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便教教你一句话——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姜芃姬的马鞭卷在手中,抵着对方的脸,留下一道红红的印子。

    七王子抿嘴蓄了口水,冲着姜芃姬呸了一口血沫,奈何后者早有察觉,他没喷到人。

    他呼吸沉重地道,“废话少说——你也说了成王败寇——那些人,呵呵,他们死了活该!莫说我们北疆三族,哪怕是你们这些自诩仁义的人,何时善待过俘虏?少给自己脸上贴金?!?br />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俘虏根本不能称之为人,他们也不配享有人的待遇,充其量只是战利品。胜者有权利处置自己的战利品,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七王子可不会因此忏悔或者羞愧。

    因为北疆赢了,所以他们有权利处置上虞三城的百姓。

    男的杀了,借此满足他们嗜血暴力的冲动。

    女的奸了,用她们的身体和哭嚎哀求满足内心的欲念。

    这本就是胜者的权利,败者有什么脸为自己争取权利和待遇?

    姜芃姬不怒反笑,她反问道,“按照你这个逻辑,我屠光北疆蛮族,那也是名正言顺的?”

    虽是问话,但姜芃姬却用了十分笃定的陈述口吻,一字一句充斥着令人心惊胆战的杀意。

    七王子浑身一颤,苍白的面色转为铁青。

    “你又不是柳贼,你说这话能算数?”

    别看七王子嘴上说得义正辞严,但他也是个标准的双标当。北疆胜利的时候,他们可以肆意屠杀、劫掠、羞辱敌人,但他们败在敌人手上,他们却不能忍受敌人这么对待他们。

    姜芃姬道,“我说的话,自然是算数的?!?br />
    七王子怔了一下,某个可怕的念头侵入大脑,让他越发迷糊的意识瞬间归拢。

    “你——你是——”

    那一瞬,七王子有种失语的错觉。

    他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个小将一连斗将斩杀北疆三员大将,他……不,她怎么可能是柳贼?

    “柳羲?”七王子失声惊呼,趴在马背上急促喘息起来,“你怎么可能是柳羲?”

    姜芃姬抬手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啧了一声。

    “这么惊讶做什么?没见过亲身下场斗将的主公呀?”

    七王子被她这话噎得说不出来,内心懊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早知道她就是柳羲,哪怕用尽各种手段,他们也要弄死她的。

    七王子忘了,他们的代王还下令放过冷箭呢,结果呢?

    结果连姜芃姬一根寒毛都没伤到。

    丢不丢人!

    七王子冷汗涔涔地回想二人方才的对话,周遭又是杀喊震天,给予他极大的心理压力。

    “中原汉家信奉儒道,自诩仁善,你当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屠尽北疆?”

    七王子死死盯着姜芃姬。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战场天平向姜芃姬这边倾斜,北疆近半领土也落入对方口袋,七王子实在是嘴硬不下去。

    听对方这么讲,姜芃姬笑了。

    “我算是明白一句话了,道德都是约束君子的,约束不了小人。你们能肆无忌惮地屠杀上虞无辜百姓,我们则不行,还非得善待你们是吧?”姜芃姬抬手捏着七王子的下颌,稍稍用力,他便觉得姜芃姬的手像铁钳一样,几乎要捏碎他的下颌骨,“啧,你的脸可真大呀?!?br />
    七王子疼得逼出眼泪,伤口开裂迸出更多新鲜粘稠的血液。

    姜芃姬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屠光北疆的,但从此之后,我要让北疆成为历史?!?br />
    她眼底闪烁着冷芒,七王子心中一个咯噔,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

    “什么意思?”

    七王子呼吸急促,苍白失血的面颊染上不正常的潮红。

    “当流淌着北疆血脉的人不说蛮语,不识蛮文,甚至忘了自己先祖从何而来——这应该算灭族了吧?”姜芃姬笑靥如花,搁在七王子眼中却凶戾如罗刹厉鬼,“可惜你看不到了?!?br />
    七王子气得鲜血直冲大脑,硬生生气得晕厥过去。

    姜芃姬不屑冷嗤,抬着大砍刀跃上小白的马背,拽了一把缰绳。

    “小白——走!”

    北疆万余骑兵被姜芃姬大军左右两翼牵制,无法回防。

    主力精锐则被三千重骑兵冲得乱七八糟,兵卒哀嚎连天,大军阵型乱成一团。

    符望见状,果断下令——全军出击!

    中军精锐跟在重骑兵身后朝着敌人主力冲去,收割敌人的人头。

    “杀啊——谁让你们往后躲的——”

    情势转瞬即下,六王子看着战场情势,气得双目布满血丝。

    北疆骑兵无往不利,怎么可能失败?

    敌人才区区三千重骑兵,如何能逼退他们十多万大军?

    六王子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但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

    北疆骑兵并非无往不利,他们踢到铁板了。

    “谁敢退一步,格杀勿论——”

    六王子拔刀杀了几个向后逃窜的兵卒,试图稳住军心。

    不过,一切都晚了——

    三千重骑兵一上来就以碾压的姿态横冲直撞,杀得北疆人仰马翻,给予他们极大的心里压迫。在重骑兵力竭之前,符望带领大军直扑过来,不仅支援即将力竭的重骑兵,还从他们手中接过“接力棒”,进一步压迫北疆的战意,彻底杀破他们的胆子——

    北疆大军气势本就低迷,这会儿更打不成了。

    “代王——撤吧——”

    北疆将领护着六王子,刚毅的面孔露出少有的脆弱,眼眶布满血丝。

    “现在撤了,我们还有机会——”

    战意已经被打光了,北疆要是还不撤,损失只会越来越大。

    这种时候,主将应该果断撤离止损。

    六王子不甘心地咬紧了牙关,这会儿若是扯了,柳贼还不乘胜追击?

    “撤吧——撤入王城,再不撤就晚了——”

    这时候,一身铠甲、满身猩红的大王子骑马赶来,眼底写满了疲倦。

    六王子愤恨地捏紧了拳头,咬牙挤出一个字——

    “撤!”

    不甘心又能如何?

    他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也交代在这里。

    三王子紧跟大王子的步伐,他刚才一番鏖战,身上多了好几道伤口,满身血气。

    “现在撤?”

    大王子吼道,“老三,再不撤就没机会走了——”

    三王子睁大眼睛,棕色的瞳孔写满了悲色,似乎要流出泪。

    “现在撤了,我们的骑兵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