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士被六王子激励,脑子快速转动,突然又生出一计。

    “代王,臣听闻柳羲乃是家中嫡长女并非独女,柳佘膝下仍有一个庶子?!蹦涣趴焖僮宰?,一条挑拨离间的计谋在心底快速成型,他道,“中原汉家一向鄙薄女子,哪怕家中无男丁,家业也会传给过继的继子而不给女儿。柳羲再有本事,她也只是未嫁之女……”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那就是男方家的人了,到了娘家属于客人。

    中原汉家可没有把祖宗基业交给女子继承的习惯。

    女子再能干,继承家业的也是男子,不然就是绝户了呀!

    六王子听得有些懵,他连忙追问道,“这话何意?”

    幕僚道,“代王,不管柳羲如何能征善战,柳佘还活着呢。用中原汉家的话来说,一个‘孝’就能压死她。她不过是未嫁女,挣下的家业再多,以后也是给那个庶子做嫁衣……”

    六王子一边听一边点头,隐隐琢磨过来。

    “你的意思是……挑拨柳羲与她庶弟的关系?干脆让她庶弟和她相争?”

    姜芃姬能走到如今这一步,她基本没依靠自己的家世和家族人脉。

    换而言之,她是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的地盘。

    若是因为女儿身,她被柳佘逼着交出她挣来的一切给庶弟,她心中能不怨?

    站在庶弟的角度,他拿走嫡姐的一切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才是给柳氏传宗接代的人。未嫁的嫡姐挣来的一切,那就该是他的。若姜芃姬不愿意交出来,对于庶弟而言就是抢劫。

    幕僚郑重地点头,将对方马匹拍得舒舒服服。

    “代王英明,正是此意?!蹦涣判Φ?,“若是后方闹起来,柳羲自然顾不得前线了?!?br />
    顾不得前线,自然更不可能发现诈降的部落有猫腻。

    六王子点点头,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

    “那这事儿……也交给你去办,务必办得妥妥当当?!?br />
    六王子是标准的北疆汉子,他的脑子里装满了肌肉。

    他崇尚实力为尊,推崇暴力至上。

    脑子什么的,再好用能敌得过他的拳头?

    只要他有力量,有的是人为他出谋划策。

    幕僚笑着道,“臣定不负使命?!?br />
    双管齐下才能快速见效。

    六王子一面着手部落诈降,一面给姜芃姬后方放火。

    为了让姜芃姬放松警惕,六王子还刻意撤了部分兵力,让她推进的步伐更加稳健。

    一路连胜,姜芃姬不仅没有得意忘形,反而沉了脸,命令大军原地整合。

    亓官让和卫慈率先发现异常,前者并没有多问,反而将这件差事交给了卫慈。

    卫慈“临危受命”,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有什么就问吧,憋着做什么?”

    姜芃姬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仅仅抬了下眼皮,虽没有多余的表情,但眼神添了几分温柔。

    卫慈犹豫一怔,他道,“主公连日来,心情不是很好……”

    若是私底下,主公一向没什么架子,往往能和下属玩到一块儿,嬉笑怒骂,毫不拘束。

    正式场合则比较稳重,表情变化很小,若是不仔细观察或者了解不足,很难发现。

    卫慈感觉得到她的情绪,对方并不开心,甚至有些怒意。

    “为了这事儿?”姜芃姬好笑地挑眉,问道,“子孝不觉得我们胜得太容易?”

    卫慈拧眉,“主公怀疑北疆另有谋算?”

    姜芃姬说,“没,我只是看不惯大营上下浮躁的风气。暂且休整,让他们冷冷脑子?!?br />
    卫慈稍微回想,明白姜芃姬的用意。

    自打北疆之战开始,他们碰见的敌人都惨败在他们手中,几乎没有受过多少挫折。

    如今有一路顺风顺水,敌人闻风丧胆,上到将领下至小卒,心态都有些浮躁呀。

    姜芃姬不能打击他们的士气,但可以拖延步伐,让他们冷静一些。

    卫慈松了口气,他道,“若是此事,慈便放心了?!?br />
    姜芃姬反问,“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事?”

    卫慈有一瞬的错愕,不由得抬头直视对方的眸子。

    “主公——”

    姜芃姬道,“正巧,我也有一件事情要问你?!?br />
    卫慈从善如流道,“主公请问,慈知无不言?!?br />
    姜芃姬说,“我与卫氏,哪个更重要一些?”

    自打北疆之战开始后,这是她与卫慈少有的独处机会,某些问题她想问个清楚。

    亓官让点醒了她,迂回和沉默并不能解决问题,单刀直入也许更有效。

    卫慈哑然,眼底写满了错愕。

    “哪个更重要一些?”

    卫慈苦笑,“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问题不管怎么回答,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br />
    对于饱经正统教育的世家子而言,家族血统远胜一切,这是每一个子嗣都要拥护的。

    不过卫慈不同于常人,他前世的经历让他比任何人都豁达。

    家族与她,哪个更重要?

    这还用想么?

    “自然是主公?!蔽来惹嵘岫ǖ氐?,“无人能比您在慈心尖的分量更重?!?br />
    姜芃姬直直看着他,低声道,“那么,子孝可愿意成为我身边的孤臣?”

    何为孤臣?

    孤立无助或不受重用的远臣,除此之外还指有自己思想和个人操守,不追求名利权势而趋炎附势的人。姜芃姬问他愿不愿意成为她身边的孤臣,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选择她,卫慈必须和卫氏断得干干净净。

    除了她,卫慈不能向着任何人。

    当然,这问话还有更深一层含义。

    卫慈唇瓣翕动,“主公,倘有一日,上天示警——帝不传一世,皇甫代之,您会相信么?”

    姜芃姬闻言蹙眉,“上天示警?怎么个示警法?”

    “天降陨石示警,陨石刻字……”

    卫慈话未说完,他看到主公眼底写满了“你傻吗”三个字。

    “第一,天外陨石哪怕刻了字,从外太空飞到地球表面,那字早没了。第二,天外陨石是地球之外未燃尽的宇宙流星、脱离缘由轨道的碎块、其他行星表面的混合物质,不可能有字?!苯M姬说出的话让卫慈很懵,每个字他都听得懂,合到一块儿就不认识了,他家主公还说,“倘若真的有这么一块刻了【帝不传一世,皇甫代之】的陨石,多半是有人要整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