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证和子孝来啦,你们刚才去哪儿了,找都找不到人?!?br />
    姜芃姬一身盔甲全是血,有新鲜的,还有干涸发暗的,一副刚从战场下来的模样。

    她身旁的大刀破了无数口子,刀刃卷边,上面还挂着不知是谁的碎肉。

    姜芃姬浑然不觉,左手抓着几只金锭,右手挂着十数串东珠。

    她身边全是大大小小的箱子,每一口箱子都堆积了无数的金银珠宝,亮得闪瞎人眼。

    这还不算完,还有兵卒吭哧吭哧扛着箱子过来——

    瞧他们吃力的模样,完全能想象出箱子的分量有多重。

    无一例外,这些箱子全是从北疆贵胄和皇庭私库搜刮出来的。

    亓官让说,“城墙风光正好,所以爬上去瞧了一瞧?!?br />
    “什么景色这么好瞧?”姜芃姬手中挂着十数串东珠项链,每一颗珠子都圆润饱满、色泽温润,全是极品东珠,直播间观众嗷嗷直叫,“你们再晚来一会儿,可就分不到了?!?br />
    亓官让嘴角微抽。

    攻陷北疆,她率领的强军会载入史册,可主公这么一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土匪气。

    他们是正规军,不是乌合之众!

    “啧啧——北疆还真是富得流油——早知如此,以前就应该下手更狠一些?!?br />
    姜芃姬随手把东珠项链和金锭丢了回去。

    听着物件碰撞的声音,观众们小心脏都提起来了。

    败家子儿,不小心摔坏了咋办?

    【烟火纪元】:主播,你把手伸进箱子里搅一搅呗,我看看是不是和电视剧道具一样。这么一大口箱子啊,难不成真的表里如一,从箱底到箱口,全是货真价实的金银珠宝?

    【一夏际星】:肯定是真的呀,这又不是拍电视剧,不可能只有上面一层,下面全是空心。如果北疆贵胄敢用假货蒙骗主播,说不定主播会把他们从阎王爷那儿抓回来,一顿鞭尸。

    【妖精女王的绯红】:亲亲脑公,你发了横财,宝宝是不是可以双十一买买买啦——

    【波图斯的舞弥】:求一个能帮宝宝清空购物车的主播——

    姜芃姬暗中撇了撇嘴,北疆不会将假货放在府中私库,若是呈上来的是假货,那肯定有人中饱私囊。不过她治军严厉,估计没人敢这么做,要是有人顶风作案,至多贪点儿小财。

    水至清则无鱼,姜芃姬也不会做得太过火。

    只要不是违反原则性的纪律问题,例如奸银抢劫、残杀无辜,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亓官让笑着道,“如今也不迟——”

    北疆皇庭已经覆灭,大半贵胄也在王城之内。

    剩下的都是小部落,花点儿时间便能彻底剿灭,搜刮来的银钱还不都是主公的?

    姜芃姬听着这话觉得舒心,不过更舒心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姜弄琴身穿一袭甲胄,浑身血气地走来,抱拳道,“末将参见主公?!?br />
    “姜校尉,要不要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你喜欢的,挑些回去犒赏女营将士?!?br />
    姜芃姬热情招呼,此次战役,女营不仅在正面战场立下赫赫大功,后勤更是建树颇丰。

    她不会亏待功臣,只是——

    姿态太豪放了。

    “末将替女营谢过主公厚赏?!苯俚?,“回禀主公,兵卒在皇庭发现一具腐烂严重的男尸,男尸尸体腐烂生蛆,但身上却穿着龙袍样式的衣裳。仔细盘问宫娥,这才发现对方身份?!?br />
    “抬上来看看——”姜芃姬挑眉,道,“难不成是北疆大王?”

    女营兵卒抬着担架上来,担架上盖着一床薄被,饶是如此也遮掩不住冲天臭气。

    姜芃姬不嫌臭气,蹲身掀开薄被一脚,露出那具身着龙袍的男尸。

    不过一秒,密密麻麻的护体弹幕铺天盖而来,几乎遮住屏幕的每一个角落。

    观众们也算见多识广了,但从未见过腐烂程度如此严重的男尸!

    口味太重了!

    大半张脸已经烂光了,尸水四溢,密密麻麻的蛆虫从半露的鼻骨孔爬出,钻入眉骨下方的窟窿,皮肉几乎没有一块儿好的,仔细一瞧,里头也是蠕动的白胖蛆虫。脖子和锁骨已经烂得差不多,皮肉欲掉不掉地挂着,隐隐能看到蛆虫在锁骨和颈骨爬上爬下——

    再往下,观众们根本不敢看,全去呕吐了。

    姜芃姬却淡定自若地道,“看这骨龄,年纪倒是符合——”

    姜弄琴也感慨道,“听闻北疆大王也是一代枭雄,威名赫赫,没想到他会中风瘫痪,饿死床榻,尸体腐烂成这样也没有人收殓——这般下场,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膝下九个王子,每一个都惨死,连他自己都落得如此下场。

    “唏嘘么?”姜芃姬冷笑,“乱世人命如草芥,若我失败了,也许下场连他都不如?!?br />
    不管怎么说,北疆大王还能留有全尸。

    如今这乱世,多少人死无全尸啊。

    姜弄琴道,“主公武运昌隆,必然长命久安!”

    姜芃姬哑然失笑,“抬下去烧了吧,腐烂尸体留着容易引起疫病,不干净?!?br />
    北疆大王的尸体被抬下去,李赟又送上来另外四具尸体。

    “他们又是谁?”

    一具焦尸,一具尸体已经浮现尸斑,另外两具血肉模糊,亲妈来了都认不出啊。

    一旁的李赟道,“据人辨认,这具焦尸是北疆大王第六子,这具是三子,看伤口应该是自尽的,他的尸体是士兵们从北疆牢狱中发现的,另外两具分别是北疆大王的长子和五子——”

    姜芃姬内心默默算了算,北疆九个王子全部阵亡了呀。

    她揉了揉眉头,挥手道,“他们的尸体也送下去,统一处理了?!?br />
    一家人讲究团团圆圆、整整齐齐。

    这么一想,她觉得自己还挺仁慈的。

    不多时,符望过来复命。

    “主公,人已经全部抓来,请您清点?!?br />
    王城这个地方,贵族的数量也许比蚊子都多。

    符望递上一本册子,上面详细记录所有北疆权贵的名字,名字后面跟着家眷人数,总数逼近一万五。

    姜芃姬粗略一看便搁在一旁,表情冷漠,近乎无情,她道,“大军已经将王城围得水泄不通,如今连蚊子都飞不出去一只……若是有漏网之鱼,符望,你自己提头来见!”

    符望抱拳道,“末将领命?!?br />
    副将跟在符望身后离开,走远之后,他迟疑地问,“将军,那些人——全杀了?”

    符望冷笑地提起武器,“没听主公说了?若有一条漏网之鱼,我便要提头去见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