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笑了笑,说道,“这倒是——伯高势力不如沧州孟氏,但也不至于扛不住?!?br />
    她打北疆打了十一个月,黄嵩和沧州孟氏也僵持了十一个月。

    虽然没有了解那边战场的情况,但姜芃姬相信,黄嵩不可能吃孟氏的亏。

    “孟氏以强硬手段操控沧州,穷兵黩武,本就是强弩之末。沧州孟氏战力虽强,但他们经不起长久拉锯。伯高是个聪明人,他帐下谋士一个比一个难缠,不可能看不出沧州孟氏的弱点?;欢灾?,伯高只需要固守城墙,拦截关卡要道,只守不攻,光是拖也能让孟氏吃亏?!?br />
    姜芃姬唇角扬起淡笑,她道,“若是孟氏派兵强攻,伯高也不可能溃败不敌——”

    正面战场,黄嵩的确打不过沧州孟氏。

    如果只是拖延孟氏主力,黄嵩这边应该是游刃有余的。

    姜芃姬这边刚收拾北疆全境,黄嵩这里却发来八百里加急信函——

    想到这里,姜芃姬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唇角的弧度上扬。

    亓官让作揖道,“主公英明?!?br />
    几个文臣面露深思,表情凝重,武将们也随大流,一个一个垂着脑袋,装出一副思考的模样。若是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神,便会发现他们眼神稍显迷惘——分明没有听懂——

    对此,武将们表示宝宝心里苦呀——

    帐内一群高智商人士,他们作为普通人很有心理压力的。

    不止武将们表示听不懂,直播间观众也在紧急呼叫大佬——

    这种需要脑子的环节,他们迫切需要担任语文课代表的大佬出马,不然跟听天书一样。

    千呼万唤之下,终于有大佬出来了,他们的弹幕也被咸鱼们人工置顶。

    【老司机联萌】:庆幸没错过今天的直播,看到黄嵩发来信函,我心里便有一种——还是来了——这样的感慨。忆往昔,主播和黄嵩还是一块儿上青楼喝花酒的狐朋狗党,哥俩好呢,如今却要互相算计了。亓官让说黄嵩信函有内涵,我愣了好久才明白他的意思——这封信函,与其说是一个阴谋,不如说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阳谋,被算计的对象就是主播。为什么这么说?从主播等人的对话来看,黄嵩打不过孟氏,但孟氏也拿黄嵩没办法,黄嵩根本没到需要求援的时候。不过,黄嵩还是写了信?为何?因为他不能让主播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了!

    【鬼才郭奉孝】:我们也看到了,主播刚刚打完北疆,虽说一路赢,但实际上并不轻松。为了这一仗,主播几乎掏干了家底,打了快十一个月,算得上倾巢而出。孙子兵法有一句就很对,兵贵胜,不贵久。意思是打仗贵在速胜,不宜旷日持久。主播刚拿下北疆,人心还不稳,后续治理投入是个天文数字,消耗不比打仗投入少。如果处理得不好,北疆说不定会反弹。这种情形下,主播实在是不宜继续打仗?;漆郧笤?,实际上是把兵力没有消耗多少的劲敌丢给了主播。若是和孟氏开战,你们猜猜会打多久?这是光明正大地逼着主播“穷兵黩武”!

    【音乐家诸葛琴魔】:以前真是小看黄嵩了,这小子不出招则以,一出招就让人狠跌跟头。这是个光明正大的阳谋,挖了一个坑在主播面前,她不跳也要跳。不管黄嵩是个什么打算,他帮助主播牵制孟氏兵马,让孟氏无法背后偷袭主播,这是不争的事实。如今黄嵩发信函求援,主播没有拒绝出兵的理由。不管主播和孟氏谁输谁赢,黄嵩这边进退自如。

    密密麻麻的弹幕从眼前飘过,不少观众看了大佬分析,浑身一寒。

    【熊本爸穿衣服】:这个阴谋论真可怕,黄嵩真的算计主播???

    【烟火纪元】:挠头——如果我穿越了,感觉自己活不过三集??吹交漆岳葱?,我第一反应是出兵摁死孟氏,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门道——主播,要不别出兵了——

    【莫澜之】:不可能不出兵,如果不出兵,主播才真的完蛋了。

    黄嵩和姜芃姬结盟,不仅和孟氏撕破脸皮,还无偿出兵帮她牵制孟氏兵力。

    如今黄嵩告急,姜芃姬却不肯出兵相助——

    这事儿传出去,姜芃姬立马就会成为天下公敌。

    正因为别无选择,所以这才是阳谋。

    姜芃姬垂着眼睑,唇角轻扬。

    “如今下结论,为时尚早?!背錾蚱普誓诩负跄痰钠?,姜芃姬笑着道,“伯高发了信函,必然是战局有变。他是因为我才牵涉其中,如今北疆已灭,没道理让伯高继续孤军奋战?!?br />
    沧州,她势在必得。

    沧州是东庆境内最大的马场,培育无数战马,这个地方极具战略意义,兵家必争。

    哪怕是黄嵩,姜芃姬也不想把这块蛋糕拱手让出。

    黄嵩有算计,姜芃姬也有自己的算计,只看谁技高一筹。

    “主公——”

    亓官让眉头深拧,似乎要说什么。

    他们刚打下北疆,若是再贸然动兵,只怕根基不稳,被人趁虚而入。

    “我知道文证担心什么?!苯M姬冷静地道,“我何尝不想修生养息?如今的局势却不允许我们这么做。若是不出兵,兴许沧州马场就要改姓黄了。届时,伯高作用昊州、沧州,再以包围之势拿下谌州——若是狠一些,伯高与浙郡许氏联盟,我们便成了死棋——”

    姜芃姬的势力全在北方,如今还拿下了北疆,可再往南便是黄嵩和许裴兄弟的地盘。

    换而言之,姜芃姬想要进一步扩大,根本越不过这两个势力。

    她若是修生养息,无异于给两家发展机会。

    不如走一步险起棋,说不定能盘活整个棋面。

    “再者说了——”姜芃姬手指逗弄着桌案上的灯盏火苗,眼底映着火光,她悠悠地道,“北疆一战,我们兵力损耗并不大。哪怕与沧州孟氏打一仗,还远不到穷兵黩武的层次——”

    打了北疆,累是累,但没伤到筋骨,大部分实力还在,她还有再战之力!

    她不知这条阳谋是谁提出来的,但想凭这个阴她,还不知谁倒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