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力拔淡定自若地道,“自我主登位以来,夙兴夜寐,。励精图治多年才稍有成效,令北疆百姓过上富足的日子。这之后,我主又忍痛让膝下爱女安伊娜公主嫁予先帝二子,结为亲家,希求两国和平共处。种种举动,不过是为了平息两国旧怨,令两地百姓能修生养息?!?br />
    姜芃姬眉梢轻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兀力拔满嘴跑火车。

    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这八个字在对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野心勃勃的北疆大王到了兀力拔口中,不只是个英明神武的明君,还是个和平大使。

    自家大王到底是个什么人,兀力拔心中连点儿B数都没有?

    颠倒黑白的本事可真厉害呀,半点儿脸都不要了?

    姜芃姬不说话,兀力拔继续道,“我主听闻二王子擅自动兵,冒犯崇州边境,日夜忧虑,夜不能寐。倘若开战,战火一起,不止北疆百姓遭难,崇州百姓亦要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我主念及此事,怜悯两地百姓疾苦,特地遣派使者出使,希望能将误会解释清楚,重归友好?!?br />
    兀力拔说得正义凛然,直播间观众气得想要原地爆炸。

    【哼就你】:别的不谈,兀力拔不要脸的程度和我们家主播有得一拼。

    【萌胖鲍鲍】:屁,我家主播不要脸,那叫狡猾睿智,兀力拔不要脸,那就是真的不要脸。

    【黄沙了却故人】:睁眼说瞎话的典型,这老头的良心不会痛么?上虞三城的百姓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他心里没点儿数?主播之前不是说了,因为上虞三城地处两国边境,贸易生意很好,算是崇州少有的繁荣城市。自从被北疆这群瘪犊子抢了之后,变成什么鬼样他看不到?

    姜芃姬把上虞三城当做军事据点、攻打北疆的跳板,不仅仅是出于军事战略考量,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三城的损毁太严重。若是重新发展起来,不知要投入多少精力和人力财力。

    这三城,基本就是三座藏污纳垢、包容北疆马匪和犯罪的废城。

    原先贸易繁荣的城市,如今变成这个鬼样,难道不是北疆的锅?

    【蛊梦梦】:就是——兀力拔真是恶心透了,做个形象的比喻——好比战争时期屠杀华国百姓的鬼子捧着世界和平奖奖杯一样讽刺。谁都有资格这么说,兀力拔这个北疆蛮子没有!

    【娇慵】:谁让兀力拔是北疆派遣来的使者?他当然要给自己脸上贴金,难不成要让他说实情,承认北疆大王是嗜血好战的屠夫?这就跟小鬼子说自己是RB鬼子一样,不可能的。

    姜芃姬慵懒地抬了抬眼皮,嗤笑道,“重归友好?”

    “正是如此,还希望柳州牧看在两地百姓的份上,免动干戈?!必AΠ问酝肌岸郧椤?。

    兀力拔学的是中原汉家文化,喜欢“先礼后兵”。

    如果能用感情牌让姜芃姬答应和谈结盟,那便最好。

    如果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愣是不肯答应,兀力拔也有别的办法应对。

    姜芃姬哑然失笑道,“如果本府不愿意呢?任由兀力拔将军说得天花乱坠,但上虞三城落在北疆手中近二十年,汉家百姓死伤无数,这便是北疆大王所期许的和平?怕是难以服人?!?br />
    兀力拔面色不变,眼神添了几分凌厉。

    他道,“我虽身处北疆,但也知道柳州牧曾经与其他二十二路诸侯共聚湟水会盟。自那之后,东庆诸侯割据,自顾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利益。柳州牧可知高处不胜寒?您现在身处高位,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您,此乃虎狼环视之局。一旦您意气用事,善动干戈,掀起两地战争——不管柳州牧是输是赢,总要元气大伤。鹬蚌相争,最后得利的却是渔翁啊?!?br />
    “礼”不成,那边只能用“兵”了。

    兀力拔阐明利益要害,试探劝说姜芃姬。

    他这番话也不是胡诌八道。

    姜芃姬是东庆境内势力最强的诸侯,如果她和北疆开战。

    不论胜负,必然元气大伤。

    届时,不知道有多少势力欺她。

    如果敌人趁着她和北疆胶着,直接出兵偷袭两方,打算来一个通吃,那该如何?

    【老司机联萌】:兀力拔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姜芃姬失笑道,“兀力拔将军可听过汉家某句话?”

    “什么话?”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兀力拔面色霍地铁青下来。

    姜芃姬嗤笑着说道,“若本府与北疆开战,无论胜败,必会名留青史。天下诸侯,但凡还有点儿血性、不想遗臭万年,谁哪敢趁火打劫?这些,哪里是蛮荒未开化的蛮子能理解的?”

    当着兀力拔的面嘲讽对方是未开化的蛮子,这番羞辱,无疑是狠狠打了对方的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柳羲——”

    兀力拔拍桌而起,整张脸已经青得不能看了。

    他看得出来,姜芃姬开战决心坚定,如今不过是耍弄他玩。

    兀力拔成名已久,哪里受过这等羞辱?

    听到动静的护卫蜂拥而入,一队挡在姜芃姬面前,隔开她和兀力拔,一队将兀力拔圈起来。

    姜芃姬道,“听得到呢,不用这么大声。忘了说,本府这里可没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习惯。兀力拔将军还是悠着点儿吧,免得真把本府惹火了,到时候让你有来无回!”

    撂下话,姜芃姬冷笑着离开。

    兀力拔的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整个人苍老了不少。

    姜芃姬当然没有杀他,反而将他和他带来的人,直接打包丢了出去。

    “开春一战,怕是在所难免了?!?br />
    “怎么,这世上还有你丰浪子惧怕的?”

    丰真笑道,“天时地利人和尽在,自然不惧!相反,若错过这机会,怕会成为千古罪人?!?br />
    中原四分五裂,异族对汉家的威胁越来越大。

    若是不能趁机将他们彻底打服气,等他们卷土重来,那便是人间烈狱了。

    亓官让轻摇羽扇,笑道,“正有此意?!?br />
    兀力拔被姜芃姬轰了回去,北疆皇庭震怒。

    北疆大王气得险些中风,“柳羲小儿如此不识抬举,那便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孙文算了算大王最近服用寒食散的量和发怒频率,感觉自己还能加把劲儿。

    弄死了北疆,他便能好好照顾自家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