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柳昭的身影渐行渐远,柳佘微不可察地轻叹一声。

    视线转到女子身上,正好撞上女子饱含深情的眸子,柳佘心下涌起一阵厌恶。

    “来人,把她——”

    柳佘话未说完,眉头便紧紧蹙起,他身子一晃,一只手撑着桌案才没倒下。

    过了大半晌,柳佘紧皱的眉头才微微舒展,只是眉宇间添了几分阴郁之气。

    下人没听到吩咐,壮着胆子提醒了一句。

    “老爷?”

    柳佘厌恶地瞟了眼女子,冷漠道,“将此女的皮剥了,随便丢哪里——”

    女子一听,直接吓得瘫软在地。

    之前只是断手断脚绞舌头,这会儿却要活生生扒了她的皮?

    柳佘抬手揉了揉眉心,一手负背,正欲起身去后堂。

    突然想到什么,他又说,“对了,记得先将她这双眼睛挖了——”

    挖、挖眼睛?

    女子惊惧地瞪大了眸子,身体剧烈挣扎,但她被人死死捆绑,哪里能挣脱开?

    等柳昭知道此女真正的下场,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仍旧打了个寒颤。

    “我得写一封信给阿姐,解释一下来龙去脉——”

    柳昭吓得连执笔的手都在颤抖,他感觉自己才是全家最正常的一个。

    父亲表面温和,下手狠辣。

    阿姐表面爽朗,杀人如麻。

    唯独他,表里如一地怂。

    蝶姨娘正好来看他,见他这个反应,嗤笑了一声,“现在知道怕了吧?”

    若是按照她的安排,柳昭很快就能找个借口分家出去,哪儿需要担惊受怕。

    神仙打架,他一个凡人敢插手?

    柳昭苦笑道,“怕是怕,但再怕,有些事情也要去做呀?!?br />
    他将写好的信寄了出去。

    柳昭宁愿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庶子,混吃混喝等死也比战战兢兢,夹缝求生来得好。

    他的信还没送到姜芃姬手中,北疆战局的天平彻底向姜芃姬倾斜——

    继濨水之战后,北疆又迎来一次巨大的失败。

    这次失败还要从北疆过度乐观的布局开始说起——

    姜芃姬派人暗中盯紧新降部落,果然发现不少怪异的地方,基本可以确定他们是诈降的。

    李赟得知真相,气得捏紧了拳头,主动出列请缨。

    不把这些龟儿子打得连龟奶奶都不认得,他李赟二字便倒过来写。

    符望颇为心动,他最近憋得有些狠了。

    身为将军,不能肆意打打杀杀,那跟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有何分别?

    环顾四周,却见几位军师一派镇定,符望便选择了隐忍不动。

    出谋划策是军师们的活计,不用他请缨,这些黑心的家伙也不会让敌人好过。

    “几位先生可有对策?”姜芃姬询问丰真等人的意见。

    亓官让道,“不如将计就计?!?br />
    面对这种情况,将计就计是不错的法子。

    敌人满心欢喜地跑来偷袭,反而中了他们的陷阱,真是妙啊。

    丰真拧着眉头,不赞同地道,“如果他们选择夜袭,将计就计倒是不错,我们能提前设伏。不过,如果他们选择在白日呢?我们与北疆大军交战,他们在后方冷不丁捅一刀——”

    本就兵荒马乱,北疆诈降的瘪犊子在后方揭竿而起,我方大军首尾便不能兼顾。

    “子实所虑不是没有道理?!必凉偃孟肓讼?,说道,“北疆数次夜袭,他们都没能在我军手中占到便宜,反而屡屡败退。吃了这些教训,他们再想夜袭便会小心斟酌,不敢轻易尝试?!?br />
    若是这样,己方的确要注意了。

    要是一不留神阴沟翻船,士气大跌还是其次,怕就怕北疆反扑。

    一旦反扑成功,他们上半年所做的努力便废了大半。

    对付北疆这种硬骨头,不一口气将他们打残废了,他们不会真正温顺的。

    孙文垂着眸子,他似乎想到什么,唇角扬起一抹冷笑。

    “主公,文有一计,可保后方无忧?!?br />
    姜芃姬道,“载道细细说来?!?br />
    孙文出列作揖,他道,“那部落上下皆是俘虏,自然是我军之人,本该为我军出力?!?br />
    在场众人没有哪个傻的,哪怕孙文只说了一半,他们也能顺利猜出另一半。

    孙文这是打算将诈降的部落推到前线当替死鬼!

    姜芃姬这会儿还开着直播间,观众们也兴致勃勃参与讨论。

    嗯,总有一种自己也是一方诸侯的谋士,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错觉呢。

    【草莓味酸奶】:这样不好吧,让诈降的敌人给自己打前锋,他们偷窃军事机密就更方便了。

    【明天六更】:孙文才是狠人,三言两语让自己的敌人自相残杀,惹不起惹不起。

    【芦荟味酸奶】:如果让敌人打前锋,我方调兵动向全在敌人眼皮底下了——

    【老司机联萌】:不能这么说啊,古代社会消息传递很慢的,滞后性很强。让诈降部落打前阵,的确会暴露我方的军事行动,不过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向敌人传递错误信息啊——

    谁说打仗只是杀人那么简单?

    里头的弯弯绕绕,复杂程度比宅斗宫斗更加曲折。

    自古以来,哪个能打仗的名将是憨货?

    心思窟窿眼儿一个比一个多。

    孙文的意思和观众【老司机联萌】一样,故意用假的情报误导敌人。

    “载道此计甚好,若是运用得当,反而能反客为主,让北疆被我们牵着鼻子走?!?br />
    姜芃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心情好转几分。

    不过,如何误导敌人,如何布局让诈降敌人和自己人狗咬狗,他们还需要慢慢商议。

    军事会议开了一个多时辰,直至每个细节都考虑周到了,姜芃姬才让众人散去。

    与此同时,北疆方面也在激烈商议——

    不过他们不是商议作战方案和细节,单纯只是为了谁去夺这份功名而争吵。

    没听错,人家竞相争夺立功的好机会。

    三王子默默地听了全程,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这仗还没打起来呢,这些蠢货便以为自己胜利在望,好似派一头猪去压阵都能稳赢。

    谁给他们这个勇气?

    哪怕是老师在世,他也不敢说自己的计谋一定能取得预期效果。

    “不听了不听了——继续听下去,非得气死不可?!?br />
    三王子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大帐,他那几个兄弟还沉浸在未来的畅想之中。

    大王子跟着出来。

    “怎么,你对他们没信心?”

    三王子冷笑,“正常人都不会对一群猪有信心。说不定,此次仍会大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