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信,身为联邦大佬,我的津贴很高的?。?!”

    姜芃姬可是基因战士出身,任务风险极高,联邦军部的补贴相当可观。

    当然,她的薪水要是和其他军团长相比,估计就是个渣渣。

    别人都是有后台的,不是某某世家出身就是家族传承,唯独她赤手空拳打上来。

    说起来还挺励志!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奋斗数十年,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小钱钱都没花出去。

    为联邦奋斗三十多年,她连一年的养老金都没有领到手。

    丰真暗中翻了个白眼,“主公今日瞒着真偷喝多少黄汤?”

    若不是黄汤喝多了,怎么会胡言乱语?

    面对自家主公间歇性抽风,丰浪子表示习以为常。

    大营这边风平浪静,每日高挂免战牌,不管北疆如何叫阵都不肯出去,暗地制作竹筏木船。

    姜芃姬沉得住气,北疆那边却有些扛不住了。

    倒不是别的,仅仅是因为玛依努部落的存粮不足,无法供应数万大军正???。

    姜芃姬可以耗费时间,北疆方面却耗不起。

    三王子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借粮。

    不过——

    “……只怪那个蠢货太蠢,北疆哪个大部落没被他得罪?”三王子头疼地揉着眉头,他厚颜给濨水沿岸附近的部落发出了信函借粮,人家一听来意就拒绝了,一个一个哭穷。

    之前的代王已经剥削过一次了,三王子再朝他们借粮食,部落牧民要饿死的。

    “部落储粮只够十天了,若是再不解决——”

    三王子比之前的代王靠谱得多,怎么说也是兀力拔教出来的学生,有野心也有脑子。

    面对粮食短缺的窘迫,他想了很多种办法,结果其他部落都不肯买账。

    愿意买账借粮的,明里暗里狮子大开口,气得三王子一脸黑沉。

    三王子烦躁地绞着自己脑袋上的辫子,问兀力拔,“老师可有什么良策?”

    北疆现在太被动了。

    朝其他部落借粮借不到,偷袭姜芃姬打打秋风——呵呵,兀力拔是前车之鉴。

    如此一算,竟没有其他退路。

    兀力拔面色阴沉地看着桌上晃动的烛火。

    北疆一手好牌被打成现在这个鬼样,他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兀力拔都不会轻易放弃北疆,除非他死!

    第二日,事情有了转机。

    三王子脸色青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曾经的大王子。

    对方率领三万精锐和五十万石粮食抵达前线,明着说是支援,实际上是为了夺权。

    兀力拔冷眼看着,冷笑道,“老夫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就不堪造就的大王子竟然有这等城府。用尽各种手段自污,甚至被大王废弃,没想到私底下却攒了三万精锐和如此多粮食?!?br />
    北疆这是彻底完蛋了么?

    诸位王子不仅没有一致抗敌,反而回到各自的封地,联系母族势力,一副兄弟阋墙的架势。

    兀力拔不禁产生怀疑。

    柳羲是不是早已经预料到这个情形?

    她故意避战不出,只是为了消耗北疆大营的粮食,坐看北疆诸位王子内斗?

    大敌当前,不思抵御外敌,反而想要攘内再安外,一个一个脑子进水了是吧?

    兀力拔还不知道他即将一语成谶——

    所有人脑子真的要进水了!

    “近日来雨势渐大,濨水水位已经与河岸齐平——估计快了——”

    丰真脱下湿漉漉的蓑衣,他真没想到北疆这地方也会有这样可怕的暴雨。

    姜芃姬道,“船只竹筏都准备好了?”

    “够用?!?br />
    距离此次对话过了两日,半夜三更时分——

    玛依努部落的百姓进入沉沉梦乡,半梦半醒之间,地面一阵颤抖,耳边似有浪涛轰鸣之声。

    不少牧民从梦中惊醒,愕然发现自家帐篷有水渗入,没过多久水位漫到了小腿。

    发生什么事情了?

    牧民们懵逼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发现濨水泄洪了。

    “大家快醒醒——水神发怒了——”

    “醒醒——乡亲们都醒醒——”

    “水神发怒了,大家伙儿快逃命啊——”

    天色一片漆黑,雨幕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此时的天空不断下着雨,远方的浪涛声越来越近,脚下的颤抖也越发密集。

    “那是什么——”

    有人在一片嘈杂声中惊恐高喊,远处地平线的阴影正向他们靠近。

    兀力拔和三王子连夜商讨军事,外头雨势暴涨,濨水倒灌的时候,他们便反应过来了。

    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命令北疆军士和部落牧民撤离濨水河岸,朝着高地高山移动。

    “天要亡北疆——”

    兀力拔等人的反应还算快,他们又是特权阶级,享受逃命优先权。

    朦胧夜色之中,他勉强能看到底下奔涌的河水,浩浩荡荡将一切席卷干净。

    太多来不及逃命的牧民和兵卒被咆哮的水流冲走。

    面对姜芃姬,兀力拔还能劝说自己,这次失败下次能赢。

    面对无法抵抗的水灾,他却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思。

    人如何能与天斗?

    三王子将兀力拔从魔怔中摇醒,他道,“老师,别魔怔——如今虽是多雨季节,但濨水并没有异常,部落经验老道的老人也没发现濨水有发洪迹象——背后定然有猫腻——”

    若是天灾,好歹有个预警,这次却来得如此突然。

    更像是——

    更像是有人将上游的水拦截,趁着濨水水位漫到河岸的机会,一次性放了水。

    看这情形,濨水沿岸部落全部遭了殃!

    不过——这是人力能做到的?

    冰冷彻骨的寒意在内心疯狂蔓延,无法克制。

    濨水虽不是北疆境内最大的河流,但周遭的土地却是数一数二的肥沃,沿岸聚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部落。若是这些部落全部遭殃了,死亡数目之大,无法想象!

    这场洪水来得突兀,去得也突兀。

    到了下半夜,水面已经平息大半。

    “等等——那是什么?”

    三王子、兀力拔和面色阴沉的大王子聚在一起,两方点了点残余兵力,面色沉得能滴出水。

    正在此时,某个兵卒的低呼声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他们睁大眼睛,勉强能看到河面上浮着密密麻麻的黑点。

    “那些东西正向我们靠来——”

    众人仔细瞧,果然看到黑点正朝他们挪来。

    难道是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