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沉沉,豆大雨水砸在窗棂上,啪啪作响。

    烛光微醺,影子映在窗纸,绰绰摇曳,树影又似张牙舞爪的诡异臂膀,随着暴风雨颤抖。

    外头雷声阵阵,吵得朱青宁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她霍地坐直身,盖在身上的被褥卷着滚到小腹,周遭的冷气争先恐后地袭向朱青宁。

    “郎君?”她抬手摸了摸身侧,发现另一边床榻噙着冷气,“郎君还未回来就寝?”

    朱青宁心中添了几分忧虑,捡起床头挂着的裘衣披在身上,端起一盏灯去寻聂洵。

    看到书房烛火还亮着,朱青宁便慢腾腾地朝那边走去,打开纸门,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郎君?”

    朱青宁认识聂洵这么久,从未见他酗酒买醉,哪怕是主公宴饮,他也会克制酒量。

    如今怎么——

    看着聂洵身侧散落的酒坛,朱青宁心下一紧,连忙上前。

    “五、五娘?”

    聂洵的酒品很不错,莫说现在还只是半醉,哪怕全醉了,他也不会发酒疯,只会乖乖坐着。

    “郎君,发生何事了?”朱青宁掏出帕子将聂洵嘴边的酒渍擦拭干净,心疼得紧,思索最近发生的大小事情,似乎只有“乳母”能让聂洵如此失态,她道,“郎君,若是找不到亲人便找不到了,你以后还有我和腹中孩子,何苦为了一对从未谋面的父母如此糟践自己身子?”

    聂洵睁着醉醺醺的眸子,半晌才找回些许理智,抬手揉着发涨的太阳穴。

    他像是抱着小孩儿一样,将朱青宁抱在怀中。

    下巴抵着她的脖颈,口中含糊道,“五娘——为夫终于找到了——”

    朱青宁诧异,“找到了?这不是好事么?郎君为何酗酒买醉?”

    聂洵双臂摩挲着她的肩膀,双手贴着她的小腹,面上带着苦笑。

    “这不是好事啊——五娘可知为夫生父生母是谁?”

    朱青宁顺着问道,“是谁?”

    聂洵贴着她的耳畔低喃,朱青宁并非愚昧妇人,一下子就抓住了重心。

    “竟然是——此事,除了你我之外,可还有其他人知道?”

    朱青宁倒吸一口冷气,如果夫君是这个身世,如今的处境可就尴尬了。

    “事关重大,怎么能轻易外传?”聂洵摇头,他道,“这事儿,必须要瞒起来。孟湛对我没有养育之恩,但有生育之恩。搁在世人眼里,儿子终究是儿子,父亲终究是父亲,父亲再有不对,儿子也不得忤逆。不过——孟湛却是挡在主公跟前的绊脚石,不得不铲除。若是为夫的身世传了出去,怕只怕有心人会拿这个做文章。为夫倒是不打紧,怕就怕牵连你和孩子?!?br />
    聂洵不认孟湛的生恩,但架不住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说闲话。

    朱青宁听了聂洵的话,心疼还来不及呢,哪管孟湛死活。

    她以为丈夫身世足够坎坷了,没想到他还经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磨难。

    不过——

    朱青宁低声道,“郎君,孟氏那边——你不如避着点?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郎君身世之谜是个不安定的隐患,若是被有心人利用,郎君以后如何自处?倒不如作壁上观,冷眼看着?!?br />
    聂洵口中苦涩,他何尝不想这样?

    奈何世事弄人,有些事情不是想避就能避开的。

    “孟湛对我有生恩,但他混淆嫡庶,纵容妾室害我,这份生恩也算是抵消了?!蹦翡砩洗啪破?,眼神却冷静得很,“在其位,谋其政。为夫既然效忠主公,自然要为他谋算安排?!?br />
    对于聂洵而言,孟湛只是他即将算计的敌人罢了。

    朱青宁喉头梗了一下,似要劝说,最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郎君小心?!?br />
    聂洵长叹一声,轻拍娇妻的脊背,温声着道,“为夫知晓?!?br />
    夫妻二人相拥许久,朱青宁倏地想起一人。

    “若是那个乳母所言不假,知道郎君身世的人应该没几个。只要这些人不说,旁人怎么知道?”朱青宁眸中冷光一转,攥着袖子狠心道,“那个乳母——郎君可想好要怎么处理了?”

    聂洵唇角溢出愉悦的笑意,他道,“处理干净了?!?br />
    死人是不会泄露真相的。

    不用朱青宁提醒,聂洵也不会让那个老妇人有活命的机会。

    除此之外,聂洵还派人将老妇人的家属连夜送走了,最后给了一笔不薄的安家费。

    朱青宁神经一松,鼻尖弥漫的酒气让她感觉不舒服。

    “郎君已经有了决断,为何还愁着脸?”

    聂洵叹了一声,他道,“五娘有所不知,为夫哪里是为了身世发愁,分明是主公?!?br />
    “主公?主公为难郎君了?”

    “没呢,他为难为夫做什么?”聂洵好笑道,“主公哪里都好,唯独性格有些多疑。为夫身世若是被人揭穿,这倒没什么,怕就怕主公起疑。毕竟——孟湛的原配嫡妻,如今可是柳佘的继室,柳羲的继母兼姨母。这层关系,哪怕为夫跟旁人说不认,可旁人未必这么想!”

    世人总以为血脉亲情是断不了的、打断骨头连着筋——

    由此得出结论,聂洵是古蓁的儿子,那么肯定会倒向柳氏。

    明明是强盗理论,偏偏有无数愚钝的民众将其奉为圭臬。

    朱青宁小声地惊呼一声,半晌才道,“郎君对主公忠心耿耿,可不是那种朝秦暮楚的人啊?!?br />
    “架不住主公会多思多虑?!?br />
    朱青宁不服气地道,“怎么这样!风别驾的二兄不也在柳羲帐下效力?”

    风珏是昊州别驾,黄嵩最信任的臣子。

    聂洵道,“怀玠和主公是少年便相熟的至交交情,感情非同一般,岂能一样?”

    朱青宁面色一白,她低喃着道,“郎君已经将那个乳母处置了,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这事了?!?br />
    聂洵苦笑道,“这事儿难说?!?br />
    朱青宁不解地看着丈夫。

    聂洵轻咳一声,低声道,“为夫怕是把柳羲得最惨了——外人说她性情豁达舒朗,可为夫看,此人再小气记仇不过——”

    “你怎么得罪她了?”

    聂洵道,“为夫给主公出了条计谋——”

    朱青宁眨了眨眼,追问道,“然后呢?”

    聂洵又轻咳一声。

    “此计能让柳羲与孟氏两败俱伤,主公趁他们胶着,暗中拿下谌州,掉头吞并沧州?!?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