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正正经经作揖。

    “臣孙文,参见主公?!?br />
    对一个比自家儿子还小了好几岁的女子执君臣礼,略显酸爽。

    姜芃姬笑道,“载道一路辛苦了,昨夜睡得可好?”

    孙文的表情不变,内心却是一言难尽——多少年没人这么喊自己了?

    “甚好,劳烦主公挂念?!?br />
    虽然姜芃姬做不出跣足接人的举动,但她也不会亏待自己人。

    身为一只土豪,她出手一向大方得不行。

    孙文还未抵达崇州,她已经准备好大批大批的赏赐。

    “载道劳苦功高,好不容易从北疆那等虎狼之地安全归来,今日该设宴为你接风洗尘?!?br />
    孙文谦逊几句,最后才谢恩。

    今天不止是姜芃姬第一次看到孙文,也是直播间观众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孙爷爷男神”。

    【七画知秋】:凸(艹皿艹),宝宝还以为孙男神有多么老呢,分明是个中年大叔呀。

    孙文在北疆的小日子过得美滋滋,从外貌来看与年纪出入不大。

    分明才是四十出头的男人,正值魅力正浓的年纪,竟然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

    这让他们这边五十多才结婚当爹的天王明星情何以堪?

    【妖精女王的绯红】:拇指点赞,不愧是颜控主播,美男齐聚,手底下就没一个丑的。

    倒不是说孙文长得如何好,他的五官只能算得平头正脸,但配上那一身气质,魅力大增。

    气质这玩意儿摸不着看不见,但确确实实存在。

    【醉云猫妖】:楼上,你这么说,齐匡他们会扎心的。

    【璀璨星主】:恭喜主播再得一枚智囊!

    【音乐家诸葛琴魔】:一群肤浅的迷弟迷妹,难道只有我注意到风雨欲来的气息?

    【鬼才郭奉孝】:孙文是卫慈派去北疆的多面卧底,他现在安全回来了,说明北疆的局势已经达到卫慈最初的预计,兴许北疆已经残废了……主播开春之后就能磨刀霍霍宰北疆了。

    大佬就是大佬,人家的问题总是直戳核心,咸鱼观众只能跟着凑个热闹。

    正如直播间大佬分析的,姜芃姬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

    她给孙文介绍丰真和亓官让,表面上看着,三人相处得不错。

    姜芃姬已经决定让这三人和卫慈主导北疆战场,其他谋士镇守后防,抵挡可能存在的偷袭。

    卫慈她不担心,怕就怕丰真二人和孙文玩不到一块儿。

    如今一看,她是不用担心了。

    她详细询问北疆境内的情况,孙文一一作答。

    过了一会儿,孙文出列,双手高举一只锦盒,朗声道,“臣有一物要献于主公——”

    姜芃姬笑着接过,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薄薄的纸。

    见姜芃姬徒手去拿,某个观众发了条弹幕。

    【夜舞焱灵】:如果纸上面抹了毒,那就神了,孙文大大估计是最成功的超级间谍。

    事实证明,脑洞终究还是脑洞。

    姜芃姬取出那张纸,细细展开,上面画着完整的北疆疆域地图!

    孙文道,“此乃北疆疆域地图,上面绘有各个部落的位置、绿洲以及大致兵力分布?!?br />
    一语惊雷,炸得丰真直接跳了起来,亓官让的反应还算镇定,但也捏紧了扇柄。

    北疆疆域图?

    “好好好——”姜芃姬大喜,连道三个“好”,笑着道,“载道果然是吾之吕尚!”

    为了引起卫慈的注意,孙文以吕尚自居,如今得到姜芃姬这个评价,他也不算吹破牛皮。

    直播间也炸了。

    【贰拾岁遇见你】:厉害了我的孙男神,堪称当代最强007!007都没你叼!

    能不叼么?

    临危受命卧底北疆,不仅把北疆玩弄股掌,全身而退之后还顺走人家的战争机密。

    叼得可以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风的追忆】:宝宝决定了,孙男神就是宝宝的偶像,彻底粉他了。

    【辣条的味道】:孙兰兰还缺奶奶不?

    一大波迷弟迷妹冲着孙文蜂拥而来。

    顷刻之间,他的人气便冲上了绝对的一线,轻而易举奠定他在姜芃姬这里的地位。

    古代通讯技术落后,信息情报又能左右战争胜负。

    可以说,谁先占领了情报的优势,谁就能在战争中处主导地位。

    孙文不卑不亢地作揖,退回自己的席位。

    看似镇定,实则心潮澎湃,激动得手心冒汗。

    他要的效果达到了,不辜负他冒着天大风险偷窃这些情报。

    光凭这桩功劳,足以保证兰兰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爷爷也一样啊。

    他是兰兰在世上最后一个至亲了,他不为兰兰谋划,还有谁能顾着这个可怜的孩子?

    丰真咋舌,私底下与亓官让道,“卫子孝上哪儿找来这么个妖孽?”

    神特么大器晚成,谁家大器晚成这么恐怖?

    “不是说孙载道自己找上门的?”亓官让低声回应道,“应该说中诏聂氏惹了怎样一个妖孽才是……不管如何,对我们有益无害……有孙文襄助,横扫北疆未必不可行?!?br />
    从卫慈那边知道,孙文会沦落到如今的程度,全赖中诏聂氏所赐。

    如果孙文真是普通老头子也就罢了,偏偏人家“大器晚成”,扭头还不阴死聂氏啊。

    他们哪里知道,孙文本该是聂氏帐下第一智谋。

    丰真暗暗为聂氏捏了一把汗。

    冲孙文为孙子谋划的劲头,他应该是十分珍视家人的。

    聂氏害得他家破人亡,若是有机会,孙文岂会放过聂氏的仇人?

    绝壁不能!

    虽说拿到机密文件,姜芃姬却没有立刻召集人手商议军事,反而派人准备接风宴。

    孙文刚来,他除了卫慈谁也不认识,不过这不妨碍他和丰真等人迅速熟络。

    聪明人总是很有话题的,哪怕孙文比丰真和亓官年长了一辈。

    聊了几句,孙文发现自己错了——

    他以为丰真是个和煦温润的君子,近距离接触之后,特么就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浪子。

    能不能有点儿戏精的节操,演戏演个全套?

    吃喝嫖赌抽,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这样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教出丰仪那样雅正端庄的好苗子?

    孙文脑子里冒出一句很应景的话——

    歹竹出好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