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重骑兵,万余轻骑兵对冲,那是何等壮观震撼的场景?

    直播间观众以高空俯视的视角观看一切,这幅场景对他们的冲击力也是最大的。

    姜芃姬抢了个先手,北疆这边属于被动防御,但他们很快就展现出一个游牧民族该有的素质,反应素质令人叹服。发现姜芃姬这边骑兵不过三千多,六王子猛地松了口气。

    三千骑兵冲入十多万大军之中能有什么作用?

    再者说了,这些骑兵一个一个身穿重甲,马匹身上也披了鱼鳞铠甲,行动速度能有多快?

    北疆地势较为平坦,对于机动性极强的轻骑兵有着天然优势,这一地形也让骑兵迂回穿插战术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相较之下,重骑兵的速度则弱了一筹,行军也慢上一些。

    北疆骑兵速度如风,来无影去无踪。

    哪怕被人抢了先手,他们也能后发制人,绕开重骑兵的正面,绕向敌军薄弱两翼。

    因为诈降内应通风报信,北疆提前知道姜芃姬布局,干脆避开正面锋芒,进攻薄弱的两翼。

    六王子见战场稳住,立马吃了一颗定心丸。

    草原是他们北疆三族的天下更是北疆骑兵驰骋的主场,正面硬刚,让姜芃姬等人铩羽而归。

    符望冷笑一声,“蠢——”

    他不能兼顾整个战场,但他得知北疆骑兵避开正面对冲,转而进攻“弱点”,他便知道北疆要吃大亏。诚然,三千普通骑兵冲入十数万大军,兴许掀不起多大风浪,但这可是重骑兵!

    俯瞰整个战场的观众看得更加直观。

    【汤圆战士】:北疆太穷组建不起重骑兵队伍么?

    【风也悠然去】:#抠鼻,北疆不就是个穷乡下么,没看到他们的骑兵基本都是藤甲布衣?

    观众们生活在信息爆炸时代,他们想要知道什么信息,上网搜一下就知道了。

    自从知道姜芃姬要和北疆干架,不少观众都去查了查相关历史。

    轻骑兵有轻骑兵的优点,速度机动性强,但重骑兵失去了速度优势,破坏力也上去了呀。

    【醉云猫妖】:北疆地势辽阔,轻骑兵更有生存空间,重骑兵组建代价太大了,他们当然不可能选择耗费巨大、吃力不讨好的重骑兵。不是他们没见识,仅仅是因为北疆这块地方没有重骑兵发展的土壤。他们只记得轻骑兵的速度,不知道重骑兵切割阵势和冲撞破坏力。

    【鬼才郭奉孝】:啧啧——心疼北疆,让轻骑兵发挥机动性偷袭主播大军两翼,这个指挥没错,但却把己方大军正面暴露在重骑兵的冲击范围——讲真,送人头也不是这么送的——

    【老司机联萌】:我记得主播为重骑兵军营挑的战马都是重型马,重型马的体重在七百公斤到一千两百公斤之间,个头比成年男人还高。战马体重算最低七百公斤,成年男人体重怎么也有七十公斤,身上的铠甲武器和零碎东西算三十公斤。想想吧,三千多个重量高达八百公斤的东西正面冲撞,他们还不是一个两个行动而是三千多个一起冲击——

    北疆只顾着姜芃姬骑兵数量少,掀不起浪花,他们却忘了重骑兵可怕的破坏力。

    北疆骑兵出击比敌人慢了一步,但他们却抢先一步和姜芃姬大军两翼交手。

    大军左翼是李赟领兵,他在这儿等了好久了。

    斩马营将士已经严阵以待,专门为北疆骑兵准备的拒马枪也已经弄好,布了一排又一排。

    拒马枪:木径二尺,十字凿孔,纵横安检,长一仗,锐其端,人马不得奔驰。

    这是用于阻挡北疆骑兵冲锋的障碍物,士兵还能用其组成据马阵,极大限制北疆骑兵冲锋。

    “立盾——”

    “一列!刺——”

    “一列退后,二列跟上——”

    李赟高呼一声,立马有专门士兵打出正确的战旗指令。

    北疆骑兵人数众多,反应力极强,当第一批战士被拒马枪捅了个鲜血淋漓,其后的骑兵立刻绕开,迂回进攻。李赟指挥兵卒移动拒马枪,最大限度消耗北疆奇兵,令他们疲于迂回奔波。当拒马阵防线被破,斩马营将士立盾结阵抵挡骑兵冲锋,其后战士再以长枪捅刺敌军。

    北疆骑兵一时间破不了左翼防线,反而损失惨重。

    麻痹——

    这像是防守薄弱?

    相较之下,右翼战场则不一样了,北疆骑兵如若无人之地,厮杀一片。

    不过杀着杀着,统领右翼战场的八王子发现不对劲。

    为何与他们厮杀的敌人全是面孔深邃的北疆蛮族?

    他立刻想到向姜芃姬诈降的部落,心下骇然。

    不过,战场这个地方,哪里有时间让他多想?

    北疆骑兵反应速度太快,等八王子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被姜芃姬推到右翼前线的北疆诈降部队已经死得七七八八。她刻意放松右翼的防线,不就是为了让北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算计她?

    她姜芃姬纵横星际战场的时候,这些毛头小子的老爹还是小蝌蚪呢!

    “大军听我号令——”

    姜芃姬见差不多了,真正的号角才呜呜响起,一瞬间便激起兵卒们的战意。

    与此同时,三千多重骑兵也已经冲入北疆大军,

    做个形象的比喻——

    重骑兵是进村的土匪,北疆就是村子里的小姑娘,一个个袒露身体、不着寸缕,面目娇羞。

    虽说这个比喻有点儿不正经,但对于北疆而言,他们的的确确遭到了非人哉的蹂躏。

    一两个重骑兵很难造成大规模破坏力,但三千人一起行动呢?

    一路暴利踩踏,一路残酷蹂躏。

    似一柄巨大的砍刀,轻轻松松捅进肥嫩的猪肉,顷刻间撕出一个大豁口。

    对于姜芃姬砸下重金建立的重骑兵营,武将们忐忑,谋士们蹙眉。

    在此之前,重骑兵不是没有,但规模很小很小,难成大器。

    一来技术限制,炼铁技术不成熟。

    二来财力限制,制造铠甲的成本太大。

    搁在谋士和武将眼里,这些重骑兵他不是兵啊,整一个移动的金山银山。

    重骑兵有多大威力,他们心里都没底。

    远远看到重骑兵的破坏力,丰真直接倒吸一口冷气,口吐“金句”。

    “这钱花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