濨水是北疆境内排名靠前的河流。

    北疆大营附近的濨水河面宽度超过五里,换算过来差不多两千五百多米。

    姜芃姬的大军屯兵濨水东岸,北疆大军则在西岸驻扎,两军隔河相望。

    兀力拔建议代王趁着姜芃姬先锋营刚刚抵达,还未和大军汇合的空档,强行渡河偷袭。

    哈伦察却提出了完全相反的建议,希望坚守不战,待敌方气势衰弱、士兵疲弱再打。

    前者说得有道理,戳中了代王的痒痒肉,后者更加稳妥,代王一时间犹豫不决。

    “竖子不足与谋——”

    兀力拔离开帅帐,气得双眼发黑,险些吐血。

    为何野心勃勃的北疆大王生出来的几个儿子都这么怕死?

    哈伦察后脚出来。

    他冷笑一声,“提前恭喜了,兀力拔将军,大王怕是要采纳你的建议……”

    兀力拔暗暗捏紧了拳头,忍住给哈伦察脸蛋一拳头的冲动,这老小子说话忒阴阳怪气。

    “柳贼并非寻常人,身边智囊无数,错失这么一个战机……一个时辰之后,代王答应转守为攻,恐怕柳贼那边也已经做好应对之策了?!闭匠∷蚕⑼虮?,错过这个机会说不定就输了。

    姜芃姬带着先锋营抵达濨水东岸,兵力也才三万出头,完全可以吃掉。

    三万先锋大军经历一番长途奔袭,体力消耗巨大,正是战斗力最弱的时候。

    如果一早就采纳他的建议,说不定能趁着清晨薄雾的遮掩渡河偷袭。

    现在?

    再等一个时辰?

    哪怕代王答应了,分派兵力再渡河,怎么说也要一个时辰,效率低一些两个时辰也有可能。

    到那个时候,河面的薄雾都散干净了,渡河偷袭?

    这是给人送移动人肉靶子??!

    呵呵,人家可以坐下来野炊吃早饭睡个午觉,顺便列好军阵迎敌,偷袭个蛋蛋!

    兀力拔忍着吐血的冲动——

    麻痹,这些猪队友真的带不动呀带不动!

    哪怕他一身神装满级也带不动!

    说是一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不多一秒也不少一秒。

    代王选择困难症发作,浪费了一个时辰才真正下定决心采纳兀力拔的建议,渡河偷袭!

    对此,兀力拔只能呵呵以对——表面呵呵哒,内心MMP。

    如果兀力拔的对手不是姜芃姬而是别人,说不定还来得及。

    可惜,兀力拔的对手是姜芃姬,姜芃姬手底下的谋士各个都是人精。

    一看身边,全是猪队友。

    再看对手,全是神对手。

    “良机已经错失,等入夜吧——”兀力拔忍着咽下喉头滚动的浓痰,不克制不行,不然他怕他会抓着代王的肩膀,将这口浓痰吐到对方脸上,“河面薄雾已经散去,偷袭没多大用?!?br />
    濨水东岸,柳氏大营。

    姜芃姬跟几位谋士在濨水河岸铺布野炊,丰真还美滋滋喝着小酒。

    “载道料事如神,他们果然没过河偷袭——”

    原先看到对方大营有兵力调动痕迹,后来又归于平静,可见是放弃渡河偷袭了。

    啧,害得他紧张好一会儿。

    孙文看着眼前的场景,忍着跳动眉头,面无表情地道,“若兀力拔为主帅,北疆代王没有御驾亲征或者御驾亲征选择放权给兀力拔,怕是北疆大军已经渡河一个多时辰了?!?br />
    若是如此,他们哪里还能待在水边吃早餐。

    “现实却是北疆代王御驾亲征,主帅还是兀力拔的政敌——不行了,笑得肚子疼——”

    丰真笑了,险些将酒水呛进气管,不笑不行——

    兀力拔这位北疆智者太可怜了。

    如果兀力拔能抓住时机渡河偷袭,哪怕兵卒早有准备,说不定也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不至于全军覆没,但吃点儿小亏是难免的。

    别以为吃小亏算不上什么,两军主力还未交锋就吃点儿小亏,军队气势会滑落一大截的。

    孙文待在北疆当多面间谍,他已经将主要人物的脾性研究得透透的。

    兀力拔再厉害,碰见一群只会拖后腿又狂妄自大的猪队友,注定要被坑一脸血。

    “胜不骄,败不馁,更何况我们还没胜呢,还没到我们狂傲的时候?!苯M姬敲打丰真,以免丰浪子浪上天,她淡定地道,“今日这个机会错失了,晚上还有一个呢,防着点儿?!?br />
    若是晚上还不偷袭,嗯嗯嗯——不说丰真了,她也要可怜一把兀力拔了。

    姜芃姬笑着眯了眼,她道,“对了,子孝他们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丰真收敛面上的放荡,眸光闪过一丝微光。

    “主公请放行,时间掐得刚刚好——”

    “若智不可取,便以力攻克?!苯M姬道,“今夜,好好教教北疆,打仗该怎么打!”

    若智不可取,便以力攻克?教北疆如何打仗?

    要说狂傲,大概没人比这位主公更加狂傲了。

    孙文默默地想着。

    姜芃姬打仗不喜欢墨迹,最大的特点便是节奏迅速。

    如果她带的兵素质一般,过快的节奏容易造成战斗序列脱节,反而会成为累赘。

    现在不一样,她的兵都是苦心训练数年的,每日除了训练便是训练,堪为精锐中的精锐。

    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描述,哪怕搁在华**队,平均水准也是中等偏上的。

    对于姜芃姬来说,这还是一群菜鸡,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他们却是令天下震惊的雄师!

    韬光养晦、秣马厉兵数年,只等今日亮剑一战!

    姜芃姬带领三万先锋抵达战场,按照一贯思维,剩下的主力应该要等三四天才能抵达。

    先锋营多半为骑兵,速度快,机动性强。

    主力多半为步兵和后勤,赶路速度自然缓慢。

    殊不知——姜芃姬根本不是按理出牌的人。

    丑正一刻。

    濨水湖面幽黑一片,薄雾渐起,两岸笼罩在黑沉夜幕之下。

    此时正是人们睡眠正熟、警惕性最弱的时候。

    姜芃姬坐在主帐大营垂眸闭目,似是小憩,直播间观众无聊发着弹幕,畅想未来。

    【长星坠月】:如果主播最后成了一统天下的女帝,今日这一仗会不会写入史书呀。

    【卡卡拉】:肯定会!这里是北疆濨水,说不定就是著名的濨水之战?

    【小贼无双】:濨水之战?不是,这个取名也太敷衍了吧?

    观众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帐外响起先锋营校尉李赟的声音。

    “主公,江面雾气已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