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力拔可是北疆的智者,他们的主心骨。

    一旦主心骨坍塌了,北疆还有什么斗志?

    大王子倒是爽快,他对三王子道,“洪水已经退下不少,此时再不逃,以后就没机会了?!?br />
    作为北疆王子,一旦成为俘虏,多半会步上二王子的后尘,被人杀了祭旗。

    数月交锋,姜芃姬从各个方面展现了她的狠辣果决。

    别说北疆王子,哪怕是北疆大王被俘虏了,估计也是死路一条。

    她明明是女子,但骨子里展现出来的狠辣却比很多野蛮的北疆汉子还要强。

    “胡说什么——代王继续活着,逃到下一处整顿兵马,北疆还有机会。若是全军葬身于此,岂不是成了北疆罪人!”兀力拔已经很疲倦了,但在绝境之中,他却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哪怕要死,他也要从柳贼身上狠狠咬一块肉下来,不让她轻易得逞。

    大王子见三王子还在犹豫,心下一狠,直接喊人把他捆了带走。

    临走之前,他瞧了一眼兀力拔,神情复杂。

    他也曾努力拉拢过兀力拔,未曾想对方牛脾气,根本不为所动。

    “再会——”

    他憋出两个字,但他们心知肚明,兀力拔死定了。

    “老夫会在九泉之下看着你们——”兀力拔咬着牙道,“莫要让北疆落入敌人之手!”

    他想要让北疆的铁骑踩在中原大地,这是他毕生夙愿,从未想过中原将北疆吞了。

    匆匆说完,兀力拔让不少年轻有潜力的将领也跟着逃了。

    最后,仅留下三千余人断后。

    兀力拔想过无数种自己的结局,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中原懦夫逼上绝路。

    直至天边破晓,一缕缕光芒穿过云层,照耀大地。

    兀力拔身边已经死得只剩十余人,连同他和剩下的生还者,一起被押解到姜芃姬面前。

    姜芃姬和兀力拔只见过三次面。

    第一次,兀力拔正值人生巅峰,嚣张不可一世,姜芃姬却是一介白身。

    第二次,姜芃姬是叱咤一方,威胁北疆的强大诸侯,兀力拔却是忍气吞声求和的使者。

    这是第三次——

    姜芃姬依旧是诸侯,后者却是阶下囚。

    “跪下——”

    兵卒抬脚踹他的腿窝,强行摁着兀力拔下跪。

    中原汉家只对天、地、父母行跪礼,哪怕是君王也不能让他们双膝弯曲,只需作揖即可。

    不过,对待俘虏——特别是北疆俘虏,根本不用讲究这个。

    俘虏连命都不是自己的,还想直挺挺地站着?

    想得美!

    兀力拔形象狼狈,整张脸沾满了血块碎肉,但双眼仍旧迸发出骇人的恨意和杀意。

    姜芃姬打量他,很轻松便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与此同时,直播间观众也在打量兀力拔,猜测他的身份。

    对于一个只在直播间出现三次的人,绝大多数观众都不认识他。

    【唐门圣灵彩儿】:这家伙是谁?他被押到主播这里,应该是北疆重量级人物?

    【小贼无双】:有点眼熟,不过他的脸全是碎肉污血,好想用扫把给他擦一擦。

    【福气多多】:主播,你是打算招安么?

    招安?

    不可能的。

    姜芃姬没这个意思,兀力拔也不会接受这份羞辱。

    “载道,送这人到我面前做什么?”。

    姜芃姬瞧了一眼底下的兀力拔,眼神平静无波。

    她没有像兀力拔预料中那般假惺惺招安,更没有落井下石踩一脚,反而选择了无视。

    孙文笑道,“此人在北疆地位非凡,生杀予夺,该请示主公?!?br />
    不对——

    兀力拔心思回笼,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死死盯着坐在主帐下首的儒衫男人。

    载道?

    这个表字让他心中一悸。

    九王子如何超神发挥,兀力拔私底下仔细研究过——

    他越是研究越是觉得孙文有问题,奈何人家消失不见了,无法清算。

    那人的表字也叫载道,同样是这个年纪……

    兀力拔面皮抽了抽,心下明白了,他的眼底写满了骇然。

    “原来是你——”兀力拔咬牙切齿,“老夫真是瞎了眼……竟没发现是你在暗中作祟——”

    若是北疆没有内乱,各部落没有四分五裂,北疆不至于只拿出寒酸的十八万大军。

    孙文一派淡定地道,“过奖?!?br />
    兀力拔得到孙文的肯定,哪里还冷静得了,冲着他的方向扑腾,张嘴要咬。

    孙文眼球向他瞥了一眼,甚至连面向都没有改,姿态高傲又轻蔑。

    姜芃姬说,“这种事情就不用请示了吧?横竖不能招安,见了也是浪费时间?!?br />
    兀力拔要是能臣服,除非姜芃姬这具身体是纯正的北疆血统。

    孙文歉然颔首,淡定道,“虽是如此,但臣子有臣子的本分,万万不敢僭越?!?br />
    揣摩上意不意味着自作主张,孙文更不可能越过主公、擅做决定。

    兀力拔冷静了几分,冲着姜芃姬的方向吐了唾沫,观众们能情绪看到那团唾沫的运行轨迹和模样,兀力拔道,“妖妇——纵然你能胜得了一时,你还能守得住一世?”

    姜芃姬道,“我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得住一世,但你守不住北疆,这是铁板钉钉的?!?br />
    兀力拔又呸了一口血沫,苍老的面庞尽是狰狞之色。

    “老夫诅咒你,纵然开国立朝,最终也要落入外姓之手,血脉后人不得不好死!”

    哪怕是诅咒辱骂,兀力拔也耍了心眼。

    姜芃姬是女子,古往今来没有哪个女子登基为帝,更别说亲自打下一个帝国。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肯定要留给自己的后人,轮不到外姓染指。

    可偏偏呀,她是女子,终究要嫁人为妻,她的夫婿稍稍有点儿野心,呵呵——

    皇室改姓,不是不可能。

    一旁的卫慈面色一变,拢在袖中的手狠狠攥起。

    前世的卫慈不是一开始就收敛锋芒的,他与陛下暗中结缘,二人关系添了几分亲密。

    那时候姜朝刚刚建立,正需人手,卫慈身为全面小能手,颇受重用。

    他稳步走向权利中枢,风头正盛的时候,上天示警,降下陨石。

    【帝不传一世,皇甫代之】

    皇甫是谁?

    看到这个姓氏便会想起前朝那位赫赫有名的丞相。

    那位丞相是怎么死的?

    大家伙儿心里有数。

    人家都死了几百年了,自然不可能死而复生,那就是他的转世作祟喽。

    仔细检查满朝文武的生辰八字,卫慈被揪出来了。

    这是一个局,但卫慈却不知道有多少人牵涉其中,多少人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