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空船就对了!

    兀力拔在船只上放了草人,再点上火把,试图用这种办法吸引姜芃姬这边的注意力。

    若是换个人,极有可能上当。

    哪怕没有疯狂射箭,那也会聚集一批兵力在河岸严阵以待。

    只要姜芃姬的主力投放到这里,兀力拔声东击西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过兀力拔的对手是孙文,这个大器晚成的男人曾经把北疆朝堂玩弄股掌之间。

    孙文做事谨慎、心思细腻,他会充分了解自己的对手,直至将对方分析透彻。

    兀力拔作为北疆智者,他更是孙文仔细分析的重要目标。

    一旦被敌人分析透彻了,再精妙的阴谋也只是个笑话。

    声东击西之策算是彻底失败了。

    传信兵递来消息,“敌方船只已经靠岸,查过了,船上只有稻草假人和掌舵的小兵?!?br />
    姜芃姬啧了一声,对着李赟道,“接下来该轮到我们了,汉美,走吧?!?br />
    兀力拔以无人船只吸引注意力,必然会偷偷摸摸从别处登岸偷袭,不管什么时候偷袭,目标都是大营。与其跟他们躲猫猫,还不如待在原地、严守大营防线,守株待兔,以逸待劳!

    李赟捏紧了手中的银枪,面上看似冷淡,内心却是热血澎湃。

    他并非嗜血好战之人,但也不甘于平静。

    如今天下大乱,唯有跟随主公平定乱世,他的家人爱人才能过上宁静祥和的日子。

    主公以前嘀咕过一句话,李赟觉得挺有道理的——

    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李赟身为一家之主,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他心甘情愿为他们负担一切。

    夜幕笼罩大地,一片漆黑。

    北疆的夜风冰冷如刀,打在脸上细细密密地疼,好似能深入骨髓,冰寒彻骨。

    因为刚抵达,姜芃姬的大营还没有建完。

    外围防御已经完善,不过那点儿木栅栏在北疆骑兵眼中跟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营内的营帐大多还没弄好,隐隐能看到外围有晃动的人影,应该是巡逻的兵卒。

    兀力拔算好时辰分批次登岸,预备一波吃掉姜芃姬三万先锋营精锐。

    只要顺利挫败柳氏的前锋部队,挫伤锐气,之后的主力大军也不用太担心了。

    兀力拔一生打过大大小小的战役,还是头一回在自己的主场和中原打仗。

    响箭冲天而起,听到号令的北疆士兵朝着姜芃姬大营发起迅猛攻击。

    一**火箭落入大营,顷刻间烧起熊熊大火。

    兀力拔拔出长刀,奋力一吼。

    “冲锋——”

    正如起初预料的那样,简单的大营防御措施根本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北疆骑兵。

    一波冲锋之后,外头的栅栏已经土崩瓦解,捣毁得七七八八。

    兀力拔此次偷袭带出了一万兵力,其中骑兵占了足足五成!

    按照最初预计,姜芃姬大营的兵卒应该处于深睡状态,哪怕反应过来了,他们也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偷袭而兵荒马乱,一时间组织不了有效的防御,更别说进攻了——

    一旦姜芃姬的军队因为惊慌而失去了秩序,那便是北疆扩大、收割战果的良机。

    兀力拔直接冲着大营储备而去。

    不管是什么精锐,一旦没了粮食,哪怕人员牺牲不大,他们也提不起战意。

    只是,接下来的情形却超出了兀力拔的预料。

    冲出营帐的兵卒不仅没有慌乱,反而一个个身穿厚重铠甲,手持重盾和长刀。

    重盾结成鱼鳞阵,硬生生拦住了骑兵冲锋的劲头。

    彼此配合无间,手起刀落,战士胯下战马嘶吼一声,鲜血向外猛冲,宛若一条血柱。

    骑在马上的北疆骑兵试图用长枪攻击,枪头穿不破鱼鳞似的盾面,不仅没留下什么痕迹,反而会因为来不及收势被人用长枪捅了个透心凉或者用陌刀砍成两截——

    这些兵卒数量不少,但受甲胄和武器限制,他们的移动速度也不快。

    为了弥补机动性的劣势,往往有其他兵种的兵卒配合作战。

    北疆骑兵陷入混战,因为重盾阻挡,战马的速度优势难以发挥。

    另一处,兀力拔也意识到不对劲——

    他们偷袭不成反被对方埋伏!

    兀力拔暗暗咬牙,挥刀砍杀数人,果断下令。

    “撤——”

    既然是有预谋的埋伏,兀力拔想走当然没那么容易。

    未过多久,后方阵型骚动,应该有敌人绕到后方偷袭他们——

    兀力拔的脸色黑了。

    双方的喊杀声未曾停歇。

    北疆虽是过来偷袭的,但他们没有占到偷袭的优势,人数只有万余。

    姜芃姬虽是被偷袭的,但她一早就做好了迎战准备,三万精锐磨刀霍霍。

    两方军队一照面,北疆这边就被打懵逼了。

    混战,不仅讲究人多,还讲究单兵作战和配合默契。

    北疆士兵身前体壮,单打独斗不怂,但姜芃姬手底下的兵,哪个不是久经训练?

    不说男兵,甚至连女营的姑娘,哪个拉出来不是有六块腹肌的主?

    至于配合默契,这更不用多做赘述。

    姜弄琴虽是女营校尉,但她也能统领男营士兵。

    灵活地操控战马,带兵绕到北疆后方偷袭。

    末了还高声唤道,“北疆已败!北疆已败!”

    “老匹夫兀力拔已死——”

    夜色灰暗,四周已经混战成了一团,北疆方面左支右绌,难以应对。

    他们连自身都顾不得了,哪里能接收到准确的消息?

    当姜弄琴带兵偷袭后方,将他们阵型搅乱之后喊出这句话,不少北疆士兵纷纷信以为真。

    士气一泄如虹,转身拔腿就跑。

    混战之时还敢转身跑,这不叫逃命,这叫给敌人送温暖、送人头!

    后方的动摇和混乱如滚雪球一样迅速蔓延至前方。

    兀力拔听到兵卒口中慌忙喊着的话,气得险些吐血。

    死个头,老子就在你面前呢!

    见大事不妙,兀力拔只能果断撤军,一边撤一边阻拦谣言对士气的影响,借此稳住阵脚。

    只是,现在兵荒马乱的,兀力拔这般努力成效有限。

    万余大军丢下数千尸体,且战且退,被逼逃至濨水河岸。

    等他们意识到兀力拔没死,他们被诓骗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反攻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