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伦察,你说柳羲是不是又想弄什么幺蛾子?为什么一连半个月没有动静?”

    代王眼袋青黑,唇瓣哆嗦,眼底带着令人错愕的疯狂和躁怒。

    不知为何,这段时间代王总觉得心慌意乱,夜晚也梦魇连连,总梦见柳羲大军冲杀玛依努部落。外头一有风吹草动他就惊醒过来,接着整宿整宿睡不着,几日之后,精神状态极差。

    哈伦察抿着唇,眼神担忧地看着代王。

    哈伦察以为他是被之前那一战打得吓破胆子了,只能努力安抚对方,给他送美女供他享用。

    这招效果挺好,成功转移代王的注意力,哈伦察的耳根子也清净了。

    殊不知,一场灾难正悄悄酝酿。

    姜芃姬休整了一阵子,拔营起寨选了个地势更高的地方,这可把关注她的代王吓个够呛。

    这日之后,代王梦魇的毛病愈来愈严重。

    因为情绪暴躁不安,难以克制,他时常拿服侍他的姬妾泻火,动不动就弄出人命。

    不仅如此,代王还仗着自己身份地位欺压三王子,隔三差五将对方唤道近前羞辱撒气。

    “代王快不行了——”兀力拔冷漠地看着,“等他彻底‘中风’了,你便能一雪前耻?!?br />
    三王子阴郁的表情归于平静。

    正如兀力拔说的,他要冷静应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要代王“中风”,北疆便群龙无首,为了大军安定着想,肯定会推举他成为新的代王。

    届时,他有的是办法让老九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

    “老师,柳羲大营一直没什么动静,学生总觉得有些心慌难安?!比踝邮蕴截AΠ?,希望从他口中探出什么消息,“照理说,柳羲此前大胜,这会儿应该乘胜追击才是——”

    兀力拔长叹,略微花白的眉头深蹙,他说道,“这也是为师担心的,不知柳贼葫芦卖什么药。柳贼过于奸诈,她只让我们看到她愿意让我们看到的。前阵子,柳贼派遣万余大军将抓住的俘虏分批送回崇州境内……本以为这是暗度陈仓之计,可是仔细一查,竟是真的……”

    原先兀力拔还以为对方是借用运送俘虏的名头,暗中调兵遣将,攻打其他部落。

    结果却告诉他,他想多了,人家根本没这个意思。

    不管如何,姜芃姬没有继续挥兵攻打,这也给兀力拔留了喘息谋划的空间。

    代王现在的吃穿用度全依仗玛依努部落。

    玛依努部落可是三王子的主场,暗中给对方饮食弄点儿手脚,再轻松不过。

    过了几日,代王与一众美人大被同眠,刚玩得起劲,胸腔传来一阵阵揪心的悸动——

    “代、代王?”

    身下的美人见代王许久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只见那人铁青着脸、凸着双眼、额头冒出条条青筋,脸上浮现死寂。要不是人家胸口还有起伏,旁人都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啊——?。?!”

    高亢尖锐的叫声引起帐外护卫的注意。

    一群人冲了进来,现场又是一片混乱。

    哈伦察明知九王子这个年纪不太可能马上风,但兀力拔和三王子的人手控制住场面。

    他猜出了什么,表情几番变化,最后选择了投靠新主,帮着兀力拔将三王子推上代王宝座。

    至于那位患了马上风的前任代王?

    过了这阵风头,他是死是活有谁关心?

    三王子刚上位便大刀阔斧地改进,在兀力拔的辅助下稳定北疆大营。

    收拢残兵,招兵买马,恢复士气。

    为了试探姜芃姬大营的虚实,隔三差五叫阵,试图通过几次小规模胜利挽回颓败的士气。

    “这已经是第十日了……十次叫阵只出来两次,其他时候都挂着免战牌,柳羲这是什么意思?”三王子成了新一任代王,但他还没享受到权利的滋味便要替之前的代王收拾烂摊子。

    摆在他面前最要紧的问题是一旁虎视眈眈的姜芃姬。

    处理了外患,三王子才有喘息的空间。

    兀力拔道,“不管柳贼有什么阴谋诡计,代王都不能掉以轻心?!?br />
    几次交锋告诉他,姜芃姬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奸诈狡猾,甚至有些流氓味儿。

    跟这种不按理出牌的人打交道,一定不能按照常规思维思考。

    “孤谨记?!?br />
    过了一月。

    北疆气温慢慢回暖,近些日子阴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湿热的气息。

    牧草在雨水的滋润下疯长,给大地铺上一层绿油油的毯子,放眼望去一片绿意。

    因为雨水逐渐丰沛的缘故,濨水水流也变得湍急,河位上涨不少。

    虽说上涨了,但沿岸部落的牧民却不担心,甚至期盼着今年牧草丰盛。

    濨水在北疆境内属于极少发生水患的河流,凌汛更是少见,今年河位的涨势也在预估之内。

    另一边,姜芃姬大营正秘密赶制竹筏船只。

    数万俘虏当做人力被送到崇州、丸州和浒郡等地——

    “这些人还不够——”姜芃姬喃喃地道,窝在帐内不知做什么。

    “什么不够?”

    亓官让进入主帐,瞧见自家主公身穿黑白衣裳,背对着自己,背影酷似一坨食铁兽。

    姜芃姬道,“两三年前,子孝曾跟我提议要在上京附近修建水库,借此解决附近郡县百姓的吃水和灌溉问题。若能修建成功,至少有四十万百姓受益,不过修建水库需要大量的人力。上京州府修建两三年都没完工呢,要是把工程更大的水库纳入其中,怕要修到牛年马月?!?br />
    亓官让瞅着主公,用眼神询问——所以呢?

    “所以呀,这不是指望着北疆这边出点人么。若不是为了这个,那些个俘虏,至少要——”

    姜芃姬用手在脖子比划了一下,抓北疆俘虏也要负责他们吃喝,这些都是粮食。现在打仗,留着这些俘虏只是浪费粮食,若不是考虑到人力不够,她还想剔除部分“不合格”的俘虏。

    亓官让瞄了一眼主公,眼神带着几分怀疑。

    “文证,你这是什么眼神?”

    颇有种FFF团团长的风范——烧死异性恋!

    “让您悠着点的眼神?!必凉偃玫?,“此事别让子孝出面,推到邵光身上就好?!?br />
    反正修建水库的建议也是邵光提出来,拜托卫慈替他向主公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