳州牧大军距离合德郡不足三日路程了——”

    孟恒扶着妻子,脸上也露出笑容。

    “羲表妹要来了——当真是个好消息!”孟恒笑道,“今日备酒,小酌两杯庆贺庆贺?!?br />
    孟恒口中念叨的“羲表妹”,如今正骑在马背上,吃了一口的雪。

    “雪势真大——”

    姜芃姬抬手拍下肩头堆积的雪,雪花极大,似一团白花花的绒毛。

    不管她怎么拍,迎面而来的雪花仍旧拍她一脸。

    大军在雪地里慢慢前行,好似一条又长又黑的虫子在白纸上蠕动。

    观众们三三两两地聊天,看到姜芃姬如此狼狈,嘻嘻哈哈地调侃。

    【尘世如烟】:主播,外头雪这么大,你干脆到马车躲一躲呗——

    【棉被暖人心】:哈哈哈,楼上你怕不知道主播干了什么蠢事儿,她现在宁愿被北风吹死、被大雪淹死,她也不敢跑马车上。不然的话,你以为她干嘛待在外头吹风受冻?

    【棉被的封印】:主播又做什么事情了?最近的直播全是行军,无聊的要命,所以没追。

    【妖精女王的绯红】:#抠鼻,主播哪儿哪儿都好,只是感情方面不开窍。她要是犯蠢了,肯定和慈美人有关啊。主播吃坏肚子了,嚷嚷着肚子疼,其他人以为她来大姨妈了,慈美人也误以为这样——结果呢?人家趁机枕着慈美人大腿美滋滋睡了一晚上——

    观众们诧然,来大姨妈而已,这能算蠢事儿?

    【妖精女王的绯红】:别说主播只是吃坏肚子,没来大姨妈,哪怕来了大姨妈,哪家大姨妈一来一个月?你们没看错,主播用这个蹩脚的借口占慈美人一个月的便宜,最后还傻乎乎露了马脚——主播上辈子真的是女人?大姨妈一年十二次,不是一年一次,一次一个月??!

    姜芃姬看着这些弹幕,暗暗翻了个白眼。

    她那个时代,女人根本没这个玩意儿好么?

    她只知道远古时代的女人会有这东西,但具体什么情况她又不知道。

    柳羲这具身体因为基因改善,根本没有大姨妈,姜芃姬更加不清楚细节。

    肚子疼被误会是姨妈疼,她本想解释,不想卫慈对她百依百顺。

    姜芃姬干脆就将错就错,趁机占占便宜、吃吃豆腐。

    后来露了马脚,卫慈的脸色——

    啧啧,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