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王子黯然地道,“我们被柳贼抓了……如今成了她的阶下囚……”

    他伤势很重,肩头的箭伤全是污秽,要是不好好处理,说不定会发脓腐烂。

    八王子心下一个咯噔,似乎不相信这个现实。

    “我们被抓了?”

    他不是天真之人,落入敌人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七王子沉重地点头,“嗯?!?br />
    “既然如此……”八王子急忙追问,“皇庭那边可有动静?”

    他和七王子都是皇庭王子,代表北疆皇庭的颜面和威严,若是他们受辱,皇庭也颜面无存。

    皇庭不可能任由敌人羞辱他们,肯定会派人和柳贼交涉,谈妥条件交换二人。

    七王子知道八王子内心所想,半晌才缓慢摇头,绝了对方的期望,黯然道,“柳贼至今没有见我们的意思,皇庭又由老六把持,他巴不得我们快死,怎么会特地派人来赎回我们?”

    七王子一直无偿支持八王子,八王子还是争取代王的有力竞争者。

    二人可是六王子的心腹大患,后者又怎么会割舍利益换取二人?

    殊不知,皇庭已经炸开了锅。

    六王子已经两日没睡了,生怕自己阖眼,敌人便冲破了王城,杀入皇庭。

    长时间不睡觉,他的神经极其脆弱,底下的大臣还在叽叽喳喳,吵得他脑仁儿疼。

    “吵吵吵——你们除了吵,有没有人能为孤分忧解劳?”

    六王子情绪爆发,蕴含怒火的嗓门让众臣安静片刻,不敢吱声。

    “你!你站出来说!”六王子随便指了一个大臣,“若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孤要了你的命!”

    众臣安静如鸡,谁也不敢做这个出头鸟。

    唯独六王子的老丈人敢站出来,他是主战派,独苗哈克伊还战死沙场了,他要为儿子报仇。

    六王子面对老丈人有些心虚,所以他勉强按捺住狂躁的情绪,耐心听完对方的话。

    老丈人通篇说下来就只有一个核心——战!

    至于谋略布局,只字未提,活脱脱的莽夫,脑子里只有肌肉那种。

    战?

    拿什么战?

    拿脑袋和柳贼打?

    他们已经被柳贼堵进了王城,窝囊得像是万年王八,士气低迷无比,根本打不过。

    六王子忍着内心吐血的冲动,表面上还要稳住老丈人,他现在还要靠这位老丈人呢。

    “报告代王,城外射来一箭,上面还有柳贼的书信?!?br />
    六王子精神一振,连忙道,“快念来,看看上面说了什么?!?br />
    北疆大臣懂得汉家文字的人不多,最后只能将书信传给三王子,让他代读。

    三王子展开书信一看,面色阴沉如墨,喉头似乎哽着什么,愣是一个字都念不出来。

    “老三——连你都要忤逆孤王的命令?”

    六王子火气高涨,怒火促使他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喘气如牛。

    三王子怔了一下,艰难地念出了上面的内容。

    七王子和八王子已经成了柳贼的阶下囚,北疆皇庭若想赎回二人,必须开城投降——开城投降还不完,皇庭还要变为阶下囚——若是肯答应这个条件,她只清理皇庭,不伤其他贵胄。

    这是姜芃姬下达的最后通牒,若是北疆不识好歹,那么别怪她狠辣无情。

    “滚——全都给孤滚——”六王子情绪失控,他直接从王座起身,大步流星地冲到三王子跟前,夺过他手中的书信,三两下将它撕成碎片,“她柳羲以为自己是谁?竟敢如此威胁!”

    北疆皇庭可是北疆最尊贵的种族。

    根据族谱记载,他们乃是北疆信奉的神祇后裔,血统尊贵无比。

    别以为只有中原世家讲究血统,北疆蛮族对血统更加在意。

    北疆皇庭乃是神裔,他们诞生便是为了掌控大地生灵,区区凡人还想掌控他们的生死?

    荒谬!

    不过,神裔什么的,说白了就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

    若非如此,皇庭如何能力压北疆其他家族,成为皇族?

    三王子看着六王子疯癫暴怒的模样,冷淡地问,“若是不应,老七老八怎么办?”

    六王子暴怒地拔出腰间匕首,冲着三王子道,“孤才是代王,你们只是臣子。你们不为孤排忧解难,反而问孤怎么办?废物——全部都是废物——孤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三王子冷眼看着对方,他知道——眼前这个兄弟已经快被逼疯了。

    朝堂混乱一片,众人吵吵嚷嚷也没个主意。

    第二日,一架移动箭塔被推到王城数百步外的地方,上面挂着两个不着寸缕的人。

    赫然是半死不活的七王子和八王子。

    他们脖子上挂着两幅长条,上面写着几个放荡不羁的大字。

    一幅长条写着——【二位王子毙命之时】

    另一幅长条写着——【我军破城、尔等枭首之日】

    末端还画着柳氏的族徽,嚣张狂傲之气扑面而来。

    王城城墙上的守兵看到这些,吓得双腿发软,连忙将这个消息传回皇庭。

    六王子愣愣地坐在原地,面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帐下争吵的朝臣也不能让他回神。

    “代王,老臣愿请缨出战?!?br />
    “……与其受辱,不如整合一番,出城与柳贼决一死战!”

    老丈人一心想着为儿子报仇,这是他这一脉唯一的苗子。

    如今独子死了,他相当于断子绝孙,与其活着被敌人如此羞辱,还不如开城痛快打一仗。

    老丈人视死如归,愿为皇族死战到底,不过其他贵胄不愿意啊。

    能活着为什么要死?

    骨气值几两钱?

    他们可不讲究礼义廉耻孝悌忠信。

    只要还活着,他们就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不过是换一个效忠的主人罢了。

    如果投降能保命,他们为何要为皇族陪葬?

    “不如——降了吧——”某个老臣惴惴地道,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壮着胆子道,“如今柳贼如日中天,破城是迟早的。与其徒增伤亡,不如趁早——”

    他话未说完,空中闪过一道白光,脖子一凉,炽热的鲜血喷溅一地。

    三王子将刀收回刀鞘,面色阴沉地道,“未战便降,你们还是铁骨铮铮的北疆汉子?”

    若是兀力拔师父还在,他一定会死战到底,怎么会冒出想敌人卑躬屈膝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