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几场大战,北疆骑兵已经损失得七七八八。

    要是他们主力撤了,那些还在前线厮杀的骑兵怎么办?

    舍弃他们?

    北疆经不起这损失??!

    三王子很明白,现在若是放弃骑兵,纵然能争取喘息机会,但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现在还顾得上这个?”大王子简直要被气昏过去,心里急得冒火,“再不撤,你想死?”

    三王子浑身一寒,似乎被大王子这话震懵了。

    没一会儿,他干涩地道,“没了那些骑兵,我们拿什么阻挡柳贼?”

    躲进王城?

    他们的王城在敌人眼里,估计跟纸糊得没两样吧?

    中原百姓以耕种为生,生活环境比较固定,所以他们会修建高城厚墙阻挡外来的伤害。

    北疆北疆三族乃是游牧民族,喜欢逐水而居,居无定所,流动性极强,所以他们的房屋都是帐篷,方便拆卸移动。这种情况下,城墙对他们的用处就不大了,故而北疆城池极少。

    所谓王城,那也是为了昭显北疆皇庭的特殊,特地仿造中原都城建造的。

    说得难听一些,豆腐渣工程罢了。

    三王子心中悲泣,控诉道,“柳贼打过得攻城战还少了?区区王城真的可以阻挡他们?”

    不管如何,他们不能放弃冲杀在前头的骑兵啊。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六王子脸上浮现出一枚巴掌印,几个呼吸的功夫,半张脸便高高肿起。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莫不是柳贼派来的卧底!你要求死,孤可以赐你一死?!绷踝邮栈厥?,阴仄地道,“孤才是代王,所有事情都是孤说了算!现在——撤兵——”

    三王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兄弟,眼底写满了错愕和失望。

    六王子下达撤兵指令。

    不多时,敲钲声起。

    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

    符望听到动静,面上露出几分染血的笑,“现在想撤兵?迟了!”

    说罢,他下令左右两翼改变行动,再派遣中军两万兵力,配合截断北疆骑兵的退路。

    剩下兵马随他追击北疆残兵,一路追一路打,一点点吃掉掉队的敌兵,把人追到王城底下。

    一番血战,直至日落十分才渐渐停歇。

    橘红的夕阳映照大地,晕染开一派苍凉之色。

    王城屹立在地平线,但城墙却无法给北疆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北疆损失惨重,姜芃姬这边大胜而归。

    “痛快——今天杀得真是痛快极了——”

    符望的盔甲被鲜血染湿,盔甲关节处还沾着肉沫,宛若尸山血海爬出来的厉鬼。

    惹人注目的是,他手上还提着两颗戴着头盔的脑袋。

    这般粗野的举止,无人觉得他做得不好,反而好奇两颗脑袋的主人是谁。

    不过,总有人例外——

    姜弄琴暗暗蹙了眉,“符将军将这两颗脑袋提过来,可是要献给主公当下酒菜?”

    稍稍离符望近一些,那冲天的血腥气息险些将人熏到。

    统帅三军还能斩杀敌方两员大将,符望的能力不容小觑。

    符望脸上的笑容停滞了一下,见说话的人是姜弄琴,他也不好呛回去。

    军营无女人,哪个人都能小觑。

    符望和姜弄琴接触不多,但他也知道对方不好惹。

    别的不说,人家女营统管整个伤兵营,说不定哪天自己命悬一线,指望人家拉自己一把。

    “姜校尉这话说的,主公是何等人物,岂会和蛮人一般茹毛饮血?”

    姜弄琴冷冰冰道,“既然如此,将军该找个盒子装着,免得惊扰了主公?!?br />
    符望:“……”

    李赟听到二人谈话,见姜弄琴走了,他才道,“她对主公甚为在意,将军莫要介怀?!?br />
    符望目光幽怨地看了一眼李赟,看得对方莫名其妙。

    “我懂——主公最重要么——”

    短短几个字,酸气冲天的味道能将人酸个仰倒。

    符望倒不是气姜弄琴,仅仅是触景生情了——

    慧珺的家书永远是给主公的,大多都是报平安或者问好,偶尔还会分享一下龙凤胎的成长,符望甚至看到家书上面有两个小娃的墨水脚印,三五封信才会提一下他的名字——

    又嫉妒又羡慕——

    不敢恨。

    慧珺这样,姜弄琴也这样,女营其他女兵也将主公奉若神明——

    “啧——喜欢也没用——死心吧,谁让主公是女的——”

    符望小声嘀咕,唤人给他准备两个盒子放置敌将头颅。

    对于将领而言,敌将头颅可不只是脑袋,还是功勋和荣耀。

    这两颗头颅的价值,至少能给慧珺家的女宝换取一辈子的胭脂水粉!

    斩获将领头颅算不了什么,此战最大的收获还是全歼了北疆残余骑兵,俘获大量战马。

    完好无损的战马当战利品圈养起来,重伤伤残的留着当储备粮,已经战亡的敌方战马则拿来当食物。讲真,将士们的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他们攻打北疆大半年了,几乎吃不到荤腥。

    打仗很累,繁重的善后工作比打仗更累。

    例如清理战场,遗失箭矢要收回来的;遗失在战场的刀枪剑戟,大部分还能回收利用;敌方尸体上的衣裳铠甲,缝缝补补也能二次利用;还有敌营没来得及带走的辎重财物……

    除了这些工作,抢救伤兵更是迫在眉睫的大事。

    半数兵卒不是死在战场而是因为战后得不到及时的救治。

    姜芃姬关了直播间,打算在主帐洗个澡,清理一下身上的血垢。

    众人太忙,干净的热水还要紧着伤兵,所以姜芃姬没有劳烦旁人,直接从系统商城兑换一大盆清水,简单洗漱一番。当她穿着最里头的中衣跳入浴盆,原本清可见底的水盆瞬间染红。

    一连换了几盆水,这才勉强洗干净。

    虽说周身还萦绕着驱之不散的血腥气味,但比之前好多了。

    “主公,卫慈求见?!?br />
    姜芃姬道,“子孝啊,进来吧?!?br />
    帐幕掀开,卫慈提着一份分量不轻的食盒进来。

    绕过简易屏风,只见姜芃姬一身松绿长衫,系带松垮地打了结,湿漉漉的黑色长发随意披散两肩,脸上带着沐浴后特有的天然红晕,乌黑星眸灼灼有神,令人不敢直视,唯恐亵渎。

    “慈想着主公还未进膳,特地向炊事那边要了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