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老师——徒儿不孝——”

    三王子哭得死去活来,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扛不住了,狼狈的模样看不出半分贵气。

    他不只是在哭兀力拔,他还在哭即将面对的命运和目前面临的窘境。

    兀力拔带领数千精锐为他和大王子断后。

    虽说顺利逃出来了,但他们身上没有携带多少武器,甚至连食物和干净的水都没有。

    他们得不到供给,饿得惨了,只能吃牧草和树皮充饥。

    遥想数月之前,北疆大营精锐十八万,算上大王子带来的三万精锐,整整二十一万!

    二十一万北疆勇士啊,如今只剩下不足两万,全是残兵败将。

    噩梦没有到此结束,兀力拔死亡的消息给予他们另一重打击。

    三王子哭丧,大王子心烦意乱,恨不得把这个弟弟砍死了,以求耳根子清净。

    “如今哭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联络北疆各大部落联合讨伐柳贼,如此才算对得起将军?!?br />
    大王子情绪烦躁,后头的追兵还没彻底甩掉呢,他们随时有可能去见兀力拔呀。

    “老师待孤如亲子,还不许孤为他哭一哭?”

    三王子稳了稳情绪,只是那双眼睛还是通红通红的。

    不过大王子说得对,现在保命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想到罪魁祸首,恨得牙痒痒,“只怪老九——若非他拖累,老师又怎么会英年早逝——”

    若是没有九王子这个猪队友打坏了一副好牌,北疆不至于损失这么巨大。

    大王子道,“他?呵呵,说不定已经葬身鱼腹了?!?br />
    多少手脚完好的活人被洪水带走了性命,老九得了马上风,还能活着不成?

    大王子这么一说,三王子心里才好受一些。

    殊不知,他们口中“葬身鱼腹”的人不仅没有死,反而侥幸活下来了。

    只可惜,好运气也是有限的,九王子被搜寻活人的兵卒抓了回去。

    众人见他穿着富贵不凡,多留了一颗心眼。

    一面将他带回大营,一面调查他的身份,没想到他竟然是北疆前任的代王。

    虽说是代王,但也是“王”啊,兵卒连忙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姜芃姬。

    姜芃姬本不想见,得知这家伙中风还能活命,好奇之下,她想看看这个幸运儿长什么样。

    九王子被人架着送进主帐,因为断了药,九王子“中风”的迹象稍有缓解。

    之前只能动眼睛,如今还能扭扭脖子。

    九王子都已经做好求饶的心理准备了,万万没想到会在主帐看到心中的白月光!

    孙文:“……”

    九王子直勾勾地看着孙文,眼底写满了被人背叛的痛苦和控诉。

    他的目光太过灼热,旁人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认识?”姜芃姬笑着问孙文,“看样子,似乎是你在北疆老熟人?!?br />
    孙文笑道,“此人便是北疆大王第九子,蠢得可以,用来借刀杀人倒是不错?!?br />
    九王子听了孙文的话,心痛得不能自已,双目赤红,似要将孙文千刀万剐。

    枉费他这么信任孙文,甚至还为对方的失踪而担忧心痛,没想到——

    孙文竟是柳贼派来的卧底!

    想到自己被孙文耍得团团转,弄得九个兄弟自相残杀,弄得北疆部落四分五裂……九王子面色难看了几分,望着孙文的眼神藏满了万千刀子——可惜,这些刀子扎不死人。

    “如此说来,这人还是‘功臣’了?!?br />
    帮助姜芃姬对付北疆,九王子可不就是功臣?

    孙文调笑道,“念在此人立下‘大功’,主公可不要轻易放过他了?!?br />
    姜芃姬道,“赏罚分明,不偏不倚……他既然‘有功’,自然不能怠慢了?!?br />
    听着二人对话,九王子的眼睛写满了恐惧,他试图张嘴求饶,结果却流了一嘴的涎水。

    姜芃姬道,“拖下去,让他和兀力拔做个伴?!?br />
    不管九王子如何挣扎,最后还是死了,尸体被挂在兀力拔身边,随风飘荡。

    当姜芃姬清缴战利品,顺便把战线向北疆中心推进的时候,天下形势也发生了多番变化。

    其中最震撼的新闻发生在中诏——

    数万难民突破皇宫防线,冲入宫中烧杀抢掠,皇室上下几乎没有一条活口。

    男子被情绪激动的难民砸成肉泥,女子则被羞辱至死,宫娥女眷尽数成了难民的俘虏。

    与此同时,以聂氏为首的势力纷纷打着“清缴乱民”的名义,招兵买马、割据自立。

    见中诏变成这个德行,北渊和西昌也想分一杯羹。

    奈何两国近些年也是矛盾重重,诸多藩王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一时间腾不出手。

    除此之外,东庆和南盛也没一刻停歇。

    姜芃姬和黄嵩、许裴结盟,虽说只是互相声援,但从中也获得了不少好处。

    负责和许裴结盟的人是杨思。

    杨思如今负责浒郡,他代表自家主公和许裴联盟。

    在姜芃姬的默许下,杨思作为代表去了许裴那里,给予一定军事支援。

    原先许裴和许斐这对兄弟是旗鼓相当,有了姜芃姬势力的插入,天平向许裴倾斜。

    许斐屡战屡败,丢了半个浒郡,被迫退守沪郡,势力大减。

    相较于许裴的轻松,黄嵩那头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人家的对手可是坐拥整个沧州的孟氏!

    压力山大。

    黄嵩知道自己和孟氏之间的差距,硬碰硬是绝对碰不过的,进攻的损失远远大于防守。

    他只需要拖住孟氏的步伐就行,不用跟对方玩命死磕。

    抱着这个念头,黄嵩和帐下谋士选择了最稳妥的方案——守!

    死守不战!

    黄嵩将自己打造成铁乌龟,从头到脚,连牙齿都武装起来——任凭孟氏怎么叫嚣都不理会。

    孟氏起初还有耐心,但随着时间推移,姜芃姬在北疆的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传出来,孟氏坐不住了。他们数次发起强攻,但黄嵩这边总是能未卜先知,几次交锋,孟氏占不到多少便宜。

    双方进入角力状态,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东庆境内战局胶着,杨涛在南盛倒是混得风生水起。

    他打着讨伐伪帝的名义大举入侵南盛地盘,区区大半年时间,已经站稳了脚跟。

    不过,他分了南盛的蛋糕,南盛本土的诸侯势力不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