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让和卫慈正带领主力赶来这里,此时二人并不在帐内。

    孙文听了蹙眉,既不是投毒也不是断水……那么……

    “主公的意思是——凌汛?”

    何谓凌汛?

    直播间观众给出了比较明确的答案。

    【鬼才郭奉孝】:凌汛么,我们这里黄河比较常见。一般是由于下段河道结冰或者冰凌积成的冰坝阻塞河道,使河道不畅而引起河水上涨的现象,轻则漫滩,重则决堤成灾。

    【食堂打饭阿姨】:我发现我们家主播真是越来越机智了,感觉智障北疆快没活路了。

    【大姜嫁我】:不是呀,如果是人为凌汛,主播现在可是在下游,她准备淹死自己?

    那怎么可能,姜芃姬是为了摁死对手,又不是挖坑埋死自己。

    “如今天气严寒,至少还有一月才能冰雪消融。濨水宽阔而绵长,上游与下游高低相差较大,流经北疆各个大部落。若是能制造认为凌汛,令濨水淹没泛滥,倒是极好的办法?!?br />
    北疆可是游牧民族,他们逐水而居,哪里水源牧草丰盛便跑去哪里。

    换而言之,倘若濨水泛滥溃堤,濨水附近的北疆部落都要遭殃。

    这时,一位直播间观众想起一个细节,连忙在直播间提问。

    【谢星沉】:主播,我仔细看了看北疆的疆域图和东庆的疆域图,貌似濨水之水会流入东庆境内吧?如果上游濨水溃堤泛滥,水势太大,东庆境内的水流不会受影响?

    水淹北疆没问题呀,别到时候把自家给淹了。

    对于这个问题,姜芃姬倒不是很担心。

    东庆水脉纵横交错,颇为发达,濨水溢出的水流涌进东庆,多番分流之后,影响不大。

    丰真捏着下巴,他道,“虽是如此,不过北疆三族久居于此,怎么会连凌汛都不知道?”

    北疆牧民十分依赖水源,他们祖祖辈辈和这条河水打交道。

    如果说东庆百姓看老天爷赏脸吃饭,北疆便是看这些河流赏脸吃饭。

    一旦河流干涸或者凌汛溢出,沿岸居住的部落可是要遭殃的。

    濨水有什么变故,他们肯定能第一时间察觉,经验远比他们丰富。

    孙文拧着眉头,他道,“子实之忧,不无道理……”

    如果己方的用意被敌人先一步察觉,再厉害的计谋也要大打折扣,起不到预期效果。

    奇兵诡计能取得出人意料的战果,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双方信息不对等。

    丰真看着濨水河道,露出深思的表情,只见他双眸略微眯起,眼底似有灵光闪过。

    北疆河流并非濨水这么一条,若是占据上游截水,他们再蠢也不会在原地杵着。

    人为营造凌汛,依照北疆对濨水的了解和丰富经验,察觉先机的可能性也不小。

    一旦失去先机,优势也会转为劣势。

    如此一来……倒不如在上游分段截水,保证濨水河流正常的同时在上游蓄水?

    这个念头蹦出来,丰真忍不住朝这个方向思索,一边思索一边模拟可行性。

    半晌之后,丰真道,“真有一计——”

    姜芃姬等人在账内探讨的时候,北疆营地也争执不下。

    北疆毕竟是主场作战,他们集结兵力、安营扎寨的速度远比姜芃姬要快。

    伺候传回消息——

    姜芃姬大军正在营地二十里外聚集,主力部队还未抵达。

    听闻这个消息,兀力拔浑身一震,连忙出列进言。

    “柳贼兵多将广,听闻帐下兵卒,一个一个都是精心训练的精锐。若是任由他们十数万大军集合,必然是我等心腹大患。依臣之见,代王当下令,趁着柳贼大军未至的时机,率先发动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只要顺利击溃他们的先锋精锐,柳贼大军的气势便一泻千里!”

    古代打仗,士气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之一。

    如果士气高昂,太监都能撵着母鸡跑。

    若是士气低迷,三五壮汉能被菜鸡追着跑。

    只要击败姜芃姬的先锋精锐,狠狠挫伤她的士气,北疆勇士还会怕她十数万精锐?

    忘了说一句,打仗的时候,双方大军都喜欢虚报数目。

    百万大军兴许只有五十万出头,四舍五入成百万。

    北疆这里号称五十万雄狮,实际上只有十八万,其中八万民兵还是临时强征的。

    柳贼打出十五万的旗帜……

    嗯,由己度人,也许只有五六万呢?

    兀力拔的建议比较明智,虽说北疆骑兵战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但偷袭强攻也不怂的。

    奈何兀力拔有个政敌主帅,他这个建议,哈伦察可不答应。

    哈伦察建议代王坚守不战、待柳贼兵卒疲弱、士气下跌再伺机反攻。

    毕竟现在代王御驾亲征,如果贸然进攻导致代王安全受到威胁,这个责任谁来抗?

    岂可转守为攻?

    兀力拔面色铁青,在内心怒骂哈伦察煞笔。

    守麻痹啊守,柳羲先锋营不过两三万的样子,这么点儿人还怂,滚回家找妈妈喝奶!

    兀力拔气得想要掀桌,奈何大营不是他说了算更不是哈伦察说了算,而是代王说了算。

    九王子因为怕死所以想要御驾亲征,免得几个兄弟趁着皇庭空虚偷袭他。

    不过,到了军营他还是怕死,生怕掌管兵权的将军带兵反了他。

    为了限制众人兵权,他直接下达了一条很煞笔的命令——

    凡军事进退调度,皆需陈情奏报,切勿专擅!

    这话什么意思呢?

    通俗翻译就是——

    打仗的事情,不论大小都要告诉他,让他做决定,你们不能自己决定呦!

    凸(艹皿艹)艹!

    听到这条指令,哈伦察和兀力拔都蛋疼了。

    不知道什么叫战机稍纵即逝???

    做什么都要给代王打条子等批复,人家柳羲已经带兵直捣黄龙,砍瓜切菜捅了皇庭!

    代王可不管他们怎么想,天大地大,自己的安全最大。

    哈伦察说的有道理,保守稳重,但兀力拔的建议也令人心动。

    代王刚刚上任,威望不稳,他现在急需要一场胜利奠定威望,不论大小。

    “这事儿——且容孤在想一想,最快一个时辰给你答复?!?br />
    兀力拔:“……”

    一个时辰?

    快你麻痹??!

    他真想摁着代王的脑袋,让他知道知道“兵贵神速”四个字怎么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