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哈伦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这很正常。

    兀力拔身为北疆智者、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将能不知道?

    经过两个时辰的调戏以及昨夜偷袭失利,北疆方面的士气待在谷底上不来了。

    这时候突然命令兵卒后撤数里给柳羲大军腾出地方,他们还能保持原有的阵势?

    大军阵型一乱,便无法组织有效的进攻和抵御,敌方大军就能抢先登陆,发起强攻。

    如此一来,哪怕对方只有三万先锋营,一样能以少胜多。

    代王谋算偷袭姜芃姬,打算趁对方登陆一半偷袭,姜芃姬会任人算计?

    摆明了里头有诈!

    兀力拔晕了一会儿,慢悠悠缓过那一口气,强撑着派人去提醒代王。

    虽说这个代王对他不敬,但兀力拔不能因为君臣私怨而置北疆大局与不顾。

    伺候兀力拔的兵卒咬咬牙,只能领命照做。

    他们看得出来,兀力拔好心提醒,人家代王未必肯领情。

    不但不领情,甚至会加倍羞辱。

    未等兵卒将口信传过去,战场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口信已经迟了。

    正如兀力拔预料的那样,北疆人数众多,除了九万精锐之外,其他八万全是临时强征过来的民兵。精锐还能稳住心性,保持阵型勉强不乱,这些没经过什么训练的民兵可就不一样了。

    当后撤腾地的指令下达,这些民兵率先乱作一团,失去了控制。

    人挤人,脚踩脚,阵势很快变得乱糟糟。

    北疆将领见状,连忙出面指挥,希望能控制越来越乱的局势。

    此时,待在濨水上晃荡的兵卒抓住机会渡向河岸,强渡濨水,冲着混乱大军发起强攻。

    见此情形,北疆代王惊得瞪圆了眼睛,坐在撵车上大吼,“快快迎敌——”

    民兵发现敌人强渡濨水,越发惊慌失措,局势更加无法控制。

    雪上加霜的是,大军后方也响起了令人心惊动魄的杀喊声——

    代王面色如土,似乎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柳羲的三万大军都在自己眼皮底下,哪里来多余的兵力偷袭他的大后方?

    “正图来得可真及时——”

    李赟惊呼一声,露出爽朗大笑。

    符望带着主力大军赶到了,悄无声息地摸向北疆后方,打了对方措手不及。

    丰真派人戏耍北疆,不仅是为了很挫对方的士气,还为了吸引北疆的注意力。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兀力拔昨夜试图用声东击西之计夜袭大营,哪里想到他们第二天便会如数奉还?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若能大胜,定要狠狠犒劳全军!”

    姜芃姬这话一说,土豪之气全开。

    丰真道,“主公可要说话算话,真可等着呢?!?br />
    他虽不是徐轲,但也知道自家主公是个贼有钱的土豪。

    送上门的良机,若不是狠狠打一波土豪,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登岸的姜芃姬大军对着北疆大军一阵强攻,发起猛烈攻击,打得人家脑子都懵了。

    北疆奇兵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组织起有效的反攻,他们和姜芃姬先锋营精锐在河岸爆发了惨烈的对战。不过,这点儿优势很快就被北疆后方的损失盖过了——

    符望带着中军主力偷袭北疆大营后方,宛若一柄利刃狠狠捅了进去,将皮肉切开。

    北疆首尾不能相顾,乱作一团。

    接替兀力拔的副将骑马上前,试图稳住阵脚,哪里知道乱兵的冲击能力竟比洪水还猛,胯下战马被冲倒,马背上的他也摔倒在地。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来,无数双脚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乱军之中,多少人被活生生踩成肉泥?

    有些人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没发出来,人已经没气儿了。

    代王见势不好,早早在护卫的?;は鲁吠?。

    御驾亲征的代王都逃了,其他大臣将领还能坐的???底下士兵哪还有打仗的劲头?

    一时间,北疆全军败退,兵败如山倒。

    兀力拔忧心忡忡,正想着如何劝说代王,挽回败局,兵卒冲进帐篷。

    “将军,我军溃败,您跟小的一块儿逃命吧?!?br />
    兀力拔霍地从床榻起身,双目瞪圆似铜铃一般。

    “什么?什么叫‘我军溃败’?”

    听着外头冲天而起的杀喊声,兀力拔如坠冰窖。

    “突然有一批敌军冲杀后方,河岸还有敌人强行登岸,我军首位不能兼顾,就这么——”

    兀力拔像是被无形的重锤狠狠打了一下,他身形晃悠着倒退了一步。

    面如土色!

    “将军,逃吧,在逃来不及了——”

    兵卒急忙劝说兀力拔,代王已经带着大臣逃命了,他们再不逃可就被放弃了。

    他们逃得飞快,丝毫没有顾忌后方养伤的兀力拔,甚至没派人通知一声,可见是要放弃了。

    事实上,代王只是逃得太急,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兀力拔。

    兀力拔狠狠咬紧了后槽牙,挤出一个字,“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不能葬身在这里,更不能看着自己耗费半生心血的北疆没了。

    北疆骑兵逃得快,朝着北面逃命,身穿布甲的步兵和强征凑数的民兵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战场这个地方,哪怕逃命也不能将自己的背露给敌人。

    北疆大军慌不择路地逃,活像是一头无头苍蝇。

    符望命令骑兵以及轻装步兵追击残军,杀的杀,抓的抓,进一步扩大战果。

    北疆方面顾不上辎重,朝着北面败逃,似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便吓得魂飞胆裂。

    “哈哈哈——畅快——许久没这么尽兴了!”

    直至黄昏,满身带血的符望才骑着宝马追电回来,李赟则骑着宝贝白白。

    见到姜芃姬,符望立刻翻身下马,丝毫不敢倨傲。

    “末将参见主公?!?br />
    “辛苦正图,等会儿再论功行赏?!苯M姬亲手将符望扶起来,对着众人道,“击溃北疆,俘虏无数,尔等必然名留青史。为庆祝我军大捷,今日宰牛杀猪,犒赏三军!”

    按照一般行军速度,主力大军还要两三日才能抵达。

    为了配合偷袭,符望愣是提前赶过来了。

    不止北疆疲倦,姜芃姬这边也是人疲马乏,急忙赶来的主力军憋着一口士气将敌人冲垮。

    若是北疆稳妥一些和他们打拉锯战,说不定先崩溃的反而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