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部落投降归顺,仅仅是为了给兀力拔收尸?

    听到李赟的话,帐内等人表情不一,有人无动于衷,有人面露不忍,有人感慨万分。

    虽说兀力拔是他们的敌人,但他死后还有人如此念着他的好,兀力拔这一世也不算白活了。

    姜芃姬望着李赟,淡淡问道,“他们就这么一个要求?”

    李赟抱拳回答,“确实只有这么一个条件?!?br />
    一开始,李赟也以为这个小部落是想以卵击石,但他们拖家带口,男女老少甚至还有睡在襁褓中的婴儿,李赟便派人上前交涉,问明来意。乍听到他们的要求,他也怔在了原地。

    整个部落投降不是稀奇事儿,稀奇的是他们投降的原因。

    那一瞬,李赟对兀力拔还生出几分羡慕——

    易地而处,倘若他沦落到兀力拔那般结局,会不会有人付出一切,仅为了换回他的尸首。?

    “主公,此事可要应下?”

    李赟见姜芃姬长时间没反应,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姜芃姬沉声道,“应下吧,让人去将兀力拔的尸首收殓好,备一份好些的棺材给他们送去?!?br />
    对她而言,兀力拔只是一个被她踢开的绊脚石。

    对北疆牧民而言,兀力拔大概是英雄甚至是信仰,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从侧面也能看出兀力拔值得尊重,既然有人愿意保下他的尸首,她应下又如何?

    说到这里,姜芃姬突然想起九王子。

    “他们没说九王子尸首如何处置?”

    李赟仔细回忆,笃定地道,“他们并未提及九王子?!?br />
    “算了,买一赠一,九王子的尸首也算作添头给他们送过去吧。至于他们怎么处置,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姜芃姬面上露出一丝嘲讽的浅笑,那位九王子活得可真是失败呀。

    “是,末将这就去办?!崩钰S抱拳退下,走动间铠甲摩擦发出清脆的响声。

    李赟离开了,观众们也从这个小插曲中醒过神。

    【满天都是小白云】:老兀这一波死得不亏啊——竟然有部落愿意为了他投降?

    【包包紫菜汤】:虽说老兀死得惨烈,但死后还有人记得他的好,说明他这辈子不算失败。

    【油炸小鱼干】:……啧,你们还真感性诶,这事儿不要想得那么好。兴许这个部落正好在主播行军路上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主播在北疆的名声怎么样,北疆肯定会说主播是杀人如麻的屠夫,恐吓境内百姓。但普通百姓为了活命、保全老小,主动投降也是有可能的……

    【鼠标又坏了】:唉,唯独本宝宝可怜九王子么?堂堂一个北疆王子,活得不如臣子。

    直播间观众唏嘘万分,有人感慨兀力拔死得其所,有人可怜九王子死得静悄悄,有人提醒姜芃姬小心北疆诈降,还有人继续当吃瓜党,只看热闹不掺和,直播间热闹得很。

    直播间观众太多弹幕也多,姜芃姬只能经常性屏蔽弹幕。

    李赟吩咐下属将兀力拔的尸体收敛好,擦拭污血,换干净衣裳,然后装到一副漆黑棺材。

    至于已经开始腐烂的九王子尸首,李赟也让人收拾给送过去。

    小部落的牧民看到棺材,一个一个抱头痛哭,呜呜哭声带着诉不尽的伤感。

    哭够了,部落首领主动上前受降,身后的牧民纷纷行了北疆臣服的礼节。

    “主公可想好如何安顿这些人?”

    这个部落不大,男女老少加起来也不过万余出头,但青壮人数也有五千。

    若是任由他们待在大营,难保他们不会临时反水,届时与北疆里应外合,反而是个祸害。

    与其将他们留在战场,成了隐患,还不如将他们分批送回崇州等地。

    姜芃姬也考虑到这点,她道,“此事还是交给文证去办吧,这些人是主动受降的,倒不能当做一般俘虏对待。这样吧,派人将他们登记起来,再以一户为单位,分批次送去治地?!?br />
    “如此也好,免得途胜波折?!必凉偃门∶嫉?,“不如这样,让他们随粮队返回崇州?!?br />
    为了保证运粮路线的安全,往返路程不一样的。

    让这些牧民随着返程的运量队伍去崇州,既避免了运粮路线的暴露,还减少额外人力支出。

    部落选择归顺之前,他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最后却被告知只是送去中原。

    众人面面相觑,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甚至有抱着孩子的北疆妇女暗暗喜极而泣。

    他们小心翼翼地将兀力拔尸首安顿好,勉强弄了个还算体面的葬礼。

    除却这个小插曲,姜芃姬大军一路势如破竹,顺着濨水一路朝北挥兵。

    北疆地域广阔,整体面积比仅比东庆小两三成,但北疆大部分土地并不适合人居住,所以这块地方人口不丰,百姓人数仅为东庆的十分之一,人口总和不足两百万人,称得上稀少。

    姜芃姬和北疆在濨水一战,战争死亡的人口以及洪水淹死的人口,总数已经突破十五万。

    要是算上被姜芃姬俘虏的人口以及主动投降的人口,北疆整体损失逼近二十万大关。

    这个数目大得触目惊心,狠狠戳中了北疆贵族的眼珠子,让他们想想都心疼。

    面对步步紧逼的敌军,北疆部落心思迥异,但大难当头,他们不得不联手起来。

    虽说联手了,但众人也是面和心不合。

    濨水泛滥那日,兀力拔带兵断后,大王子和三王子带着主力逃跑,最后一清点,手中兵力不足一万。哪怕后来陆陆续续有残兵归队,但兵力也只有一万五,不少都是身有残疾。

    他们没有辎重和军粮,手下兵力甚至没有多少战斗力,搁在北疆只能算得上末流。

    当北疆各大势力集结,他们甚至连一席话语权都没占到,反而沦为小配角。

    三王子在兀力拔的拥趸之下成了代王,但这个代王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面对强兵压境,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御敌,反而是挤在一堆选举代王。

    看着帐内众人争执不休,大王子表情阴冷,三王子表情似哭非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