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牧来信?难不成是孟氏老贼——”

    李赟想起黄嵩和他们结盟的内容,心下一紧。

    “沧州孟氏虽强,但他们想从黄嵩手里讨便宜,那也不容易?!必凉偃糜幸幌旅灰幌碌匾∽攀种械挠鹕?,唇角噙着一缕冷笑,眼底的光芒似能看透魂魄,“黄嵩这封信函,内涵颇深?!?br />
    坐他身边的孙文感觉暖气被冷风扇走,老人家暗暗拧眉,偷偷将席垫向一旁挪了挪——

    他算是明白了,为何丰真和卫慈不愿意坐在亓官让身侧。

    北疆地势偏远,冬日比中原更冷。如今可是深秋,大家伙儿恨不得手里揣个汤婆子,怀里抱一个炭盆子,再用保暖的衣裳将自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谁会在这个季节用羽扇扇风?

    呵呵——不巧,他身边这位就是那朵奇葩。

    纵然孙文表面功夫到位,但眉头却随着亓官让摇扇子的节奏一抽一抽,似乎在隐忍什么。

    其他人的注意力在亓官让身上,唯独观众同情孙文。

    【知柏草】:哈哈哈——隔着屏幕我都觉得冷,亓官大佬真的不是故意的?

    【暮色夕阳】: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亓官大佬毁了“羽扇纶巾”这个词。每次念到这个词,我的脑海总会浮现亓官大佬矗立在风雪冰霜之中,笑嘻嘻地猛摇扇子。

    【微微春风】:楼上的,你够了——光是想想那个画面,我反手又贴了几个暖宝宝贴。

    偶尔拿着扇子装高深,那是逼格和品位。

    大冬天还用扇子扇风,这已经算是神经了。

    不过,哪怕是神经,亓官让也是男神(经)!

    观众们笑嘻嘻地聊天,主帐内的气氛却没这么轻松,似一团化不开的浓墨,令人莫名窒息。

    “内涵?亓官军师,赟实在是看不出来,这里头能有什么内涵?”

    李赟反复看了看黄嵩的来信,前半段是向主公问好叙旧,后半段则简略提了一下战场情势。

    为了让后防没有后顾之忧,姜芃姬和黄嵩结盟,后者帮她拖住沧州孟氏。

    亓官让冷笑地问,“李校尉,你真觉得黄州牧如此不济?”

    主公都已经啃下北疆这块硬骨头了,黄嵩手下幕僚众多,竟然拿沧州孟氏没辙?

    李赟仔细想了想,他说,“黄州牧虽坐拥一州之地,但昊州才从战乱脱身没多久,论财力兵力,昊州根本无法和沧州较量?;浦菽廖鞴涎用鲜?,令孟氏大军无法进入北疆境内——赟以为,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吧?如今黄州牧兵马粮草不足,向主公求援也是正常的?!?br />
    亓官让正要说,坐在上首的姜芃姬突然道了一句。

    “伯高什么时候变成州牧了?”

    明明北疆开战之前,黄嵩还是郡守呢。

    帐下众臣:“……”

    主公,你的重点偏了呀——

    卫慈道,“数月之前,前任昊州牧病故,膝下诸子无能,无人能袭承父业。诸子联名举荐黄嵩,黄嵩又向朝廷进贡十万石粮草。幼帝龙心大悦,允了这事儿,任黄嵩为新任昊州州牧?!?br />
    黄嵩升迁的时候,姜芃姬和北疆干得正火热,哪里有空理会这事儿?

    姜芃姬咂嘴,面上挂着一丝笑意,“说到底,哪个儿子不想继承老子的家业?昊州州牧没有落到几个儿子头上,反而被黄嵩摘了去。要说这几个儿子是心甘情愿的,那简直是笑话了?!?br />
    到底是乱世,谁的拳头大谁说话。

    黄嵩势力遍布整个昊州,若这样还让州牧头衔落到别人脑袋上,黄嵩也不用混了。

    说到这里,姜芃姬突然想到一个细节。

    “伯高给朝廷进贡了十万石粮食?”

    十万石粮食,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

    对于普通军队而言,十万石能吃一阵子了,但对于偌大朝廷而言,杯水车薪罢了。

    别的不说,朝廷官员的俸禄就是耗粮大户,十万石根本用不了多久。

    丰真笑道,“听闻谌州那位幼帝,如今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呢,欠了官员数月俸禄,各处开销空缺极大。莫说荤腥,若是没有黄州牧进贡的十万石粮食,幼帝怕是连晨粥都喝不起了?!?br />
    东庆皇室,如今只剩一个空壳。

    “谌州物阜民丰,怎么会连朝廷日??脊┎簧??”

    姜芃姬已经好久没有关注皇室消息了。

    湟水会盟之后,皇室生怕诸侯夺取他们的政权,没少勾心斗角。

    姜芃姬早早带人离开,专心发展自己的地盘。

    时隔多年,乍听皇室混得这么惨,姜芃姬不胜唏嘘。

    “幼帝年幼无知,不知民生疾苦,太后摄政——私下与诸多大臣有不正当关系,整日只思享乐,哪里会整顿朝政?一来二去,莫说一个谌州,哪怕是十个谌州,照样经不起这样挥霍?!狈嵴嫘Φ?,“再者说,伪帝撤离谌州之前,曾到处搜刮民脂民膏,谌州早已没了曾经的繁荣?!?br />
    伪帝搜刮一番就撤了,只给皇室留下残破不堪的谌州。

    幼帝年幼懵懂,太后年纪正盛。

    母壮子弱!

    太后垂帘听政,偏偏没什么才能,只知享乐寻欢,整日挥霍无度。

    本就元气大伤的谌州,变成如今这个积贫积弱的模样,那也是意料之中的。

    姜芃姬手指点着桌案,双眸微眯。

    “谌州啊——搁在皇室手中,可真是暴殄天物?!?br />
    皇室能凑齐两三万兵马就不错了,大部分还是老弱病残,如何守卫偌大谌州?

    丰真说,“似主公一般念头的,何止您一个?不过,无人敢做这出头鸟罢了?!?br />
    皇室残破,但毕竟是皇室。

    如果要拿走谌州,必然要出手灭了皇室,这意味着撕破东庆最后一层遮羞布。

    诸侯生怕自己成了众矢之的,所以湟水会盟的时候,没有哪个诸侯敢觊觎谌州。

    不过现在么——

    情势早已不同。

    姜芃姬将谌州的事情搁在一旁,转而将话题挪到此次会议的核心——

    “方才汉美询问——文证可还没给出答案呢?!?br />
    亓官让嘴角一抽。

    如果不是自家主公插入话题,顺便将话题拐到那么偏远的地方,亓官让会拖着不回答?

    亓官让道,“让以为,李校尉太低估黄州牧的能耐了?!?br />
    此话一出,哪怕连迟钝的武将都察觉到一缕异样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