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兵压境,你们竟然还想着争权夺利?”

    区区一个代王而已,若是北疆都没了,代王算个屁!

    三王子这话落到其他兄弟耳中,反而成了炫耀和嘲讽。

    “三哥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反正是当过代王的人了,当然能说出这话,可兄弟几个却连边儿都没沾过?!比踝拥惫醯?,虽然只有区区几天,但也比其他没有当过的兄弟强。

    三王子表情一阵青一阵白,险些吐出胸口郁结的心血。

    倘若老师在天有灵,看到北疆还是这番内斗的场景,不知会作何感想。

    三王子道,“你们这么做,岂不是白白便宜了柳贼——”

    其他几个兄弟面色冷了下来,有人不屑一顾,有人暗暗翻了个白眼,还有人冷嗤一笑。

    这次会议又不欢而散,几个王子兵力几乎不相上下,谁都没办法以压倒性的胜利胜过对方。

    三王子失魂落魄地出了大帐,后头紧跟着他的嫡亲兄弟五王子。

    “三哥,别怪兄弟说话难听——”

    三王子扭头看着这个坑哥的弟弟,面色很不好看。要不是五王子给他拖后腿,兴许他早就在兀力拔的扶持下当上北疆大王,哪里还轮得到老九那个蠢货坑害北疆十几万勇士?

    如果一开始他才是大王,北疆不至于被柳羲坑杀成这样。

    “说什么?”三王子冷淡地问。

    “咱们都是父王的儿子,没谁生来比谁低一头?!蔽逋踝忧屏艘谎鬯闹?,确定没人之后才道,“你能当得了代王,别人也当得了代王。你凭什么摆出一副为北疆殚精竭虑的模样来训斥我们兄弟几个?其他兄弟的心思孤也知道,宁愿送给外人也不愿被自家兄弟占了便宜?!?br />
    三王子听了,脸色煞白。

    五王子又道,“你现在没辎重没粮食,寄人篱下罢了,还是安分一些别太跳了?!?br />
    说罢,五王子昂首挺胸地走了,心情是前所未有地畅快。

    他的三哥师从兀力拔,平时和兄弟们相处的时候,总是摆出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

    他早就看这人不顺眼了,如今狠狠挫了他的锐气,别提多畅快。

    北疆除了几个王子之外,还有其他贵族部落,这些人手中也捏着不少兵力。

    几个王子使出浑身解数拉拢北疆贵胄,增加自己的筹码,最后六王子胜出。

    谁让六王子母家势力最显赫、人脉最广阔呢?

    顺利胜出之后,六王子大刀阔斧地整合兵力,召集幕僚为自己出谋划策。

    幕僚质量层次不齐,个人持个人的看法,再加上北疆规矩不严谨,主帐热闹的像是菜市场。

    有人觉得姜芃姬之前能大胜北疆,运气居多,根本不足为惧。

    有人觉得兀力拔老了,统兵不利,指挥失误才是北疆打败的根本原因。

    当然,除了这两拨人,还有和稀泥的、歌功颂德的,三王子听了几日便脸黑了几日。

    “呵呵——你们这些蠢货,若是柳贼当真这么好对付,那孤便在这里恭祝你们早日凯旋!”

    说罢,三王子直接甩袖走人,一旁的难兄难弟大王子见状,他也起身跟着走了。

    “老三,你说这话不是给人留把柄么?”

    大王子气结,连忙拦住三王子。

    三王子见来人是大王子,面色稍稍缓和。

    大概是因为二人曾经“同生共死”,所以关系比以前好多了。

    “留什么把柄?孤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他们轻视柳贼,迟早要吃上大亏?!比踝铀盗苏饣?,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授业恩师,眼眶微热,“这些人——当真是要误了老师的心血啊?!?br />
    大王子选择了沉默。

    相较于几个蛮横又放飞自我的兄弟,大王子更加相信的三王子的脑子。

    要是三王子脑子不好,北疆大王膝下九个儿子,为何兀力拔独独选了老三?

    “那怎么办?看着他们犯错?”大王子不由得拧眉,他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他和北疆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北疆兴他就好过了,北疆倒霉他也要完蛋。要是北疆灭亡,姜芃姬也不可能放过他,“老六耳根子软,每每犹豫不决都喜欢听母家长辈的建议——”

    千万别小瞧了北疆外戚的本事,人家可比中原的外戚更加叼,操控傀儡的手艺熟稔得很。

    如今的老六可不就是母族外戚手中的傀儡?

    若是没有这些外戚相助,哪里轮得到老六当代王?

    三王子满脸愁色,他道,“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他们别太蠢了?!?br />
    与此同时,三王子愤怒走人的举动也激怒了六王子。

    六王子给幕僚施加压力,迫使幕僚们尽快拿出可行的作战方案。

    还别说,没压力就没动力。

    六王子逼迫一番,幕僚团果然想出了一条妙计。

    “……这样,真的可行?”六王子迟疑。

    幕僚道,“柳贼之前收纳了投降的部落,可见对方警惕性不高。代王可以从此入手,命令一支部落诈降,谋取她的信任,等时机成熟再来一个里应外合,柳贼必然溃败?!?br />
    六王子仔细思考幕僚的建议,越想可能性越高。

    最后,他拍板钉钉道,“成,那便这么做了?!?br />
    幕僚道,“听闻柳贼身边幕僚成群,能者无数,未免被对方看穿,代王还需注意一些细节?!?br />
    六王子问,“什么细节?”

    幕僚说,“听闻先前归顺的部落,几乎是拖家带口全部归顺,柳贼这才信了。若是代王要设计,一定要照着做。不然的话,恐怕难以博取柳贼的信任,反而会惹来对方怀疑?!?br />
    六王子蹙了蹙眉,蓦地又舒展眉头。

    “照你说的去做,若能生擒柳贼,孤一定给你记一大功劳!赏你爵位,牛羊万匹?!?br />
    幕僚开开心心地应下。

    三王子知道六王子的打算,心下添了几分诧然。

    “倒不是全然没有脑子——”

    三王子心下思量,这一条计谋可行性很高。姜芃姬已经接纳过归降的部落,警惕性已经降低了,此时再来一支归降的部落,她也不会追根究底,说不定就能糊弄过去。

    六王子摩拳擦掌预备大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