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这个编剧脑子有病,这么编排我家陛下,好想冲进电视打残他哦——”

    青春靓丽的少女抱着薯片,趴床上用手机看电视剧。

    看到激动处,气愤地用拳头敲打床铺,脸上的面膜都要掉了。

    “现在编剧十个有九个脑残,还有一个没下线……告诉你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自己偏要看,这不是自虐么?”慵懒的声音从邻铺传来,带着些许的慵懒,“看什么呢?”

    “穿越时空恋上你,当红小鲜肉领衔主演!”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好似活吞了一只苍蝇,“琛琛,你知道电视剧是个什么剧情?皇室没有摁死这些扯淡编剧真是太仁慈了。我的陛下啊,电视剧变成恶毒心机女配,蠢得像是把脑子忘在子、、/宫没生出来——”

    千古一帝变成脑残黑心莲花,简直羞辱她的智商。

    名为琛琛的邻铺翻了个白眼。

    “反正都是假的,他们爱怎么演怎么演——皇室都不在意,敏敏这么认真做什么——”

    “姜琛——”古敏拉长了声音,嘀咕道,“这些剧情很容易误导小孩诶,我家陛下要是电视剧里头的沙比,怎么可能横扫九州四海?不求这些编剧历史多好,好歹有点儿职业道德?!?br />
    姜琛穿着小熊睡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

    “电视剧么,本身就是用来娱乐的东西。尊重历史的大前提下,怎么假想都行?!苯≡诖材诿嗣?,摸到一袋薯片精准丢到古敏那边,“虽说他们剧情有些扯,但原则性的东西,没哪个编剧敢胡编乱造,例如恶性抹黑历任皇帝、改朝换代什么的——”

    古敏精准接过薯片,关了手机。

    一想到脑残的剧情,她便气闷。

    “啧,要是往前推个百来年,谁敢这么编排皇室,还不杀翻天了?”

    姜琛笑了笑。

    “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犯法的,哪怕皇室女帝也一样?!?br />
    古敏托腮,“这么说也对——等我以后当了编剧,一定要正一正行业风气,还原历史!”

    她是天华大学影视文学专业的学生,以后的就职意向是编剧。

    姜琛道,“嗯,挺远大的志向?!?br />
    古敏道,“琛琛,你说我人生第一本影视化的剧本,要不要以宸帝为主角?”

    她的偶像,那肯定是拳打南山经老远,脚踢北海幼儿园的。

    姜琛嚼了嚼口中的薯片,表情略显好笑,但也认真提了建议。

    “宸帝这人争议太大了,不好改编,不建议新人编剧拿她当改编主角?!?br />
    不管是史学家还是皇室,他们都能证明宸帝出身贵族之家,但谁也不知道人家为何当了土匪。不仅当了土匪,史书还有屠杀手足和生父的记载,但野史又说她是古蓁和野男人所生,连野男人也分析出好几个……家庭背景很复杂,成长经历更是曲折无比,争议极大。

    一个新人编剧一上来就拿宸帝作为改编对象,难度太大了。

    “正是因为有挑战性才要为陛下正名啊——现在没有职业道德的编剧太多了,自从宸帝陵墓对外开放之后,电视、网络播放的电视剧一个比一个不像话——”古敏嘀咕着道,颇为愤慨,“琛琛,你有没有想过没有陛下,历史又会怎么样?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姜琛不言语,眼神变得深幽几分。

    宸帝陵墓对外开放——

    明明皇室还在,但宸帝陵墓却对外开放,简直笑死个人。

    皇室三百年威严,荡然无存。

    姜琛道,“放心,这些编剧迟早会被收拾的——等你去肃清风气,黄花菜都凉了——”

    皇室主动交出了权柄,将封建帝制改为君主立宪,虽有外力逼迫,但更多还是皇室为求自保,适应时代潮流、以退为进的策略。交出一部分权力,不意味着皇室就能任人拿捏——

    古敏抱着厚重的历史书猛啃,啃到一半,她道,“琛琛——”

    “嗯?”

    “你有没有觉得——宸帝陛下有可能是穿越者呀?”

    越研究那个时期的历史,她越觉得她家陛下叼得飞起,分分钟想跪的冲动。

    姜琛没好气地道。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穿越者,我只知道你再不睡,你该飞升成仙了,不看看现在几点!”

    古敏一看时间,凌晨三点,吓得她连忙掀开被子。

    “明天是老渣男柳佘的课,药丸药丸——”

    不知道柳佘爹妈是多恨自家儿子,愣是给取这么一个名字。

    柳佘年芳二十九,单身无女友,愣是被人冠了“老渣男”的外号。

    柳佘还是天华大学历史系教授,不知道他讲到宸帝陛下父母那段历史,会不会尴尬。

    姜琛哑然失笑,不过她脸上的笑容没有维持多久,平日极少使用的手机响起。

    她打开手机,赤着脚下铺,打开寝室大门去楼道水房。

    “喂?”

    “惠嫦储君,大事不好,宸帝皇陵异动,主墓穹顶突然坍塌——”

    姜琛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皇陵穹顶怎么会突然坍塌?

    她转身回了寝室,为了不打搅古敏睡觉,她连灯都没开,抓起东西,穿着睡衣便出门了。

    刚离开校门,姜琛发现今夜夜色暗得出奇,抬头一瞧,感觉天象有些异样。

    “像不像九星连珠?”

    干净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姜琛沉着脸色转身,阴影中走出一个身形颀长、西装革履的男人。

    “柳佘教授——”

    柳佘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框眼镜,眸光如常,似乎不意外姜琛穿睡衣的模样。

    “九星连珠,千年难得一遇的景象?!绷艿?,“不过三百多年前也出现过一次——”

    “教授在这里等人?”

