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这么明显?”

    姜芃姬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略显诧异地看着亓官让。

    “主公那模样……只差昭告天下了。只要眼睛没瞎,谁都能看得出端倪?!必凉偃梦弈纬ぬ?,他道,“若主公真是为了子孝好,公私更要分明,平日里也别太偏向子孝——”

    好比水库这件事情,虽说是惠利百姓的好事儿,但无端按上卫慈的名头,难免会让一些心眼不怎么宽阔的人产生一种质疑——难道说是因为卫慈提议这事儿,所以主公才格外上心?

    一旦有人产生这样的念头,不管卫慈表现得多好,总会有人因为嫉妒而质疑他的能力。

    这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不管主公多么英明睿智,有人的地方必有争端。

    主公走得越远,势力越强大,招揽的人才会越多,集团内部的利益纠葛便会越复杂。

    何为嫉妒?

    害贤为嫉,害色为妒。通俗来讲,对财富、才能、名誉、地位或者境遇比自己好的人心怀怨恨,这是一种极其想要排除或者破坏别人优越地位的心理倾向,更是人性罪恶中的一部分。

    负面情绪越积越多,没有得到宣泄,极容易成为推动破坏的动力。若非如此,古人怎么会说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样的话?

    嫉妒,根源在于占有欲没有得到满足。

    人好我差,人有我无,其中滋味,谁受得了?

    心里不平衡了怎么办?

    大家伙儿一起抱团呀,合伙将他手中的东西破坏了,将他拉到和自己一样的起跑线。

    亓官让希望这位年轻的主公能意识到这点——

    她对卫慈的看重喜欢,再加上卫慈本身的才能,二者搁在一起,说不定会成为索命剧毒。

    “……可是文证……”

    姜芃姬似要说什么,话未说完,亓官让就知晓她的心思。

    “主公以为能完美护住子孝?”亓官让沉重地反问一句,不等她回答,又道,“护不住?!?br />
    姜芃姬表情沉了两分,亓官让无视她的反应,很直白地告诉她现实。

    “人力有时尽,主公聪慧机敏,如何不知道这话的意思?说句大不敬的,倘若主公手下众臣,一面对主公忠心耿耿、出谋划策,一面又算计子孝,主公扪心自问,您能拦得住几人?效忠哪怕杀了这批人,嫉妒他的、怨憎他的……仍会源源不断冒出来,人是杀不完的?!?br />
    效忠姜芃姬和除掉卫子孝,二者并不冲突。

    如果身为主公的姜芃姬不能一碗水端平,不能很好平衡势力内部矛盾,这隐患迟早会爆发。

    亓官让很担心,卫慈会成为打破平衡的关键。

    因此,亓官让跟将姜芃姬说了很现实的话。

    “主公若真是对子孝上心,您应该想得更远更周到?!必凉偃闷鸪跏俏颂嵝阎鞴⒁馑饺斯叵?,这会儿有些老父亲关心闺女早恋了,“您真想用一时的快意换取往后的朝朝暮暮?”

    “八字还没一撇呢?!苯M姬抬手揉了揉眉头,她撇嘴道,“文证的意思我明白,以前怎么一碗水端平,以后也如何公私分明对吧?我知道……为了子孝好,我也不会平白受人把柄?!?br />
    总结亓官让的话,她身为主公潜规则自己的谋士没问题,但一定不能过于偏向对方,以免其他人生出不平衡的心思,破坏势力内部稳定……与其说是劝谏,不如说是提醒她别偏心。

    周幽王类型的主公,谁碰了不膈应?

    如果对象不是卫慈而是普通的男子,亓官让才懒得插手主公私事。

    男宠面首而已,主公喜欢就逗逗,不喜欢就丢在一旁晾一晾。

    问题是人选是卫慈啊,真以为两全其美那么容易达成?

    “那我……以后可以公开么?”

    姜芃姬认真考虑亓官让的话。

    虽说她狂了点、浪了点,但怎么说也是从普通基因战士一路爬到统摄军团长的人。

    要说她没有尔虞我诈的心眼,这简直比睁眼说瞎话还要过分。

    亓官让说话太直,但不是没道理。

    “哪种公开?”亓官让瞅了一眼自家主公,“昭告天下那种?别想了?!?br />
    卫慈可不是孤家寡人,人家背后还有一个沾着血缘关系的卫氏呢。

    卫慈没心思,卫氏可未必。

    姜芃姬道,“不至于昭告天下,约莫就是……身边比较器重的人都心知肚明那种?”

    亓官让毫不留情地道,“听这话,主公对我等似乎有什么误会?!?br />
    “唉?”

    “主公表现那么明显,汉美正图等人都开始怀疑了,这还用特地通知他们?”

    缺根筋的武将都后知后觉了。

    一众成了精的谋士心里没点儿数?

    总体而言,大家还是比较乐观的,甚至怀揣着一种——白菜闺女终于要祸害人家篱笆菜地里的白菜——这样不可言说的酸爽心情。只要主公这里不崩,他们对这一对还是挺乐意的。

    如果不是姜芃姬这些年的表现很靠谱,众人也不会这么乐观。

    “主公好好想想吧——”亓官让长叹一声,旋即又道,“子孝年纪也不小了——”

    “嗯?子孝比我大了六岁吧?!?br />
    “您也老大不小了,总该考虑一下后嗣的问题。若有少主,有利于人心稳定?!?br />
    姜芃姬听了,险些笑了。

    “文证,你膝下闺女静慧也才七八岁,怎么早就操持老父亲的心了?”

    逼婚一族的大妈大爷,她是真的不敢惹。

    亓官让幽幽地看着自家主公。

    虽说是主公,但有时候真忍不住想要弑主。

    掂量掂量自己的小身板和自家主公的战斗力,他无奈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

    姜芃姬和亓官让谈过之后,心情好了不少,连外头的阴雨绵绵都无法阻挡她的阳光热情。

    “主公今日碰见什么好事儿了?”

    丰真揶揄一句,对方笑得像是一只偷了鱼的猫啊。

    姜芃姬睁着眼胡诌,“不是,午睡做了个有趣的梦?!?br />
    “美梦?”

    “对啊,迟早有一天,我要拿出积攒多年的联邦津贴奖金,买一座比九州四?;勾蟮呐┏?!”

    远古时代太蛋疼了,地盘没有小农场主大,考虑的事情却比联邦元帅还要复杂。

    身为联邦大佬,她也是要面子的!

    丰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