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毒,估计无人毒得过姜芃姬。

    不止嘴巴毒,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旁人也只有仰望的份。

    明明是三皇子拦截右相的心腹,李代桃僵,趁机行刺她。

    这事儿到了她口中彻底变成右相和三王子各自派了使者过来。

    她接纳了三王子的投诚,许诺三王子帮她里应外合取下王城,她便饶三王子一命。

    眼看交易即将谈成,右相也派了人过来投诚。

    岂知投诚是假,暗杀为真。

    她侥幸逃过一劫,恼羞成怒之下,干脆将这二人都杀了,一人挫骨扬灰,另一人挂在营外。

    三王子万万没想到,姜芃姬竟然会空口白牙说瞎话,这是要将他逼死的节奏??!

    六王子怒目圆睁,死死盯着三王子,眼神狠辣阴毒,似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

    大王子见状,连忙上前劝说。

    在场众人谁都有可能叛变,唯独三王子不可能啊。

    “大王还请息怒,您与三弟兄弟情深,对他在了解不过,他怎么可能通敌叛国?”

    六王子冷笑一声,“柳贼大营挂着的人,难道不是老三的心腹?”

    大王子语噎,他连忙将目光投向右相。

    右相苏哈撒见状不好,心下一个咯噔,肥硕的面颊滋出粘稠的汗水,内心惶恐不安。

    他很清楚,如果证明三王子没有背叛北疆,岂不承认自己背叛了北疆?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只能咬定三王子派遣心腹投敌,自己派出的心腹是寻机刺杀柳羲。

    大王子威胁道,“右相,您可想清楚了再说话啊——”

    他和三王子关系不怎么好,但也不能任由老三被人污蔑致死。

    右相苏哈撒暗中要紧后槽牙,说出的话却间接判了三王子死刑,“老臣昨夜派遣心腹刺杀柳贼,奈何柳贼奸诈,身边有无数高手护卫,这才刺杀失败。其他的,老臣并不知道?!?br />
    右相话音刚落,三王子面若金纸,眼前景象昏暗不定,双脚虚软,险些站不稳。

    “好啊——当真是孤的好兄弟——”六王子气笑了,指着三王子道,“来人——”

    “如今大敌当前,我们兄弟应该齐心协力攻抗柳贼,怎能内讧,自损臂膀?”大王子阻拦道,“代王,柳贼的话不能轻信。那个妖女设下计谋,不就是为了让您杀了老三?”

    六王子怒火高涨,憋得半张脸都铁青了。

    “放肆——到底你是代王,还是孤是代王?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退下——”

    大王子无奈,只能不甘退下。

    三王子虽然没有被当场斩杀,但也被缉拿关押了。

    “老三,孤会想办法保全你的——老六已经靠不住了,他已经疯了——”

    大王子偷偷去了牢狱,安抚三王子。

    三王子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待大王子离开,三王子嘴角的笑渐渐扩大,笑声溢出喉咙,声量从低沉变得高亢癫狂。

    “北疆将亡——真的要亡了——师父,徒儿保不住北疆——徒儿无能啊——”

    三王子笑够了,赤红的双目滴下浑浊泪水,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走了,软软地瘫在地上。

    他从怀间掏出一把匕首,拔出刀刃。

    他已经预见北疆的结局,但不想亲眼看着北疆沦落敌人手中,不如在此之前终结性命。

    至少在他死之前,柳贼还未得手,北疆还未易主。

    九泉之下,他还有点儿颜面去见师父。

    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白光,尖锐的刀锋直直刺入胸腔,剧痛蔓延四肢百骸。

    三王子额头青筋暴涨,布满血丝的双目几乎要凸出眼眶,眼底写满了恨意和不甘。

    生命从他身体快速流失。

    “报——三殿下已在牢狱自尽——”

    大王子听到消息,惊得脑子一片空白。

    老三……自尽了?

    六王子的反应也差不多,但他却问了一句。

    “老三真的……畏罪自戕了?”

    三王子还有个坑哥哥的同胞亲弟——五王子。

    虽然五王子很蠢,一直拉兄长后腿,但他听到对方死讯,竟第一时间冲到王宫大闹。

    皇庭闹成一锅粥,右相惴惴不安,唯独真正的罪魁祸首还笑看风云。

    丰真等人一直觉得自己心够狠,但碰到自家主公,他们觉得自己还差得远呢。

    兵不血刃拔除一枚眼中钉,敢问还有谁!

    这样的主公不去当谋士真是可惜了。

    孙文幽幽感慨,“碰上主公,北疆气数已尽啊——”

    虽说成王败寇,但偶尔也有兔死狐悲之感,北疆难得两个聪明人,全部死在主公算计之下。

    卫慈道,“主公乃是天命之子,北疆与她对抗,自然是死路一条?!?br />
    孙文抬着眼皮看了一眼卫慈,对方表情很淡,丝毫没有谄媚阿谀的意思。

    “天命之子?”

    “一统天下,雄踞九州?!蔽来鹊?,“莫非载道不信?”

    孙文笑呵呵地抚须,说道,“若是如此,老夫可算是赚大了,押了个大宝?!?br />
    不管三王子死得如何惨烈,他只是敌人,卫慈等人可没多余的时间去怜悯他。

    大军休整两日,重新磨刀霍霍怼北疆。

    当嘹亮的号角声响起,十数万大军将王城包围,城内人心惶惶。

    “老七老八不是还没死么——柳贼这是什么意思?”

    六王子顶着一双浓重的黑眼圈,情绪暴躁地质问群臣。

    众臣惴惴,半晌才有一人出列。

    这人哆哆嗦嗦地道,“代王——柳贼令人割断二位殿下绳索——”

    六王子惊得面目苍白。

    三天过去,七王子和八王子生命力顽强无比,至今还未咽气,甚至留有几分意识。

    “丰军师,那两人还有气儿呢——”

    丰真双手揣在袖中,双目微阖,冷笑道,“有气儿?割断麻绳,他们便没气儿了?!?br />
    兵卒心下一凛,遵命爬上箭塔。

    七王子和八王子意识模糊,听到他们要割断麻绳,顿时回光返照,双目亮了起来。

    八王子咯血,声音嘶哑地道,“柳贼——你竟出尔反尔——”

    七王子虽未出声,但也面色癫狂。

    兵卒不管二人,持刀砍断了两条绳索。

    箭塔极高,大活人跳下去都要死,更别说七王子和八王子这样只留一口气的人。

    当两具尸体落地,姜芃姬刷得一声拔出腰间佩刀,指着北疆王城。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