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柳昭用折扇抬起女子的下巴,“我可没什么耐性——若是你不肯老实交代,我有的是手段让你乖乖开口——真以为我柳昭弱不禁风,不敢对女人动手?”

    因为柳昭力道有些重,女子下颌留下一道折扇红印。

    她也不生气,眉目顾盼,眼波流转,哪怕成了阶下囚还对柳昭丢媚眼。

    “你当真想知道?”女子笑道,“看样子,柳三郎真不像是传闻中那么不学无术?!?br />
    说到这里,女子的眼眸闪过丝丝缕缕的惊喜以及不加掩饰的欣赏。

    “你敢说,我就敢听?!?br />
    柳昭暗暗发毛,他抬手收回宝贝折扇,心里却想着回去让侍从好好擦擦,免得沾了脏东西。

    女子娇笑道,“妾身突然不想说了,妾身想试一试,您用什么手段让妾身‘乖乖开口’?!?br />
    她虽然被绑着,但她和柳昭距离很近,身躯一软便瘫到他的怀里,反绑身后的手肘微微一屈,蹭着柳昭的胸口,再娇嗔一声,似柔弱无骨的水蛇扭得更近,翘臀蹭着鼓起某处——

    柳昭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他以为女人要杀他呢。

    等对方用饱满的臀蹭着他那处,还未知事的少年郎瞬间涨红了脸,一扇子将对方的脸扇到一边,怒叱一声,“你这女人,你到底要不要脸——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你更水性杨花的!”

    女子被柳昭这下子打懵了,一张艳丽的俏脸产生一瞬的扭曲。

    不过她忍性十足,瞬息之间便改了策略,口中发出一声柔柔软软的嗔吟,声线一波三折。

    “郎君,您打得奴家好爽呀——再来呀~~~”

    柳昭面色又红又青,对方的无耻和下作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你真以为我不打女人?”柳昭见对方蠕动着要蹭上来,连忙抬腿将对方踢开,一边躲一边道,“你要是继续这样,我立马派人将你五花大绑送我阿姐那里,正好还能拿来犒劳将士?!?br />
    女子听到这话,脸色聚变,脸上挂着的娇笑尽数收敛。

    “柳三郎——你可真是孬??!”女子费劲儿坐起身,身上裹着的轻薄衣衫因为方才的折腾已经散了大半,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肉,她也不介意自己的模样,反而冷笑地看着柳昭,“柳羲不过是区区女子,终究还是要嫁人的,柳氏偌大家业最后可是你继承,你甘心曲居人下?”

    在外头被一个烟花女子欺负了,这人竟然想着将麻烦打包给嫡姐处置,他还能更废么?

    柳昭找了个安全的距离,确保对方不会飞扑过来,这才慢慢平复了小心脏。

    “不甘心?我干嘛不甘心?”柳昭眯了眯眼,乌黑纯澈的眸子闪过些许厉色,眼前这个女子应该是奉命过来挑唆他和阿姐的,心下一转,他笑道,“你知道我一月多少月例?你知道我身上这些锦罗绸缎、这些香囊玉佩、这些玛瑙手钏、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每件价值多少?”

    女子被柳昭不按理出牌的回答弄懵了。

    “最便宜的一件……你用你这身皮肉赚钱,至少赚个三五年吧?”柳昭恶劣地笑了笑,女子脸色蓦地铁青,他继续道,“我不用做什么,只要过着小日子,我的身份便能为我带来享受不尽的财富和高人一等的地位,我凭什么放弃闲散逍遥的好日子,蠢得和阿姐争权夺利?”

    女子错愕地睁大了眼睛——这和一开始的剧本完全不一样!

    “不是我说你们,你们未免也太高看我了。我比阿姐唯一的优势在于,我多了二两肉——”柳昭用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的纤细手指,指了指自己脐下数寸位置,“我那个阿姐,狠起来她是真的狠。你别不信,她要真是想废了我,兴许这二两肉就得和我忍痛分离了——”

    虽说姜芃姬没有在柳昭面前表现过分强硬和狠辣手段,但柳昭又不是蠢,他能猜不到?

    顶着女子错愕的目光,柳昭继续道,“我觉得你对汉家文化有些误解,男子袭承家业,这话没毛病,但不意味着强势的女儿就没资格继承了,你听过什么叫“招赘”吗?莫说我是个庶子,哪怕我是个嫡子,我家那位阿姐要悄无声息弄死我,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管你背后主人是谁,我只能说他脑子真的不好使。撺掇我,你们怎么不撺掇我爹和我阿姐斗呢?”

    你怎么不上天呢!

    他这个吨位跟凶残的阿姐斗,这是多看得起他?

    女子被柳昭说得一愣一愣,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她沉下脸,“你真甘心?”

    柳昭嗤了一声,他道,“我甘心,心甘情愿呢?!?br />
    怕只怕,到最后连让他心甘情愿的机会都没了。

    女子被柳昭堵得气结,愤恨道,“懦夫?!?br />
    富贵险中求!

    眼前这个少年简直废柴到极点了。

    柳昭挑眉道,“继续骂,你要是没读几个书,不认几个字,肚子里墨水不多,我还能帮你?!?br />
    女子险些咬碎一口贝齿,她真没见过比柳昭还怂还窝囊的废物。

    人家铁了心要当废柴,谁也扶不起来。

    这样的柳昭,如何能让他和柳羲离心?

    女子心下转了几转,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

    柳昭眼中闪过一丝恶意,他道,“阿姐离得太远了,不如将你交给父亲处置好了?!?br />
    说到做到,柳昭刚回家就把女子丢给赋闲在家的柳佘,大致讲明了来意。

    “此女意图挑拨你和兰亭?”

    柳佘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丝丝缕缕的厌恶。

    柳昭说,“此人用心险恶,不能轻饶。阿姐如今在北疆,?;刂?,万不能被小人钻空子?!?br />
    “你说得有道理?!绷艿?,“兰亭心思豁达,但再好的关系也经不起猜忌。若是因为这些小人,破坏你和兰亭的关系,他们死个几次都不够赔——这事儿交给为父处理,你先下去吧?!?br />
    柳昭离开前问了一句,“父亲打算如何处置此女?”

    柳佘道,“打断手脚,绞了舌头,随便丢哪条街上?!?br />
    既然是有计划挑拨,背后的人必然关注此女的动向,倒是能借此找到背后之人。

    柳昭作揖退下,丝毫不看女子绝望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