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宁一下子想通其中的关键,这是条赤、、’/裸裸的阳谋啊。

    明知面前有坑,柳羲也不得不跳进去。

    聂洵道,“柳羲拿下北疆全境,本以为要打个两年三年,没想到仅仅十一月便将北疆打得溃败四散。为夫从主公那边看到不少消息——不得不承认,这柳羲绝对是主公的心腹大患,趁早除去才能心安。若什么都不做,让她稳定北疆,练出大量骑兵,怕是能横扫东庆——”

    朱青宁哑然,听到柳羲二字,脑海中便浮现那年春花灿烂的花朝节,身着布衣木屐的少年藏匿缀满繁花的枝丫间,慵懒恣意的模样——时至今日,那般烂漫的景象,依旧鲜活如昔。

    聂洵不知朱青宁所想,他喟叹道,“算计柳羲,为夫也不愿的。奈何柳羲势力所处位置太过微妙,哪怕主公不去招惹她,她也不会放过主公。此人虽是女子,但她的野心却不只是一州一郡那么简单。她想要继续扩大势力,必然绕不开主公,二人迟早会有一战——”

    姜芃姬已经拿下北疆全境,再加上东庆境内的两州一郡,疆域堪比一国。

    主公黄嵩却只有昊州一地,不论从什么方面都不是姜芃姬的对手。

    所以,聂洵要为黄嵩谋划,尽可能拉近二者的差距。

    他眸中闪过算计的微光。

    聂洵向黄嵩出谋献策,本意是吞并谌州,图谋半个沧州,另一半沧州给姜芃姬。

    若能稳住两州外加半个沧州,黄嵩和柳羲不是没有一较高下的资本。

    不过——

    聂洵低头看着呼吸渐渐平稳的妻子,唇角溢出淡笑。

    他不认孟湛的生恩,但孟湛欠他的,不管怎样也要讨回来。

    不如用整个沧州做赔如何?

    聂洵把朱青宁打横抱起,抱回寝居,外头雷雨交加,电闪雷鸣。

    相较于聂洵守着妻子甜蜜幸福,他的同胞哥哥孟恒却没那么幸运。

    孟恒身着一身灰色儒衫,衣襟袖口和背后都有斑驳鞭痕,鲜血自绽开的皮肉流出,雷雨阵阵,将他伤口的血液冲到了地面,纵然如此狼狈,他仍旧试图爬向站在廊下的孟湛。

    “父亲,儿子求您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孟湛手执一根长鞭,鞭身还有些许倒刺,倒刺上挂着些许血珠。

    这根鞭子用来教训不肖孟氏子弟的,按照族规,只有犯了大错的族人才会被这根鞭子鞭打。

    “滚——我何时有你这么一个不孝不悌的儿子?”

    孟湛冷笑以对,数年过去,他越显老态,眉眼间充斥着阴鸷的冷光。

    孟恒跪俯在暴雨之中,玉冠不知去了哪里,被雨水打湿的长发狼狈地贴着脸颊和后背。

    “纵然你幼弟悢儿亡故,孟氏也轮不到你继承——我可还没死呢!”

    孟湛气急,孟恒游学数年归来,处处跟着自己作对。从当年的湟水之战到后来和北疆的合作,这个儿子真不愧是古蓁留下添堵的!每每见到他,孟湛都有种浓痰梗在喉间的厌恶感。

    孟恒唇角磕破了,冰凉的雨水打湿了伤口,疼得他直哆嗦,但他还是倔强地道,“先祖孟精当年屠杀多少羌巫族,父亲身为孟精后人,怎么能倒行逆施,违背先祖,襄助外族?如今柳羲已经破了北疆,不日便要掉头清算此事——父亲,收手吧,莫要让沧州百姓跟着受苦了?!?br />
    因为孟湛的折腾,沧州百姓近十年的日子可不好过。

    不过,贵为孟氏宗子的孟恒却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更无法庇佑沧州百姓。

    如果孟湛还一意孤行,准备倾尽沧州之力与柳羲、黄嵩作对,苦的只是百姓啊。

    听了孟恒的话,孟湛气笑了,手中长鞭甩了出去,直接甩到孟恒的脸上。

    当鞭影划过,孟恒脸上浮现一条骇人的血痕,左眼眼皮还被刮到了,鲜血淌了半张脸。

    “来人——把这不孝子拖下去,让他在宗祠好好跪着,反省反??!”

    若不是家族长老劝阻,孟湛真想下死手,直接打死孟恒。

    憋了一肚子火气,孟湛将书房内的东西摔了个干净。

    摇曳烛光映在他脸上,孟湛嘴角扬起一丝狞笑,似罗刹厉鬼。

    “柳羲——柳佘——”

    这对父女害他太苦,他怎么甘心咽下这口恶气!

    被父亲鞭打一顿,淋了暴雨,还穿着湿漉漉的衣裳在宗祠跪了一夜,哪怕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毫无意外,孟恒当夜发了高烧,身子滚烫滚烫,意识迷糊,游走在生死边缘。

    三日之后,他才悠悠转醒。

    睁开眼,他却发现左眼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厚厚一层压得他眼睛难受。

    “郎君?郎君醒了——”

    孟恒的妻子守了三日三夜,看到他醒来,她险些喜极而泣。

    “我——”孟恒嗓子干涩,这才说了一个字,他便觉得有小刀子割着他的喉咙,“水——”

    妻子给他端来水,扶着他咽下。

    “眼睛?”孟恒虚弱无力地抬手,抚着左眼,他只摸到厚厚的白布。

    “眼睛无事,此次万幸只是伤了眼皮,郎中说要是刀片要是刮得深一些,您的眼珠子怕是要废了?!泵虾闫拮映ぬ疽簧?,手脚利索地收拾好碗筷,孟恒呆呆地坐在踏上,右眼无神。

    过了一会儿,妻子给他端来一碗有些稀淡的粥。

    孟恒眸光扫过她的手腕,原先那只双鸾衔珠绞丝金镯不见了。

    “你的镯子呢?”

    妻子见他大病初愈,还能如此细心,满腔怒火也熄了。

    “当了呗?!?br />
    “当了?”

    “不当的话,哪里来的银钱给你买药请大夫?”妻子长叹一声,喂他喝粥,口中道,“自从你破了相,险些瞎了眼,孟氏宗族连个人都没来,直接把你丢回家自生自灭了?!?br />
    孟恒双手一颤,露出的右眼闪动着微光,水汽弥漫。

    半晌,他道,“跟着我,苦了你了?!?br />
    妻子说,“一家,说什么两家话——喝了——你以后还是别去你父亲面前讨打了?!?br />
    孟恒垂头喝着清粥,目光扫过妻子凸起的小腹。

    说起来,妻子怀孕也有五月了,腹中孩子正需要营养,但自己却不争气,让他们跟着受苦。

    妻子深吸一口气,忍下想哭的冲动。

    她垂着头,头顶传来孟恒平淡如水的声音。

    “招娣——家中还有多少银钱?”

    妻子嚅嗫地低语,“只剩三十两了?!?br />
    “三十两?”孟恒喃喃一声,“勉强也够了——”

    “你做什么?”

    孟恒道,“我带你走——他不认我这个儿子,但我不能不为你和孩子负责?!?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