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不影响也要去伤兵营看看,伤口要是大的话,让他们给你缝两针,不然伤口何时能好?”说罢,姜芃姬又道,“正巧,你让人把我的刀拿去磨一磨,刀刃卷得不像样了——”

    李赟瞧了一眼自家主公丢在地上的刀,那刀足有一石,除了主公也没谁能用得这么顺手。

    不过,自家主公每次上战场,归来之后这把刀总要拿去让刀匠磨一磨,弄好卷刃的边。

    不是刀的质量不好,分明是自家主公拼杀太起劲,再好的刀搁在她手中也是一次性用品。

    “大军还未抵达,伤兵营的线不够用了——”

    李赟仗着自己身体好,伤口恢复快,他不想和伤兵争夺匮乏的医疗资源。

    “带来的外伤线不够用了?”姜芃姬诧异。

    李赟笑道,“伤病不止我们这里的兵,还有北疆的俘虏呢,虚耗比预计还大一些?!?br />
    姜芃姬道,“线不够的话,多拔几根头发,伤口不是很深很长,头发也能凑合着用?!?br />
    头发虽然很脆,但两三根卷一起,韧性强度也不低,应急没问题的。

    数年前,姜芃姬在直播间观众的帮助下整理了比较全面的急救护理知识。

    除此之外,她还跟丸州医馆的坐堂大夫仔细讨教过外伤缝合的可能性。

    她当时的原话是——

    “人的身体跟衣服一样,衣服破了可以用线缝合,伤口太大的话,为什么不能用线缝合?”

    医馆大夫哑然,人和衣服怎么能一样?

    不过谁让姜芃姬是主公呢?

    他们的薪俸都是人家发的,工作的医馆也是人家出资建立的。

    起初不敢对人使用,郎中只能拿兔子或者其他动物实验,甚至向绣娘讨教各种刺绣手法。

    事实证明,伤口缝合之后,恢复速度比没有缝合快多了,化脓几率和死亡几率也大大降低!

    郎中们找寻各种适合缝合伤口的线,还将这门外科缝合手艺交给女营的医兵。

    要知道战争死亡的兵,大多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于伤口处理不及时或者伤口发炎发脓。

    有了较为健全的医疗护理手段和外伤缝合技术,大多伤兵是可以活下来的。

    得益于此,女营越发炙手可热。

    要不是碍于女营二十五岁才能退役婚嫁的规矩,不知多少男兵想要内部消化。

    肥水不流外人田!

    因为伤势而提前退役的女兵大多选择留在军队当后勤,婚嫁对象不是退役男兵就是自立户籍挑了个模样端正的俘虏成家,自己当家主。不管是哪一种,目前过得顺心如意,惹人艳羡。

    “头发也行?”李赟诧异,“成,那末将等会儿去伤兵营一趟?!?br />
    说话间,天色已经彻底大亮,天边的红霞宛若颜料般晕染开来。

    直播间观众熬夜不睡。

    他们大多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可当他们看清濨水水面漂浮的浮尸,惊得睡意全无。

    “派人把这些尸体捞上来埋了吧,不然尸体入了鱼虾的口,染脏河水,我们用水也不方便?!?br />
    姜芃姬下令,派人捞尸。

    只清理自己这边水岸的,飘到对岸的尸体则不用管了,免得过去被人射成筛子。

    濨水大捷,姜芃姬这边的士气空前大涨。

    因为东庆在北疆手中吃了太多亏,开战之前,众人心中还惴惴不安。

    东庆主场都输了,他们跑去人家的地盘能打赢?

    事实证明,不仅打赢了,他们还大胜了!

    相较于这边的欢欣鼓舞,濨水西岸的北疆大营啧弥漫着沉重低迷的气氛。

    兀力拔身为老将却被代王当众猛批呵斥,颜面无存。

    哪怕是兀力拔的政敌哈伦察,看到死对头这般处境,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代王没脑子,哈伦察却不能看着对方继续作死。

    兀力拔是输了,但胜负乃兵家常事,总不能因为一场失利便将兀力拔打至谷底吧?

    北疆能征善战的人不少,但大多都是鲁莽武夫,真正有脑子的统帅不多。

    如果兀力拔被废了,北疆才要完蛋了。

    搁在以前,哈伦察也认为脑子再好抵不上拳头坚硬。

    自从围观孙文一人便将北疆朝堂玩弄股掌之间,他便改了一贯的坚持。

    兀力拔一定不能出事!

    想到这里,哈伦察出列帮兀力拔说好话,惹来众人怀疑的目光。

    哈伦察和兀力拔不是政敌冤家么?

    什么时候两人冰释前嫌了?

    代王心中憋着火,但哈伦察是他仰仗的心腹,他不能不给对方面子。

    干脆让兀力拔去养伤,养好伤再戴罪立功。

    等所有人都下去了,代王特地留下了哈伦察。

    “难道我泱泱北疆竟无一人能取代兀力拔?这个老匹夫,到底是老了——”

    代王问哈伦察,越是这个处境,他越是怀念遭遇不测的孙文。

    “倘若载道在此,兀力拔老匹夫焉能如此嚣张——”

    哈伦察沉默地立在一侧,他可不想触对方霉头。

    等代王发泄够了,哈伦察才道,“代王,依臣之见,柳羲此次胜之不武?!?br />
    “什么意思?”

    “若两军对垒,我军定能大胜而归。依臣愚见,此次声东击西之计是极好的计谋,但柳羲帐下谋士众多,一定有人看穿了兀力拔将军的计划,针对性地做了防范、设下严密防范?!?br />
    换而言之,不是兀力拔输给了柳羲,更不是北疆士兵输给了汉家软脚虾,他们输在了计谋!

    这么一说,代王心里好受多了。

    “那该怎么办?”他道,“难不成任由一方渡河,摆开阵势打一???”

    哪怕他们愿意,柳羲那边也不肯答应呀。

    他们是敌人又不是战友,怎么会交托信任?

    哈伦察道,“臣并非这个意思,只是现在士气颓靡,急需重振军心?!?br />
    士气都没有,打仗打个蛋。

    很显然,代王抓重点的本事有点儿迷。

    代王道,“若载道还在,孤何至于此——”

    哈伦察:“……”

    凸(艹皿艹)艹!

    真踏马够了!

    没等代王想出个办法,二人耳尖地听到了号角声。

    “哪里的号角?”

    高亢凌厉的号角声带着沉重杀气,侧耳细听,似乎还有轰隆鼓声,宛若暴雨般密集。

    铮铮号角,声声战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