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北疆将领的长发编成无数小辫子扎在脑后,面上长满络腮胡,挡住大半张脸。

    他的右耳打了三个耳洞,每个耳洞挂着三枚人骨制成的耳环。

    手中握着一把沉重的长斧,声如洪钟,隔了大老远也能听到。

    北疆将领一双虎目紧紧盯着出列的人,眉头狠狠拧起。

    “呸——中原的男人各个废物,怎么派你一个娘兮兮的汉子出来?”北疆将领鄙夷地嘲笑一声,“你这小子的身量,瘦得跟柴火似的,两条腿还没老子胳膊粗。瞧你模样,怕是连你家娘们儿都满足不了,炕上来个一回就要腿软吧?哈哈哈——若是满足不了,老子帮你?!?br />
    北疆将领口中说着污言秽语的话,但眼神却没有异色。

    很显然,他这些话不过是为了扰乱敌人的心绪。

    情绪起伏越大,越容易出破绽。

    姜芃姬骑着小白悠悠上前,距离对方百余米停下。

    她今日穿了一身银色甲胄,铠甲厚重,胸前事业线早被捆起来了,所以瞧不出女性的起伏。

    别看她是女子,但她的身高已经一米七五,这个身高已经能笑傲大部分男子了。

    姜芃姬长得颇为清隽硬朗,中原男子又以簪花熏香为时尚,瞧着娘兮兮的。

    二者一比较,姜芃姬这个真女子反而比很多大老爷们儿还要男人。

    北疆的人没见过她,她也没把自己名字刻在脸上。

    谁能知道她就是身后十五万大军的领头羊,真正的主公。

    姜芃姬低沉着嗓子,一本正经地道,“小爷能不能满足女人,这与你有何干系?小爷只要能让家里男人满足就行了。瞧你生得如此磕碜,怕是丑得连婆娘都找不到。不如考虑找个男伴,反正你这模样,生了孩子也是祸害后代,倒不如行乐及时,好歹不是独身一人?!?br />
    当着两军三十多万人的面开火车,姜芃姬真是一条汉子。

    因为隔得远,身后大军都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直播间观众知道呀。

    一时间,整个屏幕都是给姜芃姬打call,刷666的。

    【修复所有高清漏洞】:厉害了,我的主播,你啥时候把慈美人办了的?

    【哦圣诞节】:嘤嘤嘤,宝宝被男神和女神分别戴了一顶绿帽子,好心酸。

    【井我曾听说过】:慈美人听了想打人——我赌一根辣条,主播肯定还没吃到人。

    北疆将领听了,顿时露出恶心嫌恶的表情。

    “呸——竟是个兔儿爷——报上名来,老子定要将你的尸骨剁了喂狗!”

    早就听说中原男子南风盛行,没想到打仗碰见个中原小将也是个好男风的。

    “兔儿爷?兔儿爷吃你家大米了?”她笑着揶揄,一派轻描淡写的姿态,愣是将人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道,“说起来,你这人的习惯好生奇怪——你每杀一个人都要问过名字才下手?我就不一样——你也不用报上你的名字了,我杀人杀太多了,懒得记——”

    什么叫“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意思就是不报名字不杀呗。

    试想一下,两军交战,兵荒马乱,他扯着一个人狂吼,问人家叫什么名字,画面挺美的。

    北疆将领意图扰乱姜芃姬的情绪,没想到反而被她气得不行。

    “黄口小儿,纳命来!”

    说不过那就打吧。

    他提着长斧,两腿夹紧马肚子,冲着姜芃姬率先发难。

    长斧的锋刃在空中划过一道白光,如一道雪白雷电朝着姜芃姬劈来。

    他胯下战马受主人鼓舞,行动稳中带着灵活。

    北疆战马血统优良,哪怕马背上的主人吨位极重,它的行动也不见迟缓。

    小白哪里肯落后于“马”,它拥有北疆战马和刹澜国汗血宝马的优点,不管是耐力还是爆发力,属于顶尖那一拨。除了大白,它还没在哪匹战马面前怂过——

    姜芃姬面上带笑,道,“小白,悠着点——”

    相较于小白战意高亢,作为主人的她反而有些懒洋洋的,好似信马由缰一般轻松。

    北疆将领见状,心头怒火高高涨起。

    这个纤瘦的中原菜鸡竟然如此轻视他?

    怒从心中来,他手中的力道又加重数分。

    哐——

    大斧和大刀相击,发出刺耳酸牙的声响。

    本以为能用巨大的力气把姜芃姬打下马,未料到人家根本不属于正常人范畴。

    跨下小白感觉到背上力道加重,高亢嘶吼一声,两道热气从鼻孔喷出。

    姜芃姬笑着道,“哎呀,这点儿软绵绵的力道,别说娘们满足不了,怕是连爷们儿都嫌弃?!?br />
    打仗说垃圾话,姜芃姬认第二贱,谁敢认第一。

    “休要猖狂——”

    一斧头下去,更强更沉的力道让他心中一沉,甚至连虎口都发麻了。

    姜芃姬驾驭小白稍退一步,北疆将领趁势追上。

    别看他手中长斧笨重,少说也有三四十斤,但搁在他手中却轻若无物。

    若是换做以往,谁敢和他正面刚力气,一斧头下去,哪怕人扛得住,胯下的战马也扛不住。

    姜芃姬仍旧游刃有余,二人缠斗不停,看似不相上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直播间观众知道姜芃姬在耍人,但看两人激烈交锋,他们还是为姜芃姬捏了一把冷汗。

    “那人的马要受不住了——”

    符望目力极好,仔细瞧了一阵便发现门道。

    正如符望所言,北疆将领跨下的战马已经显露疲态,两条前肢直打颤,瞧着不堪重负。

    姜芃姬见此情形,一改防守姿态,化防守为攻势,迫使北疆将领疲于应付。

    鬼知道这人是什么长大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每接一次,他便觉得手腕一震,虎口已经开裂渗出血丝。

    “小白——”

    姜芃姬突然没头没脑地喊了一句,小白蓦地冲对方战马扬起前蹄,不怕死地撞了过去。

    不好——

    北疆将领胯下战马怂得向后退,根本顾不上主人的指令。

    小白趁势一撞,对方连人带马向一旁歪斜。

    姜芃姬笑着露出一口白牙,长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冰冷灿烂的白光——

    噗——

    长刀从将领脖子向下斜砍,如刀切豆腐一般轻松劈开。

    胯下战马失去控制,哀嚎着倒向一边。

    两半尸体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头颅上的那双填满惊惧的眼睛,几个呼吸便失去了神采。

    姜芃姬将刀抗在肩头,手指指着北疆。

    “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