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九王子看着朝会上顾左右言他的大臣,心中烦躁得不行。

    若是孙文先生,他肯定不会含糊其辞,更不会推诿,眼前这些废物留着有什么用?

    “……不如……派人求和?”

    如今的北疆皇庭很穷,打仗所需的经费拿不出来,到时候还不是从各个部落抠军费?

    一群贵胄也过惯了奢靡平静的日子,吃喝玩乐地享受,根本不想打仗。

    若是开战,损伤的是他们的利益,谁愿意打呀。

    九王子气笑了,仗还没打呢,底下一群人已经想着如何求和了,这还是有血性的北疆子民?

    “求和?你怎么不说派人去对柳羲摇尾乞怜?”

    九王子脾气上来,直接把那人提出来喷了一顿。

    北疆马瘟之前,他们还磨刀霍霍准备挥兵中原,这才几年呀,一群朝臣连仗都没打就和谈?

    大臣被九王子喷了一顿,老脸挂不住,脸色一阵青一阵黑。

    他虽然没有当朝发作,但内心也狠狠记了一笔,直接把九王子恨上了。

    “代王,依老臣之见,此战已经避无可避。如今说和谈,无疑是助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蹦掣霰苯铣汲隽?,他道,“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整顿各处兵马,做好迎敌准备——”

    这位老臣说了一番废话,但总比动不动就和谈来得好。

    九王子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收回各个部落的兵权,大臣的话正中下怀。

    “此话有理?!本磐踝铀档?,“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北疆上下应当齐心协力,共抗大敌!”

    几个兄弟跑到封地部落,集结兵马,摆明要将他这个代王拉下王座。

    九王子哪里会如了他们的愿?

    干脆趁着打仗的功夫,一次性收回他们手中的兵权。

    没了兵权,几个哥哥再有能耐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九王子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他知道北疆皇庭财政紧缺,但缺钱是一回事,打仗又是另一回事。

    骑兵实力大损,但步兵实力还在,北疆三族马上马下都能打。

    战士们作战凶悍,强横无畏。

    在九王子看来,姜芃姬挥兵攻打北疆,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北疆连东庆都不怕,还会怕一个小小的东庆诸侯?

    以卵击石,愚不可及。

    九王子的算盘打得响亮,殊不知,这个算盘实际执行起来却困难重重。

    他知道借着这个机会收回兵权,他的兄弟难道就不知道他的算盘?

    别以为天底下只有他是聪明人。

    一旦交出兵权,好似猛虎没了牙齿和利爪,以后生杀予夺全由猎人心情。

    交出兵权是死,不交兵权还能让九王子有所忌惮,傻瓜才会听从命令呢。

    权衡利弊之后,这些北疆王子全部选择装聋作哑。

    九王子身为“代王”,他发下的第一道指令便被各种搪塞,收效甚微,气得他胸口疼。

    “混账——孤是北疆的大王,他们竟然敢抗旨不尊——”

    九王子气得牙痒痒,早知如此,他应该让孙文设计要了他们的性命才对。

    一想起孙文,九王子更加心痛了。

    九王子长叹一声,念叨了一句,“倘若载道尚在,孤何须受他们的鸟气?”

    孙文在九王子心中已然神化,成了抹不掉的朱砂痣。

    二月初二,龙抬头。

    这一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蛰伏数年的姜芃姬终于再度露出獠牙。

    眼瞧春耕将近,北疆和崇州边境的兵力调动越发频繁,偶尔还会爆发小范围冲突。

    战争气氛越发浓烈,颇有风雨欲来的气息。

    同一年,沧州孟氏与黄嵩正式决裂,许裴兄弟的撕比进入白热化,漳州杨涛彻底站稳脚跟。

    东庆国土被一只名为“战争”的巨兽生吞活剥,尽数吞入腹中。

    “柳羲和北疆,许裴和许斐,黄嵩和沧州孟氏……这么几家,整个东庆都被搅起来了?!?br />
    杨涛蹙着眉头。

    各家都在打仗,这意味着他们发展的脚步会暂时停下来,这是他壮大的好时机!

    若是等他们决出胜负,杨涛仅有漳州一地,说不定会被几家盯上。

    唯有壮大自身,他才能在乱世活下来。

    不过……东庆还有什么地方是他可以打的?

    杨涛挠头,苦恼不止。

    颜霖却道,“天地之大,不止东庆一国?!?br />
    杨涛傻了眼,“???”

    颜霖似笑非笑道,“莫非你要和柳羲等人一较高低?”

    杨涛直白地道,“神仙打架,凡人凑合个什么劲?哪怕要一较高低,绝不是现在?!?br />
    他的根基远没有姜芃姬等人稳固,要是从他们嘴里抢食物,吃力不讨好。

    颜霖垂眸冷语,他说,“伪帝带着残兵败将逃入南盛国境,这正是我们发兵的好借口?!?br />
    东庆的地盘已经被几个大神占光了,但其他国土还没有啊,特别是南盛国!

    伪帝昌寿王逃入南盛,杨涛可以借着这个借口攻打南盛的国土。

    颜霖道,“东庆各家诸侯多少已经有了气候,如今难以撼动,主公不如另谋出路。依臣看,南盛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南蛮四部攻克南盛国之后,南盛各家诸侯揭竿而起,奈何南蛮四部实力强盛,两方死伤惨重,南盛方面没有休养生息的机会。主公不如趁此入主南盛国土,潜心发展……待势力壮大,手中有了足够的实力,届时再掉头反攻也不迟。主公以为如何?”

    东庆这块蛋糕被人瓜分得差不多了,杨涛想掺和一脚就要和各家诸侯打一架,难度太大。

    与其如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选择另一个蛋糕。

    若是和平时期,哪里能随随便便派兵踏入另一个国家的领土?

    敢伸脚试试?

    现在不一样了。

    南盛国已灭,各种伪政权跟韭菜一样疯长,谁都不是正统,杨涛插一脚也没人说什么。

    杨涛也不是师出无名,伪帝昌寿王可是他的仇人,跨国追杀仇人不行呀?

    “成,那就听少阳的?!?br />
    杨涛打仗可以,动脑就不行了,反正他有颜霖这个外置大脑,思考这种事情轮不到他。

    历时月余,春耕进入尾声,姜芃姬已经完成最后的兵力调动。

    “那个北疆二王子可还活着?”姜芃姬扭头问人。

    亓官让轻摇羽扇,“还活着,主公怎么突然提及他了?”

    姜芃姬语气冷漠,唇角却扬起冷冷的弧度,“祭旗少个人,拿他祭旗,这才是完美的开端?!?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