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草原的微风带着冰冷彻骨的温度,宛若一把把细密的刀子划在人脸上。

    今夜的气氛显得格外凝重,几乎每个巡逻的守卫都紧紧绷着脸。

    三更时分,皇庭守卫又一次换班,这次换上来的却是齐刷刷的生面孔。

    四王子一身甲胄,腰间挂着大刀。

    他的相貌随了北疆大王,如此装扮起来,瞧着也是威风凛凛,好似一头巡视领地的雄狮。

    “各处都安排好了?”他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询问心腹,“如今什么时辰?”

    心腹说道,“刚至午夜,距离九殿下约定动手的时间还有一刻钟?!?br />
    “还有一刻钟?”

    四王子感觉度秒如年,眼瞧着多年夙愿即将达成,他连半刻钟都等不及了。

    “再去各处查一查,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br />
    他来回踱步,似乎想起什么,把刚刚转身的下属喊了回来,“孙先生呢?”

    如此重要的时刻,他希望有人和他一起见证,如果孙文在的话,他能安心一些。

    这位将北疆政局玩弄股掌的谋士,在四王子心里甩了北疆智者不知几条街。

    心腹说道,“孙先生自称年事已高,见不得血,已经回去了?!?br />
    四王子听后,嘴角一抽,拿孙文没办法。

    他忘了,孙文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孱弱文人。

    等会儿要是爆发血战,他一介文人待在这里,谁也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不来也好。

    “随他去吧?!?br />
    反正大局已定,孙文在不在,影响都不大。

    四王子性情多疑,忍不住去王帐看了一眼,亲眼见到北疆大王还在床榻上才安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四王子心跳如鼓,越发紧张。

    然而——

    为何没人?

    数名心腹接连来报,各个关卡全是自己人,根本没有看到老九的人,怎么回事?

    “……这个老九,莫不是和自家夫人玩得太欢了,以至于耽误了时辰?”

    四王子私底下嘀咕一声,不敢懈怠,他命令自己的人守好各个关卡,不能掉以轻心。

    过了约定的时间,原先精神高度紧张的人慢慢觉得精神不济。

    四王子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终于忍不住想要起身。

    他还未走两步,耳边隐隐听到喊杀之声,他欣喜地睁大了眼睛。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数十个下属浑身是血地冲了进来,领头的人正是他的心腹。

    “四殿下——我们中计了——快走!”

    心腹的话让四王子心中一个咯噔,不祥的预感弥漫开来。

    “等等——什么意思?”四王子下意识扶住心腹,对方身上的特质藤甲被利刃劈出了长长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淙淙向外流淌,他情绪激动地道,“什么叫‘我们中计了’——”

    心腹抬手用布条捆住腰部,止住伤口,从外冲进来的护卫牢牢护着四王子。

    下属正要解释,杀喊声越来越近,四王子看到自己精心豢养的私兵节节败退。

    一边退一边丢下数具尸体。

    外头敌人来势汹汹,四王子只能带人且战且退,逼到了王帐附近。

    四王子的心腹是个铮铮北疆汉子,他的脸已经被鲜血沾染,眼眶微红,几欲落泪。

    “殿下,根本没有什么逼宫——我们被人算计了啊——”

    哪怕是个蠢人也看得出不对劲,更别说四王子根本就不是蠢人。

    “没有逼宫——若是没有人逼宫的话——”

    若是老九没有逼宫,那么他动用权利调开王帐守卫,换上自己人的举动,岂不是——

    一番鏖战,四王子千余精锐折损八成,剩下的也是残兵败将。

    眼瞧要被逼进王帐,忽然有数百刀斧手从王帐冲出,配合追兵将他们拦了个正着。

    四王子心思迅速转动,隐隐猜到了什么,恨得后槽牙嘎吱嘎吱响。

    他中了老九的奸计了!

    眼瞧着身边的人死了一个又一个,敌人却越来越多,越逼越近,四王子已经无力回天。

    “四哥,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举动,逼宫弑父!”

    杀喊声渐渐小了下来,周遭全是尸体和断肢残骸,鲜血将土地弄得泥泞,空气中是驱之不散的血腥味。四王子死死盯着某个方向,包围他们的人群两边分开,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逼宫弑父的人分明是你!”

    四王子愤恨地咬紧了后槽牙,气得睚眦欲裂。

    “四哥,如今都这样了,你还想睁眼说瞎话?”

    九王子轻蔑地笑了一声,一个一个朝中重臣站在他身后,目光复杂地看着四王子。

    有人失望、有人气愤、有人冷漠、有人震惊……唯独没有人信任他。

    “你调换父王王帐附近的护卫,暗中换上自己的人,自己还穿甲带刀,敢说自己没反心?”九王子冷笑,“王弟一早便收到风声,起初不信,没想到四哥竟然真的这么做。这么多人亲眼看到,四哥还有什么药辩驳的?若不是王弟来得早,四哥已经逼着父王立你为储君了吧?”

    四王子浑身一寒。

    九王子又道,“若是四哥没有任何反心,何故看到王弟的人便大杀特杀?”

    四王子犟嘴道,“孤收到你要逼宫弑父的消息,特地提前安排人手拦截……”

    九王子仰天哈哈大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其他北疆重臣也不忍直视地撇开脸。

    他们不知道九王子有没有反心,但他们看到四王子要逼宫弑父,铁板钉钉的证据。

    如今被抓住了,竟然不思悔改,反而找了这么蹩脚的借口狡辩。

    九王子冷笑道,“四哥,污蔑弟弟也不能这么做呀,这话——你还是搁到父王面前说罢!”

    四王子浑身如坠冰窖,看着九王子的眼神带着几分惊恐,好似不认识这个弟弟了。

    “四哥——”

    九王子走到四王子跟前,其他人已经被制服了,四王子也被捆成了粽子。

    “呸!”四王子朝着他的脸唾了一口唾沫。

    “四哥——别气呀?!本磐踝雍闷⑵靥帜ǖ艨谒?,原封不动地糊到四王子脸上,将他五官摁得变形,另一手捏紧了对方的下巴,冷笑地道,“你知道自己怎么输的?”

    四王子蓦地睁圆了眼睛。

    “因为呀,谁让四哥把小弟的心腹幕僚,当成自个儿幕僚使了?!?br />
    孙文?

    “孙文是你的人?”

    “不然呢?我的好四哥,多谢你劳心劳力,帮小弟除去那么多碍眼的绊脚石?!?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