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配合着打了个响鼻,超凶的!

    北疆这边一派安静,六王子的脸色凝重得能滴出水来。

    刚才那个壮汉可是他寄予厚望的猛将,说没就没了——

    对方到底什么来头?

    “听闻柳羲帐下有第一猛将之称的狼将军符望,莫非就是他?”

    符望在姜芃姬帐下名声不显,毕竟前几年都用来屯兵练兵,但他在符旸和孟湛手下的时候经常浪,名声也是那个时候打出去的。北疆崇尚武力,符望这般身份背景,自然颇受重视。

    他可是被狼群养大的,搁在北疆那就是福气和英勇的象征,受人追捧的偶像。

    “应该不是,听闻符望此次统帅三军,他怎么会轻易与人斗将?”

    想一圈,貌似符合条件的人唯有李赟了吧?

    别看这个李赟年轻,但李赟跟着姜芃姬打了不少仗,渐渐有了“小白龙”的美称。

    当然,对于这个美称,李赟表示拒绝。

    白龙就白龙好了,干嘛加一个“小”?

    谁取的外号?

    “难不成是小白龙李赟?”

    “不太像——李赟擅长使枪,据说一手枪术精湛,出神入化,此人年纪符合,瞧着也像,但没听李赟还用刀啊。难不成,柳羲又收服了什么能人猛将不成?”说到这里,忍不住嫉妒。

    战场这个地方瞬息万变,一般都会拿出最擅长的武器。

    若是因为武器不顺手的缘故死在敌人刃下,这也死得太冤了。

    “可恨——柳羲不过是个女子,怎么就吸引如此多英雄豪杰襄助?”六王子森森嫉妒,心中的酸水都要将人淹没了,他酸溜溜地道,“难不成是因为她长得国色天香?”

    身边的副将暗暗翻了个白眼。

    只有傻瓜才会认为人才投靠姜芃姬是因为她的美色。

    姜芃姬在外的名声挺响亮,说什么都有,唯独没人说她长得好看。

    这说明啥?

    这说明此人容貌没有值得夸赞吹嘘的地方。

    六王子不知副将的心理活动,径自道,“有哪位勇士愿意为北疆铲平奸佞?”

    话音刚落,一阵马蹄声从人群传来,一名面相年轻的北疆小将下马请缨。

    “末将愿往?!?br />
    六王子一看小将的脸,心下不喜——

    无他,这小将是他老婆的亲弟弟,他的小舅子。

    战场刀剑无眼,斗将死亡率极高,小舅子年轻气盛,不慎丢了性命咋办?

    老将都折戟沉沙了,更别说自家小舅子了。

    他正要拒绝,对方又一次请缨,六王子只能应下。

    “小心敌人伎俩,安全归来——”

    六王子殷勤叮嘱,小将谢恩之后,提着武器就上马出阵。

    年轻人么,特别是没有经历过现实挫折的年轻人,他们的梦想往往脱离现实。

    见年纪比他还小的姜芃姬一刀斩了己方老将,他不服气了,恨不得拍马出列,战个痛快。

    他一上来就放了大话,“我是哈克伊,即将斩下你人头的人——你叫什么?报上名来!”

    姜芃姬没吱声,直播间观众把她要说的吐槽说了。

    【卡卡拉】:哎呀,这大概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吾是夭夭】:哈哈,这小子是要上微薄热搜啊,分分钟成为网络红人。

    以直播间在他们这个世界的热度,这位叫哈克伊的青年绝对能秒上热搜。

    姜芃姬笑道,“我啊,我叫爷爷?!?br />
    哈克伊愣了一下,面色从酱色转为铁青,“竟敢戏弄本将——”

    说罢,他提着武器便上了。

    姜芃姬见状,忍不住笑得更开心。

    “北疆这是没人了么,竟然派你出来丢人现眼?!?br />
    兵器相击的声音震得耳膜发酸,姜芃姬一面灵巧应对,一面挑拨对方的情绪。

    话没说两句就开打,脾性定力都很差,这家伙纵然有一身武力,他也很难在战场上久活。

    若是碰见别人,说不定还能回去整改一番。

    碰到她姜芃姬,这人只能滚去阎王爷那儿准备投胎,回炉重造了。

    哈克伊心头冒火,攻击一下比一下沉,很快两人武器便出现了一个个豁口,火光四射。

    “受死——”

    他抓到空隙,瞅准了下手。

    本以为能一击即中,哪知对方像是早有预料,出手飞快地拦住。

    不管力道还是作战经验,哈克伊和先前的老将都不能比,姜芃姬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

    纠缠一阵,哈克伊落入下风,手臂更是沉得酸胀。

    他见势不好,虚晃一招,趁着姜芃姬闪避的功夫,立刻掉转马头要逃。

    殊不知,姜芃姬早就看穿了他的打算。

    他掉转的功夫,姜芃姬下腰抬手取下搁在小白马背上的弓箭。

    起身的功夫,搭箭挽弓一气呵成——

    当姜芃姬箭矢松手的一刻,哈克伊还未跑开几步。

    哈克伊瞧着己方大军,心中暗松一口气。

    未等他将这口气从胸臆抒出,一道冷风直袭背心——

    “不——”

    六王子没看到姜芃姬的动作,或者说根本没反应过来。

    眨眼的功夫,他便看到哈克伊的身体被箭矢前后贯穿,身子朝着前方狠狠栽去!

    “快——快派人将哈克伊将军带回来——”

    六王子几乎破了声,大吼大叫着。

    这可是他老婆的亲弟弟,他的小舅子。

    倒不是说他和这位小舅子关系有多好,仅仅是因为六王子还要借助老婆娘家势力。

    若是哈克伊在战场上死了,六王子能预见自己即将面临的麻烦。

    老婆吵闹还是其次,怕就怕丈人会将这笔债记到他头上,不再支持他了。

    六王子急吼吼,立马有人骑马出列将哈克伊的尸体带回来——

    是的,尸体。

    这世上再没人能比她更加清楚人体构造,没人比她更清楚什么地方能要命。

    这里是战场,站在她对面的敌人必须死!

    哈克伊被带回去的时候,他的尸体还是温热的,但身上那个大洞却怎么也堵不上。

    “哈克伊——哈克伊——”

    六王子急忙下了撵车,但哈克伊的瞳孔已经涣散,呼气也没了。

    见此情形,六王子像是被人用大锤子重重打了一下,整个人懵在了原地。

    人没了?

    死了?

    六王子心口剧烈起伏,脑子乱哄哄的。

    哈克伊死了,必须有人为此负责人——

    他眼神闪过一道厉色,大喊道,“阿巴鲁!”

    被点名的将领出列,“末将在!”

    “杀了那人——”

    阿巴鲁怔了一下,他连第一个斗将的老将都打不过,怎么能杀得了敌方将领?

    上去斗将,这不是找死么?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只能说,“末将领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