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旗如云,鼓声如雷。

    北疆元气大伤,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底蕴还是在的,勉勉强强还能凑出十数万兵力。

    两军对垒,杀气腾腾,气氛凝重无比。

    姜芃姬骑着战马,身穿铠甲,右手拿着一把刀背宽阔的长刀,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主公,瞧这个样子,北疆果然是伤到元气了?!?br />
    丰真骑着马跟在姜芃姬身边,他用右手挡在额前遮阳,避开过于炽热的光线。

    两军距离较远,拉开安全距离,以免对方二话不说就发起冲锋,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丰真困难地眯着眼,努力分辨敌方阵营的兵力结构。

    因为照明设备落后,大部分古人都有近视的毛病,特别是文士,丰真自然也不例外。

    姜芃姬不一样,她视力好得很,她能清楚看到很远的东西。

    “骑兵虽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也不容小觑?!?br />
    哪怕骑兵只有一成,那也是万余骑兵,这些骑兵一块儿发起冲锋,冲击力巨大。

    姜芃姬侧首瞧了一眼衣襟被风儿吹得鼓起的丰真,没好气道,“子实还是待在后方压阵吧,你待在这里,我顾不上。要是哪里伤到了或者被人俘虏抓去了,没人心疼你的——”

    丰真只会点三脚猫的功夫,说他战五渣都是夸奖了,还想跑前线直面北疆骑兵冲锋?

    她冷漠无情,直播间观众日常心疼。

    【基佬一枚】:主播,我觉得丰天真对你是真爱啊,你日常怼他,他还对你不离不弃。

    【康丹丹】:不可能的——丰天真只喜欢事业线丰满的御姐,你看主播像女的不?

    【媚儿娘】:楼上你这是搞事儿啊,主播虽然挺爷们儿,但事业线也不小啊,你一黑黑俩。

    红色弹幕观众嘻嘻哈哈,蓝色弹幕观众不懂他们乐什么。

    没办法,谁让他们加入太晚,不知道丰真爱御姐嫌弃萝莉的梗。

    丰真被怼也不生气,反而厚着脸皮,顺着杆子往上爬,他嬉笑着道,“主公这话说得不对,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家中稚儿肯定要哭的,怎么能说没人心疼呢——”

    姜芃姬没时间理会丰真,面色凝重地直视前方。

    若是有人能看到,便会发现姜芃姬面前悬浮着一面巨大无比的直播屏幕。

    在她的控制下,直播间视角陡然拔高,变成高空俯瞰模式。

    在这个模式下,她能清楚看到北疆后方大致兵力安排。

    对于姜芃姬而言,直播间除了解闷看热闹外,大概只剩这个好处了。

    这会儿没有先进的战争设备,姜芃姬在高空领域掌握优势,意味着她拥有一张强有力底牌。

    “来人——将这个交给符将军?!?br />
    姜芃姬把自己记住的内容画了一幅简易图,派人传给符望。

    虽说姜芃姬才是主公,但真正指挥调度的主帅却是别人——

    至于她?

    上战场不打架,怎能尽兴?

    鼓声如雷,响彻天际。

    兵卒士气节节拔高,连围观的直播间观众都受到了感染,为之热血。

    【唐门圣灵彩儿】:主播最近憋坏了吧?哈哈,终于能下场浪一圈了。

    【浮生若彩】:心疼主播的下属,摊上这么一个主公,简直心累。

    【鬼才郭奉孝】:讲真,不建议主播下场浪,太危险了。认真计较,这好像是头一回和北疆两军对垒、面对面硬刚吧?骑兵机动性太强,冲锋又狠,主播这是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小浣熊】:主播和北疆打了几场仗了,怎么会说是头一回?

    【老司机联萌】:先前不是埋伏就是用计,多多少少有取巧成分,所以不能算是正面刚。现在不一样,两军列阵对垒,主播这边要直面北疆万余骑兵正面冲锋,意义不一样。

    北疆以骑兵闻名,他们是纵横草原的雄师。

    先前有濨水隔着,后来人造洪水爆发,北疆骑兵优势根本无法展开。

    这会儿地势一马平川,非常适合北疆骑兵冲锋,战斗指数能一样?

    现在的战场危险指数比以往都要高,姜芃姬身为主公还想下场打仗——

    无怪观众如此心疼姜芃姬的班底。

    姜芃姬面上挂着淡笑。

    观众都能明白的东西,她自然也清楚。

    不过观众们毕竟对古代战争不了解,殊不知他们的担心有些多余。

    姜芃姬下场打仗,但不意味着她一定冲在最前头。

    大部分将领的职责是指挥调度而不是杀敌,等两军彻底混战,将领才会领兵和敌人交战。

    若是让主将跑去冲锋陷阵,抗敌人第一波火力,再多主将也不够死啊。

    相较于姜芃姬这边的井然有序,北疆那边反而有些不和谐,众人各怀鬼胎。

    八王子一身赤色戎装,骑在马上威风凛凛,一旁则是副将七王子,同样一身橙黄戎装。

    “老六这是怎么回事?”七王子脾气不太好,心里憋不住火气,“他是猪吗?”

    北疆打仗可没有那么多规矩,要打就打,要撤就撤,哪怕偷袭也是直来直去。

    他的建议是趁着姜芃姬大军阵势还未彻底摆开,率先抢手进攻。

    万余骑兵一齐冲锋,敌方又没做好准备,偷袭一波经不成问题。

    结果嘞?

    不知道老六什么脾气,愣是坚持和对方斗将——

    斗个头??!

    八王子面上挂着浅笑,不过熟悉他的人都清楚,他这抹笑容略显勉强。

    “两军阵前,好歹给老六留点面子。若是被人传了出去,这可是老六朝你发难的把柄?!?br />
    斗将并不常见,至少北疆没这个习俗,北疆的习惯是二话不说就开打,哪里会提前通知。

    “气不过——”

    七王子忍着脾气,顶着头顶的烈阳,怒火充斥全身。

    殊不知,六王子也有自己的考量。

    中原汉家男儿比北疆男儿孱弱很多,身形娇小柔弱。

    北疆男儿可是马背上长大的,骑术精湛,若能在斗将上扳回气势,岂不美哉?

    六王子想的没错,北疆马战的确强横,但胜利的前提是他们没碰上姜芃姬。

    “老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北疆派出一名身材魁梧异常,肌肉硬若磐石、似要将铠甲撑裂的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