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许、黄三家结盟,不止东庆境内大小诸侯势力惴惴不安,北疆皇庭更是动荡不停。

    除了外因,北疆内部也是隐患重重。

    先是九位北疆王子互相倾轧陷害,后是北疆大王身体衰败,犹如江河日下。

    “咳咳咳——来、来人——来人——拿孤的药来——”

    频繁服用寒食散,再加上一次次大动肝火,双管齐下,几乎掏空了北疆大王的身体。

    如今的他哪里还是威风凛凛的王者?

    瞧着分明是头风烛残年的雄狮,年迈孱弱,利齿连猎物的皮都咬不开。

    北疆大王哪里肯接受这样的现状?

    越是如此,他越是依赖服用寒食散后的状态——

    神清目明、浑身充满了力量,好似回到最年轻强盛的时候。

    他断断续续地喊了好几声,半晌才有爱妾进屋。

    “外、外头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晚才来?”

    自从服用寒食散,北疆大王的脾气越发暴躁易怒,一个不开心就要打杀奴隶出气。

    他抬手挥开端盘,狠狠捏着爱妾手腕,双目圆睁,粗重的呼吸自鼻孔喷出打在爱妾脸上。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爱妾哀哀地苦求两句。

    “告诉孤!”北疆大王维持一会儿,他便力竭躺了回去,胸口急剧起伏,“告诉孤——”

    爱妾似乎已经习惯北疆大王的暴脾气,跪在地上收拾残骸,重新换了一份药。

    服用大量寒食散,北疆大王沉浸在飘飘然的美妙状态之中,脸上露出畅快又诡谲的微笑。

    一旁的爱妾见此情形,只觉得浑身寒颤,好似坠入冰窖。

    她看了一会儿,直到北疆大王胸口起伏平和下来,她才抱着端盘退下。

    刚离开主帐篷,腰间猛地一紧,她还未来得及惊呼便被来人狠狠嘬住嘴。

    爱妾红着脸道,“九、九殿下——这里不行呀——”

    九王子冷笑,“有什么不行的,老头子病得不省人事,你喊得再大声,他还能有反应不成?”

    北疆王的宠妾提醒他,“九殿下可还记得六王子?”

    九王子听到老六,顿时没了兴致,脸色铁青地将女子推开。

    “这个时候提老六,当真是晦气?!?br />
    六王子以为北疆大王病重不治,王位妥妥要落在他头上,于是放心抱着人家的爱妾在床前肆意妄为,没想到北疆大王却在这个时候醒来,狠狠发作了六王子,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九王子可不能在同一个坑也栽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急这一时片刻?!?br />
    相较于九王子的任性优质,这位妾室反而冷静得多,看得更加清楚。

    “哪需要这么小心?现在除了老四,谁还能威胁孤?”

    九王子冷笑一声,眼底闪过丝丝厉色。

    老四啊老四,你真以为孙文是尽心竭力帮助你的?

    他和哈伦察都是孤的人,不过是用你当靶子,为孤扫清明面上的敌人罢了。

    妾室道,“不是还有三王子和五王子?”

    九王子嗤笑一声,不屑道,“他们俩?虽是一母同胞,但二人性情不和,自小斗到大?!?br />
    三王子也是倒霉。

    此人师从兀力拔,照理说不至于混得那么惨,奈何他有一个贼坑的亲弟弟——五王子。

    鹧应病死事件把三王子拖下水,朝中声望一落千丈。

    为了止损,三王子只能安心蛰伏,意图后谋。

    奈何五王子不愿意,逮着对方撕咬,对待一母同胞的兄长像是对待杀父仇人。

    这对亲兄弟斗得那么狠,孙文还在背后推了一把,轻松将他们二人三振出局。

    如今北疆九子,只剩下孙文明面上辅佐的四王子和暗地里扶持的九王子。

    “多谢先生一番筹谋!”

    四王子最近春风得意,各种奇珍异宝不要钱地送给孙文。

    他和九王子同出一母,但老九可没有被王后收养的经历,不过是女奴之子,血统卑贱得很。

    在四王子眼中,老九不足为惧,北疆王位铁板钉钉落在他头上了。

    孙文笑道,“四殿下天望所归,文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br />
    一番话,说得四王子身心舒畅。

    他道,“待孤登了王位,还望先生继续辅佐孤,一统北疆,攻抗柳贼!”

    不是说登了王位就能高枕无忧,其他几个兄弟都跑回各自部落封地,全是他的心腹大患。

    孙文笑道,“这是自然,文必当为四殿下肝脑涂地,死而后已?!?br />
    一番效忠,四王子大喜过望,拉着孙文的手不肯撒。

    孙文计谋无双,若是能全心全意辅佐他,他不怕那些兄弟,更不怕虎视眈眈的柳羲。

    只要除了老九,他便是北疆下一任大王!

    孙文拧了拧眉头,敲打一句,“四殿下还不能掉以轻心,九殿下虽不如四殿下,但他占了个‘幼’,大王平日里对他最为疼爱。九殿下平日里躲在旁人身后,什么事都让别人挡枪,暗地里不知积蓄多少人脉,四殿下还是要防范一些,免得他趁机逼宫,抢先一步下手——”

    四王子神色一肃,一本正经道,“亏了先生指点,孤险些得意忘形了?!?br />
    九王子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但他是幼子,很受北疆大王疼爱,什么好东西都紧着他。

    多年下来,谁知道老九手里有什么底牌?

    再过数日,四王子接到线人密报——九王子正集结兵马准备逼宫。

    皇庭王子只剩两个,九王子肯定是察觉到压力,迫不及待准备先下手为强了。

    “先生,这该如何?老九果然要逼宫——”

    依照北疆大王对老九的疼爱,说不定真的会将王位让给他。

    孙文安抚道,“四殿下不急?!?br />
    “如何不急?”四王子急切道,“孤一番谋算,除了重重障碍,难道要为老九做嫁衣?”

    孙文笑着说,“四殿下莫急,这可是现成送上门的把柄?!?br />
    他这么一说,四王子的情绪立马被安抚了。

    “先生说的是——”四王子回过神,心脏狂跳,“老九真是走了一步臭棋??!”

    老九扛不住压力,带兵逼宫,这正是走投无路的昏招。

    如果赌赢了,北疆大王的位子便落到老九头上,如果他输了,那么四王子就是最后大赢家。

    孙文倏地蹙了眉,问了一句,“四殿下,这个消息可属实?”

    四王子道,“自然是属实的?!?br />
    老九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最信任的心腹是四殿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