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真倏地问了句,“假如子孝僭越了呢?”

    亓官让觑了一眼丰真,眼底似乎涌动着看不见的暗流。

    “若是他敢僭越,哪怕是主公,怕也保不住他?!?br />
    主公是主公,臣子是臣子。

    倘若臣子忘了本分,仗着二人发生过亲密的关系,从而变得盛气凌人,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情——例如越俎代庖,颠倒君臣身份——哪怕主公愿意宠着,底下的人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亓官让压低声音,明明是正常的语气,愣是让人生出一股无端的寒意。

    “呀,文证别这么严肃么,只是随口那么一问罢了?!狈嵴嫘ψ糯蚬?,“子孝会有分寸的?!?br />
    亓官让道,“希望如此?!?br />
    他这些年冷眼旁观,自家主公约莫是认真的。

    依着对方的脾性,越是不让她做的事情,她越喜欢拧着脾气,跟她对着干没用。

    反过来说,倘若主公和卫慈有点儿什么,以后也不用发愁少主了。

    濨水一战,北疆输得相当难看。

    代王御驾亲征却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带着一帮残兵败将去了玛依努部落。

    虽是残兵败将,但经过多番休整,残余兵力还有六万之众,玛依努部落根本无法抗拒。

    三王子隐忍地看着代王,见对方一脸倨傲强撑的表情,他忍不住想要嘲讽两句。

    老九不是挺能耐的?

    斗倒了一众兄弟当了代王,结果却输得险些连裤裆都保不???

    不过,这些话说出来爽一时,结果极有可能给玛依努部落带来杀身之祸,他硬生生忍住了。

    北疆大军逃得匆忙,什么军用辎重都没带走,如今六万张嘴巴指望着玛依努部落投喂。

    三王子听到代王理直气壮地让他拿出粮食美酒,险些气得三尸神暴跳。

    “这老九——”

    三王子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愤愤地拿屋内装饰出气。

    “殿下,有人送来一封请柬?!?br />
    “谁送的?”三王子随手拽了过来,打开请柬,目光落向落款处,“兀力拔老师?”

    对方找自己做什么?

    三王子心下狐疑,但他也不敢怠慢,稍作休整便偷偷会见兀力拔。

    乍一看到兀力拔,三王子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是他的老师?

    在三王子记忆中,他的老师兀力拔正值中年,虽是北疆汉子,但总有股说不出的书卷气息。

    不管什么时候,对方总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好似一切尽在掌控。

    曾经的三王子被对方气质所吸引,心甘情愿拜对方为师,学习中原汉家文化。

    如今再瞧,他险些认不出了。

    因为受了伤、屡次动怒,兀力拔的气色很不好。

    眉头深锁,鬓发灰白,脸上也冒出暴露真实年纪的褶皱,瞧着狼狈又落拓。

    不管如何,三王子还是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老师,他的声音也将兀力拔从回忆中拉出来。

    “起来吧——”兀力拔瞧了一眼三王子,和自己截然相反,这个徒弟待在母族部落倒是混得很开,“今天找你过来,其实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还要问一问你的看法?!?br />
    三王子心下狐疑,嘴上却道,“老师尽管说,有用的上徒弟的地方,一定不会推辞?!?br />
    “你想当代王么?”兀力拔直白地问。

    三王子心头猛地一颤,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自个儿老师说什么?

    问他想不想当代王?

    想??!做梦都想!

    如果他能取代老九成为代王,谁还有资格跑到玛依努部落逞威风?

    不过,他吃不准兀力拔为何这么问,要知道兀力拔原先十分厌恶王子内斗相争。

    如今怎么突然询问他要不要争一争代王的位置?

    三王子吃不准兀力拔的心思,打算试探一下。

    他那点儿心思哪里逃得过兀力拔的眼睛,兀力拔粗声粗气地问道,“只问你想不想!”

    三王子苦笑,“老师不是不了解学生,还能不知道学生的心思?代王这个位置,谁不想呀?!?br />
    兀力拔长叹一声,“早知九殿下是这个德行,当初还不如助你登位?!?br />
    三王子问道,“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兀力拔一脸疲倦地说了昨夜夜袭和白天濨水一战的经过,他道,“为师掉以轻心,致使万余精锐覆灭,这是为师之过??纱醪惶案?,一昧专擅,迟早会将整个北疆赔进去——”

    三王子听了,不由得心惊胆战。

    他看到代王以及残兵败将,猜到北疆此战输得很惨,但没想到会输成这样。

    如此一来,柳羲根本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反而是虎狼雄师啊。

    “那老师现在的意思……莫不是想办法废了代王?”

    兀力拔叹了一声,他道,“未免军心紊乱,哪怕要废了代王,那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来,定要选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为师在军中还有些人脉,好好运作一番,肯定能成事——”

    北疆大军刚刚那个经历大败,士气跌落谷底爬不上来了。

    如果再爆出代王暴毙之类的消息,难免军心惶惶。

    按照兀力拔的打算,他想让代王“中风”,无法管理政事,然后再将三王子推上去。

    三王子忍住狂跳的心脏,激动地道,“一切全凭老师安排?!?br />
    濨水一战之后,姜芃姬大军不仅没有乘胜追击,反而挑了个高地安营驻扎。

    这一举动让兀力拔松口气的同时又生出其他忧虑,他总觉得姜芃姬正暗搓搓搞事情。

    事实证明,姜芃姬还真是在搞事情。

    对此卫慈只能叹息——

    他家陛下跟北疆真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前世,陛下攻打北疆的时候,那可真是把人往死里整。

    那时候的北疆繁荣强盛,人口一度逼近两百万大关,双方苦战一年半,北疆被打得不足五十万。

    如此凶悍的战绩,不少人背后称其为“屠夫”。

    待姜朝一统,陛下专门下令把北疆符合条件的异族迁徙到中原各地,再将穷苦的中原百姓迁徙到北疆放牧植树,每家每户给予一定的政府补贴。

    相较于中原密集的人口,这些北疆异族用不了多久就被彻底稀释、同化了。

    卫慈没能寿终正寝,但从姜朝那会儿的情形来看,两百年内不用担心异族强势,威胁中原。

    【北疆这种硬骨头,彻底打废了,他们才会乖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