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这些,八王子心中略沉。

    如果姜芃姬已经看穿诈降的伎俩,那么诈降使者偷偷传给他们的军事情报,肯定有问题。

    他们收到消息,柳贼两翼兵力薄弱,主力大军集中正面,结果呢?

    数次冲锋,折了多少骑兵进去,愣是破不开人家的防线!

    看着姜芃姬统领的精兵,八王子深感无力。

    苦训三月便为精锐,柳贼这些兵卒,训练岂止三月?

    真正做到令行禁止,只要令旗指令更改,他们便能好不恋战地变攻为守。

    不管是支援还是别的,完成效率高得吓人。

    哪怕北疆数千骑兵一同冲锋,那些扛着重盾的兵卒连退都不退,一副用身躯死扛的模样。

    此时此刻,八王子内心冒出一个没出息的念头——

    北疆倒了多大的霉,怎么就被这些精锐盯上了?

    一瞬间,八王子心底闪过无数念头。

    未等他回过神,耳边传来七王子惊诧地呼声。

    “八弟小心——”

    八王子下意识扭了一下头,一支箭矢穿过两个北疆骑兵的脑袋,最后力竭没入地面。

    见此,八王子惊得浑身冒冷汗。

    八王子唤了一声,“七哥——”

    此时,他的余光看到七王子肩头被箭矢贯穿的一幕,鲜血立马喷了出来。

    他伸出手抱住从马上跌落的七王子,对方面色苍白无比,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七王子骑射在一众王子中间算得上垫底,他也不喜欢舞刀弄枪,何时受过这等重伤?

    “八弟,不行的话,先别管我——”

    七王子双唇苍白失血,他忍着剧痛劝说八王子。

    “刚才那两箭分明是冲着我们兄弟来的——”

    八王子快速回忆刚才惊险的过程,正如老七说的,那两支箭是冲着他们兄弟来的。

    “说什么胡话,要是我将你丢下了,我还是人吗!”

    虽说北疆九个王子互相扎心,但七王子一直很照顾八王子,这哥哥好得没话说。

    八王子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丢下自己的手足兄弟?

    正是这个时候,百丈外传来阵阵骚乱,杀喊冲天。

    定睛一瞧,只见领头的小将杀红了眼睛,愣是带人撕出一条路子,杀得北疆骑兵人仰马翻。

    八王子瞧了一眼,十分肯定刚才那两支冷箭是谁放的——

    “真欺我北疆无人?”

    无往不利的骑兵在这里跌了跟头,始终破不开敌人防线,这让八王子羞恼异常。

    他重整身边残兵,打算与姜芃姬一较高低。

    再英勇的武将,那也是人,不是神。

    只要是人,总有力气用光的时候。

    别看这个小将斗将连赢三人,但体力估计耗得差不多了。

    “他”一人能斩杀十几个骑兵,但“他”能一路冲到自己面前,斩杀百余个骑兵?

    八王子稳定了心神。

    不过他很快就失算了,姜芃姬不仅没有力竭的意思,反而愈战愈勇。

    一刀一个小盆友!

    已然超神!

    直至双方距离不过五十丈,八王子彻底慌神了。

    五十丈,这个距离不远也不近。

    八王子可以肯定,对方正在看着他,还对他露出染血的笑。

    “好儿郎们,随本将杀过去,生擒这俩细皮嫩肉的!”

    姜芃姬杀退涌上来的骑兵,斩断他们的长枪枪杆,态度桀骜嚣张得不行。

    “杀过去——”

    大部分观众被激烈厮杀的战场吸引,少部分观众注意到姜芃姬这边。

    随着姜芃姬砍瓜切菜般勇猛的身姿,迷弟迷妹们为她疯狂打电话。

    【双十一】:为主播疯狂打call,帅得宝宝变直了,跟蚊香一样笔直。

    【手脚残缺】:噗——主播完全是一副流氓头子的作风啊,什么叫“生擒那俩细皮嫩肉的”?

    【荷包重伤】:嘤嘤嘤,宝宝比他们更加细皮嫩肉,主播你啥时候来擒宝宝?

    【苦巴巴吃土】:自从看了我家芃芃的直播,我感觉自己比男友还攻,攻得他腿软!

    不攻的话,怎么能叫主“攻”呢?

    姜芃姬见两只猎物要逃,立刻给小白下达指令。

    “本将看上的猎物,还没谁能逃得掉——”

    八王子想带人撤离,这可不容易。

    周遭兵荒马乱的,骑兵陷入混战,速度优势发挥不出来不说,还容易造成拥挤和践踏。

    姜芃姬带人一路冲杀,似利刃狠狠捅进敌人的皮肉,刀身一横一拉,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八王子慌乱喊亲卫护他和七王子逃,但他的亲卫哪里是姜芃姬的对手?

    正在此时,一根从天而降的套马索正好将他套住。

    未等八王子反应过来,套马索猛地一紧,一股磅礴巨力从身后传来,将他向后一拽,迫使他从马背摔下,跌了个大跟头。这还不完,他被这根套马索拉着拖行,周遭全是马蹄子??!

    八王子右腿被一条马蹄踩中,腿骨发出令人牙酸的骨裂之声,疼得他直接昏了过去。

    在八王子被踩死之前,姜芃姬把人拽了起来,丢东西一样丢到另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马背上。

    “八弟——”

    一切发生太过突然,等七王子反应过来,八王子已经被姜芃姬的套马索拽地上拖行了。

    他双目布满憎恶的血丝,七王子用完好的那条手臂哐拔出腰间大刀,驾马朝姜芃姬杀过去。

    “英雄救美呀?想救人,不看看你爷爷我是谁!”

    姜芃姬根本没有将他放心上,只是用刀柄反捅他的小腹。

    虽不致命,但七王子却有种被马蹄子踩了一脚的错觉。

    姜芃姬用多余的套马索捆住七王子的脖子。

    很好,俘虏再+1。

    “瞧你们身上的铠甲挺好的,你们在北疆的地位应该不低吧?”

    带人稳住了阵脚,杀得满脸是血的姜芃姬才有功夫关心自己的俘虏。

    七王子还有几分意思,嘴角流着血,双目盛满了滔天恨意。

    “恨什么?”姜芃姬冷笑,“你们北疆蛮族屠杀上虞三城,欺我边境百姓,掳掠歼杀无辜妇孺,将她们当牲口一样捆着脖子,放在马背后面当战利品的时候,何时想过会有今日?”

    当着人家丈夫的尸**银妻女,当着人家父母的尸体欺凌他们的儿女——

    北疆何时想过会有今日的报应!

    姜芃姬不会用这种下作手段羞辱回去,因为做出这种举动的,不管是谁,那都是畜生。

    她会用另外的方式,彻底抹去北疆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