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以中原为战场,姜芃姬能固守城墙,避免和骑兵正面对战,用其他办法打击北疆。

    现在却是以北疆为主战场,如此开阔的地势,完全是骑兵驰骋、来去自如的天堂。

    北疆想要做到这点,还要有一个很重要的大前提——

    他们有这么多骑兵!

    自从数年前的马瘟,北疆骑兵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北疆皇庭和沧州孟氏勾结,高价收购母马,大大提高马场马驹的产出,但马驹驯养也需要时间。姜芃姬打了个时间差,挑选北疆最为尴尬的时间发兵,迫使北疆不得不狼狈应战。

    这会儿,不知道有多少北疆贵胄诅咒姜芃姬的祖宗十八代。

    什么时候开战不好,偏偏挑选这个不上不下的时间点。

    要么晚一点,等北疆恢复大半元气,到时候堂堂正正干一场。

    要么早一点,北疆不至于吃这么大亏和孟氏交易,省出来的经费可以投入军队扩张。

    现在好了,北疆元气没来得及恢复,投出去的资金也打了水漂。

    “柳羲欺人太甚——”

    九王子气得撕碎了密报。

    麻痹——她竟然真敢打!

    打就打,那个女人竟然用他们的二王子祭旗。

    北疆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何时被人这么打脸过?

    “代王,臣愿意领军击退柳贼?!?br />
    兀力拔不仅是北疆的智者,他还是北疆少有的智将,统帅经验丰富,完全有资格统领一军,九王子却忌惮兀力拔和三王子的师徒关系,不敢放任兵权,另择一人当统帅,兀力拔为辅佐。

    因为北疆大王中风瘫痪,无法处理朝政,九王子继任代王,暂代北疆大王职责。

    兀力拔能不能当统帅,还需要经过九王子的同意。

    结果不用说——兀力拔主动请缨却得到这个结果,心中自然不忿。

    不忿归不忿,现在不是计较个人得失的时候,当前最重要的是击退进犯的柳贼。

    饶是如此,当兀力拔知道三军统帅是谁,气得红了眼睛。

    统帅正是兀力拔的政敌——辅佐九王子成为代王的第二大功臣——哈伦察。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哈伦察和兀力拔绝对水火不容。

    不互相拖后腿就不错了,哪里能指望他们携头并进?

    九王子没有注意到哈伦察和兀力拔的眼神交锋,冷不丁丢出一颗大雷。

    “孤打算御驾亲征,鼓舞三军士气!”

    御驾亲征?

    擦——

    哈伦察和兀力拔默契一致地在内心暗骂一句。

    这个瘪犊子是想搞事情?

    不知道什么叫做——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别的不说,九王子身为代王,他御驾亲征之后,三军到底听从主帅还是听从他?九王子别说领兵打仗了,他比二王子还不如,人家二王子好歹有征讨部落镀金,九王子却是屁事不懂。

    退一万步说,九王子抵达前线不管事,大大方方让出兵权给统帅将领,不干预打仗。

    这样也不行啊,战场刀剑无眼,要是九王子不慎被敌军抓了,这到底是来帮忙还是来添乱?

    兀力拔和哈伦察首次达成统一意见,阻止九王子。

    “代王,御驾亲征事关国运,还请代王三思后行呀——”

    如果能打赢,屁事没有。

    如果输了,代王被抓被杀,不管生死都会给北疆带来巨大的士气打击。

    不管从什么层面来讲,如今的北疆还没到需要代王御驾亲征的成都,这事儿能免则免。

    二人不知,九王子想要御驾亲征,实际上是做贼心虚了。

    假如把兵力全部调去前线,他坐镇皇庭,这意味着身边?;に谋岽蟠蠹跎?。

    若是他的兄弟联手偷袭皇庭,他不是死定了?

    与其这样,他还不如跟着去前线,一来能鼓舞三军士气,二来还能节制各个将领,让整个军队减少勾结和分歧。若是能打败柳羲,御驾亲征的他说不定就能从代王晋升为真正的大王!

    首次御驾亲征就获得大胜,这说明什么?

    充分说明他才是草原大神择定的北疆大王,天命之主!

    除了哈伦察和兀力拔,其他大臣连连进言,意思都差不多——

    你就宅在皇庭别到处蹦跶了,打仗交给大人来,小屁孩儿还是乖乖挖泥巴吧。

    九王子一听就火了,执意御驾亲征,谁来劝说都不好使!

    胳膊拧不过大腿,九王子执意要御驾亲征,兀力拔和哈伦察只能阴沉着脸答应。

    反正大王不止他这么一个儿子。

    没了一个九王子,还有一串王子等着上位呢。

    北疆幅员辽阔,多为平缓的草原、戈壁、冰川、沼泽、沙漠,看似静谧,实则?;刂?。

    出了北疆和东庆边境的关卡,越朝北方,地势越是平坦,视野也越发开阔。

    别看孙文待在北疆的时间不长,但他做的功课却异常充分,好似在北疆生活数十年一般。

    姜芃姬认真倾听他的建议,斟酌着采纳或者改良。

    “……再往前,地势会越发开阔,山脉平缓……这片地方极其适合骑兵集结冲锋……根据斥候传回的消息,他们已经在濨水边安营扎寨。此地水源丰茂,地势开阔,不易偷袭……”

    姜芃姬率领先锋营和骑兵抵达目的地,大部队和后勤还需要一天才能赶到。

    “濨水?”姜芃姬盯着地图上的河流怔神,“北疆在水边扎寨?”

    孙文不解,他道,“根据斥候回禀,确实如此?!?br />
    安营扎寨也是有讲究的,从营地位置的选择以及营盘的分布,这可是一门学问。

    不仅要考虑每个营盘的大小和方位,以达到抵御敌人偷袭的目的,还需要考虑如何才能快速传递信息,保证战场消息迅速传递。除了这些,营地附近还要有干净的水源。

    姜芃姬拧了拧眉头,她问孙文,“载道可知道濨水长宽以及发源地?”

    孙文是个聪明人,姜芃姬不用问的太清楚,他便能猜出一部分。

    一旁的丰真鬼主意多,他也琢磨过来了,“主公的意思——从源头断他们水源?这恐怕不成,他们比我们更加了解北疆水源分布,断了这条河水,他们还能选择另一条,防不住的?!?br />
    北疆水源不丰茂,但也不是极度缺水的时候。

    如今刚开春呢,随着春夏来临,上游的冰川融化,河水会越来越丰沛的。

    孙文拧眉,“难不成投毒?”

    姜芃姬啧了一声,她道,“我们的位置可在下游,若是上游投毒,我们的士兵也会遭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