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昭沉默地看着蝶姨娘。

    当他眸光认真地看着旁人,外人便会发现他那双眸子与姜芃姬像极了。

    “姨娘——”柳昭压低声音,语调严肃地道,“我做什么,我心里有数——”

    “你能有什么数!”蝶姨娘像是被什么话刺激到了,双手不受控制地捏紧了柳昭的肩膀,表情激动得难以抑制,显得有几分扭曲,“你娘当年也说她心里有数,最后什么下???”

    死了呀!

    前一天还笑着教她掌管中馈、酿梨花酒的人,第二日便暴毙了!

    蝶姨娘分明想吼出来,但她理智尚存,硬生生隐忍下来。

    柳昭感觉双肩似乎被一双钳子钳住了。

    明明疼得眼泪花子都冒出来,但他硬气地没有吭声。

    蝶姨娘忍了忍,勉强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瞧你这反应,你大概已经从什么渠道知道真相了吧?”

    柳昭迟疑了一下,半晌才轻轻点头,“那人告诉我了……姨娘先前交予我的锦盒,我按照锦盒中的指示寻到了母亲的遗物。我还在母亲遗物中找到了她的手札……”

    柳昭来崇州之前,一向不怎么理人的蝶姨娘竟然深夜拜访,险些没把他吓尿。

    对方没说多余的废话,反而交给他一枚精巧的锦盒,说这东西是他母亲留下的遗物。

    【自己偷偷地看,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一定要守口如瓶,谁都不能说出去?!?br />
    蝶姨娘是这么跟他说的。

    柳昭内心狐疑,但还是经不住好奇心的诱惑,终于还是悄悄打开了锦盒。

    锦盒中藏了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一张折叠整齐、边角泛黄的纸,纸上绘了一幅地图。

    柳昭避开所有人,偷偷摸摸去地图所指的地方,他找到一份足够正常人安逸一生的宝藏。

    不过,那些金银财物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里面混了一份生母留给他的遗物。

    自从柳昭有了记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卑微的庶出子。

    母亲卑贱,父亲冷待。

    他能在柳府混口饭吃已经是天大的奇遇。

    但那份生母的遗物却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别信那混账的话!”蝶姨娘果断地道,“那人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不要信。你要是真的做不了决定,你可以信任兰亭。信任兰亭,哪怕你不学无术,你以后至少也是个逍遥王爷——”

    柳昭憋红了脸,他还真没想那么远。

    他怂惯了,安逸惯了。

    他只是想布局保全自己想要保全的人。

    “母亲手札上也这么写,阿姐是绝对可信之人?!绷阉坪跸氲绞裁?,添了句,“还有您?!?br />
    蝶姨娘听到这话,浑身一怔。

    那张艳丽的容颜充满了哀伤,她的双眸似乎在无声哭泣。

    “她真是这么说的?”

    柳昭顶着蝶姨娘炽热的眼神,艰难地点头,“嗯,母亲是这么说的?!?br />
    “哼,算她有良心?!?br />
    蝶姨娘轻哼一声,嘴角却不可抑制地微微扬起。

    “我只是不解——姨娘为何一定要我尽早成婚?”

    柳昭想到这事儿还是郁闷,被人逼婚逼得爬墙,他也是醉了。

    “早点成婚,早点分家出去?!钡棠锏?,“你那个阿姐,甭管她是什么来历,你以为她对你真有姐弟之情?你以为柳佘对你舐犊情深?如果你太碍眼,柳羲手底下的人都能弄死你?!?br />
    柳昭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感觉脖子冷飕飕的。

    蝶姨娘说得没错,如果自己挡了阿姐的道,她不动手,她身边的人说不定就暗中动手了。

    他可没那么多条命,躲得过那些人精的谋算。

    “分家也不是长久之计——”

    蝶姨娘冷笑,指了指桌上一堆妙龄少女的资料。

    “姨娘给你选的人,除了脸蛋好身材好,身份家世都不怎么样?!?br />
    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娘家,柳昭外表还那么废,不会太惹眼。

    柳昭仔细一瞧,还真是——画上的女子个顶个漂亮,但家世出身都不怎么行。

    “姨娘,这事儿还是等阿姐回来做主,让她帮着挑?!?br />
    柳昭还是坚持自己的主见。

    蝶姨娘刚刚平复下去的火气又冒出来了,柳昭连忙安抚。抬手反握住蝶姨娘的手腕,“姨娘,如果母亲手札所述非假,我想你可能误会什么了。不是我贪恋权势,我也没有觊觎阿姐未来打下的基业,更没有替那人美言说好话,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尽可能成全母亲的遗愿?!?br />
    “她的遗愿是什么?”

    “您以为呢?”柳昭反问。

    蝶姨娘艳丽的脸颊染满了寒霜,眼底冒着腾腾杀气,柳昭觉得自己脖子都要冻僵了。

    “她都被人害死了,仍旧不肯忘了那人——我委曲求全嫁人为妾,她怎么就不看看我?”

    柳昭:“……”

    不是,这话信息量好大——

    “柳昭,你记住,你玩不过那两个人的——”蝶姨娘说到这里,眼底闪过丝丝缕缕的惊恐,“什么一体双魂,我根本就不信,那分明就是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至于另一人——”

    柳昭轻拍蝶姨娘的肩膀,安抚她躁动不安的情绪。

    他睁着乌黑纯澈的双眸,轻声说,“姨娘,我知道。不过有些事情,似乎只有我能做?!?br />
    柳昭并非蠢钝之人,自从他知道庶子的社会地位,他便知道如何藏拙。

    西席先生教过的东西,他明明学一遍就会,但仍要装出很吃力的样子,非要学个十几遍。

    因为他不能抢了嫡兄柳羲的风头——

    好吧,最后被证实那是嫡姐。

    归根究底,庶出想要过得好,那一定不能比嫡出优秀。

    年纪小小,谁都没有教过柳昭这些,但他无师自通,可见有多么机灵聪慧。

    不过有句话他一定不知道——

    扮猪吃老虎多了,迟早要向猪靠拢。

    柳昭扮学渣,扮着扮着,他向猪看齐了。

    当学渣也挺好呀,吃喝玩乐什么都不用管。

    正巧,借尸还魂的阿姐还是个全能,以后又是一统天下的君主。

    谁家的大腿能比他还粗?

    别说柳昭没良心,不念原先嫡姐的好。

    他与那位嫡姐没见过几面甚至没说过几句话,感情从何谈起?

    “你能做什么?”蝶姨娘冷嗤,“你就算不藏拙,你能斗得过谁?”

    柳昭:“……”

    他谁也斗不过,这样悲伤的现实就不用一而再再而三提醒他啦。

    “不是,姨娘——”柳昭环顾左右,冲她招了招手,二人耳语一句,“我怀疑,那人假的!”

    “假的?”蝶姨娘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从母亲手札内容来看,这个可能性极高?!绷训?,“我身边已经有一个借尸还魂,不知打哪里来的阿姐……母亲在手札中也承认她也是借尸还魂,不知打哪里来的……这样怪诞的事情都碰到两桩了,再发生别的什么,那也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