    姜琛算着时间,她想将柳佘打发了。

    “没,我在等你?!?br />
    姜琛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狠狠拧起眉头,“我与教授似乎不认识——”

    “认不认识不重要,我只是想赠你一件东西?!?br />
    若是其他时候,姜琛会以为对方对自己有意思,但搁在现下情形,她只觉得?;钰?。

    “东西?”

    柳佘从口袋中取出一件东西递给姜琛,“物归原主了?!?br />
    姜琛诧异,她接过那东西,勉强能辨认是一件阴阳鱼玉佩,上面还残留着柳佘的体温。

    “物归原主?这东西不是我的?!?br />
    姜琛要将玉佩归还,柳佘却抬头看着天空,淡笑道,“九星连成一线了——”

    “什么?”

    九星连珠的异象并没维持多久,很快便错开了。

    正在此时,姜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是她专门给古敏电话设置的铃声。

    “琛琛——你在哪里?”

    古敏的声音显得极为惊慌失措。

    “我在校门口?!?br />
    “你在那里别动——琛琛,你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另外,别跟柳佘走——”

    姜琛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古敏应该在寝室睡觉,她怎么知道柳佘在这里?

    没过多久,古敏踩着单车停在二人面前,紧急刹车发出尖锐的声音。

    她还穿着睡衣,明明什么都没变,但姜琛莫名觉得对方气场强大了好多好多好多——

    啪——

    她在姜琛错愕的注视下,几步上前甩了柳佘一个响亮的巴掌。

    力道之大,柳佘半张脸没一会儿就红肿红肿。

    姜?。骸埃。?!”

    什么发展?

    古敏看了一眼姜琛,发现她手中拿着那枚玉佩,连忙夺过来摔柳佘脸上。

    “柳佘!”爆了粗口,“可去尼玛的!”

    “阿敏?”柳佘不怒反笑,似乎被莫名甩了巴掌的人不是他。

    “你还是人吗?”古敏怒气之大,额头青筋都暴起了,表情有几分狰狞,“你把这破玉佩给琛琛想干嘛?哄骗她带到陵墓想干嘛?你肚子里又算计什么东西?说??!别装聋作哑!”

    柳佘苦笑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信不信?”

    “这话跟鬼说吧!”古敏怒道,“我如果再信你半句鬼话,我古敏两个字倒过来写!”

    姜琛看着事态变化,脑子险些没转过弯来。

    敏敏什么时候和柳佘教授这么熟稔了?

    “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古敏笑了,她道,“你又想搬出什么鬼话骗我?”

    “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番?大概三分钟就行?!?br />
    “行,跪着解释。老规矩,搓衣板自备?!惫琶羲低暾饣?,她顺了口气,扭头看向姜琛,穿越近三十年时光,她以为自己要忘光室友的面容了。刚才梦魇醒来,她发现自己记得清楚。

    她甚至想起自己穿越前和室友吐槽脑残剧的每一个细节。

    “琛琛,我先处置一下这个人渣,打死他再说?!?br />
    姜琛拧眉,“他渣你了?”

    古敏道,“比渣我还要过分——”

    姜琛见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心下不放心,但她信得过古敏。

    别看古敏生得纤瘦,打架贼强。

    “若是有处理不过来的,记得喊我?!?br />
    姜琛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回去好好查查柳佘这个人。

    “跪着,现在可以解释了?!惫琶粜钠凰?,但她也知道两人在天华大学门外争吵,要是不小心被哪个夜猫子拍去了,说不定两人就成网络红人了,干脆转移阵地,去了柳佘的公寓。

    柳佘道,“家里只有洗衣机,没有搓衣板,我先拿键盘替着?!?br />
    古敏见他乖巧模样,双眸一如既往的熟悉,心痛得难以抑制。

    她强硬地忍住了。

    “你说吧,柳仲卿,我倒是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花样!”

    柳佘道,“阿敏可还记得,你初次议亲那年的事情?”

    “当然记得,当年我就该随便挑个男人嫁了,哪个不比你柳仲卿好!”

    柳佘苦笑,“当年我是真的发愤图强了,但以前读书不认真,耽误了太多宝贵时光,可你议亲顶多拖延两年。某一日,我读书至深夜,忽有仙人莅临窗外,赠与我仙丹妙药,只说吃了这个,以后学习有如神助……那时候,我是真的急了,急病乱投医。若能给我三五年时间,我必然正大光明娶你入府??伞?br />
    “呵——”古敏讥讽,“然后呢?然后你柳仲卿吃了仙丹妙药,打通任督二脉从学渣变成学霸么?你当这是仙侠剧还是武侠剧?一个历史掀不起浪花的炮灰,还想翻身当主角了!”

    柳佘摇头,小声地道,“并非如此——”

    “那是怎么回事?”古敏耐心耗尽,对于柳佘来说,他等待了漫长时光,对于古敏而言,上一世的记忆才刚刚发生,她刚怀着满腔愤恨病逝,她临终前原谅柳佘,但现在又穿回来了,原谅个屁,“你能一句话说全了么?”

    柳佘嚅嗫地道,“阿敏,我不是人——”

    “我知道你不是人,你是鬼!我与你相识二十余年,同床共枕近十年,我却发现我从没了解过你。这是我的失败,活该我守不住我的孩子,活该被你骗得团团转——如果你还是个人的话,大郎二郎怎么死的!”古敏气得站起身,表情近乎崩溃,年轻的面庞没了克制,狠狠抓着柳佘的西装,眼泪满面,低声呜咽着,“柳仲卿,我现在还想信你,可不就是鬼迷心窍——”

    柳佘低声地道,“我没伤害昭儿,我没伤害兰亭,我尽力去克制那人的意志了——但是大郎和二郎,的确是我的过错。你若还恨,杀我几回都由着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