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是敌人——”兀力拔辨认了一阵,嘶声力竭地道,“准备弓箭——”

    兀力拔完全可以肯定,这次濨水泄洪根本不是天灾而是**。

    想到这里,他遍体生寒,短短两三个时辰,他的鬓发已经全部灰白,瞧着落拓又憔悴。

    三王子惊骇万分——敌人?怎么可能?

    这次水患来得这么突然,几乎没有一点点预兆,对方怎么可能提前准备这么多木筏船只?

    “柳羲大军?”三王子险些站立不稳,两条腿都麻了,他道,“他们怎么可能预卜先知?”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有水患来临,哪个神经会准备供应近十万大军所需的简易木筏?

    这里可是北疆,不是江流交错的南方啊。

    大王子也是懊悔不迭,他本身是想带着大军和粮食过来争夺兵权的,结果把自己赔进去了。

    他耐心蛰伏多年,本以为能成为笑到最后的大赢家,谁知后头几个弟弟跟吃了药一样猛。

    一个老四一口气干掉了七个兄弟,结果却跳出个老九终结了他七杀的神话。

    这还不算刺激,刺激的是老九竟然“马上风”,最后便宜了原先的输家老三。

    听闻老三被姜芃姬蹂躏得不要不要的,缺粮缺得快饿死了,他就拉出所有家当准备打秋风。

    结果嘞?

    打秋风没打成,反而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弄得险些全军覆没。

    难不成老天爷也看不得他舒心顺意?

    大王子道,“呵呵,兀力拔将军,说话慎言。那个柳羲还能一手策划这场天灾不成?”

    退一万步说,哪怕真是姜芃姬策划的,她哪里来的多余人手?

    思及此,大王子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了。

    先来捋一捋,姜芃姬带领三万先锋营率先抵达,料准北疆会趁着主力大军未到的良机夜袭,于是将计就计来了一出埋伏,顺利打得兀力拔大败而归。这之后,姜芃姬哄骗士气颓靡的北疆后退,扰乱他们阵型,一前一后,配合第二波抵达的主力军夹击北疆大营,打得北疆只能慌不择路后撤到玛依努大营。从这之后,姜芃姬大营便只出不进,押解北疆俘虏去了东庆。

    换而言之,如今的柳氏大营只有两批人。

    第一批三万先锋,第二批抵达的主力军大概在六万,两批相加约莫十万。

    不过,姜芃姬一开始可是打出十五万的旗帜,其余五万人去哪儿了?

    难道说这些人偷偷摸摸绕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去北疆极北,濨水上游搞事情了?

    不对不对——

    打仗不能这么算,为了彰显军力,多半会虚报好几万,好比北疆把十八万大军吹成五十万。

    大王子抓耳挠腮,始终猜不出真相。

    兀力拔不想和大王子纠缠,如今大家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争来争去,反而便宜了敌人。

    “天灾也好,**也罢。柳贼来者不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退敌——”

    说完这话,他觉得口舌发干,舌根酸涩。

    兀力拔身为北疆智者,半生辉煌,何曾想过会有如今落拓的下???

    此次如果不能退敌,必然会落入敌人之手。

    兀力拔很清楚自己要是成了俘虏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北疆大军撤得不算晚但也不算早,兵力保全大半,但武器辎重什么的,几乎没怎么带。

    几波稀稀拉拉的箭雨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其他办法阻止人家过来。

    兀力拔黑沉着脸,霍地一声拔出腰间的匕首。

    不管是哪个北疆汉子,他们都有随身携带匕首的习惯,因为这样方便野外处理猎物。

    现在可是战场啊——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匕首短刀能起什么作用?

    庆幸的是,敌人现在也摆不开阵势,无法结成军阵步步推进。

    “登岸——杀——”

    符望坐镇中军,李赟先锋指挥,姜芃姬这个浪上天的主公被关“小黑屋”了。

    开玩笑,现在可是水路混战,不比寻常。

    要是主公不慎跌入水中淹死或者被大水冲走,他们想救都来不及。

    对此,姜芃姬只能用“呵呵”纾解自己的郁闷。

    她的夜视力极强,哪怕视线昏暗,她也能隔着大老远看清前线的情况。

    大军没有强行登陆,反而命令弓箭手冲着北疆大军躲藏的地方一通乱射。

    有些人被乱箭射死,有些则是被惶恐的同袍踩死,还有些则是不慎跌落掉入水中淹死……

    兀力拔狠狠呸了一口,下令让人搜集对方射来的箭矢,原原本本还回去。

    他们几乎丢失了所有武器辎重,兵卒携带弓箭的数量少之又少,但聊胜于无。

    北疆大军不能傻站着给人当活靶子,自然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抵死挣扎一番。

    “呸——北疆这伙人也是命硬——”

    李赟发现敌人反击,立刻想到他们箭矢的来源,他用齐匡编撰的水军指令调度,尽可能避开敌人的流矢。你说他一个擅长陆战的将军身兼数职,当起了半吊子水军统领,滋味酸爽。

    不过,试了试——

    他觉得指挥水军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

    倘若齐匡在这里,估计要给李赟一枚白眼。

    水军如果是这么好指挥的,他何苦训练这么多年?

    培养水战水师远比培养普通的陆战兵卒更耗费精力和成本。

    如果李赟的对手不是连个弓箭都缺乏的敌人,依照他的指挥方式,绝对会吃大苦头。

    现实却是北疆这边的伤亡越来越大,李赟指挥得得心应手。

    半个时辰过去,地势比较低的兵卒已经死伤干净,姜芃姬大军开始强行登岸。

    兀力拔和其他将领只能带兵抵抗,但他们的前线一退再退,几乎无法形成有效的阻拦。

    眼见大军将败,兀力拔眼底闪过一丝决然。

    “代王,大殿下,你们二人快撤退……末将为你们断后?!?br />
    虽说兀力拔的价值比两个王子加起来还重要得多,但兀力拔不可能丢弃二人不管自己逃。

    “老师——要走一起走——”

    三王子浑身哆嗦,他的手臂插了两支箭,不慎被流矢射中,庆幸没有伤到要害。

    倒不是他对这位师父多敬爱,仅仅是因为他知道离开兀力拔,他自个儿也活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