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自打脸挺疼。

    今天开单章就是为了解释一下前两天发的作者有话说——当然,现在已经删掉了,以免造成更大的影响。

    先前香菇在作者群看到包包紫抄袭W开头构思,甚至牵扯出好几年前的老黄历,至于是什么老黄历,香菇已经不想说了,怕越弄越麻烦。

    要说的是,香菇未向另一位当事人包求证,没有看到确切的实锤便擅自给事情定了性,这是香菇的错。

    当然,也是因为当年那桩老黄历没扯掰清楚,香菇对包的固有印象处于负分状态,先入为主判断失误。

    周一的时候编辑敲了香菇,这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蠢事。

    据编辑说,我一个小透明的作者有话说截图竟然比两位当事人撕比热度还高,吓死宝宝了。

    所以,包找到了香菇,拿出了实锤截图——实锤!

    截图内容不好说,怕占篇幅太多收钱,以香菇本人二百五的智商来看,实锤可以证明包是无辜的。

    得出结论就是香菇自己太冲动犯了错,身体快于大脑,现在为作者有话说的内容诚恳道歉,希望能挽回先前言论对包的损失。

    另外,贵圈水太深,宝宝以后还是当吃瓜观众,至少做事之前先过过大脑_(:з」∠)_

    香菇原本打算卡个四百字就算了,没想到人家说VIP至少要一千字才让发啊,这让香菇很为难啊。放在公众章节,怕没有多少读者看到,发不发单章效果不大,还是要发在VIP才有多的读者看到。不过要是写了一千字发出去,感觉又有骗钱的嫌疑。所以打算现成撸一段小番外当补偿。

    【番外】

    “子孝——看看我——”

    熟悉的嗓音传入耳畔,痒痒得,好似有羽毛在心尖轻挠。

    卫慈费力睁开眼,刺眼的阳光让他不适地蹙了眉,还未看清周遭一切,脸颊多了一抹湿润的温度。

    “哈哈——还没睡清醒呢?长生,给他洗洗脸?!?br />
    卫慈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全是黏腻腻的口水。

    他还未反应过来,一张白嫩嫩、圆溜溜的脸蛋在面前放大。

    八个多月大的长生已经能咿咿呀呀,她用双手扒着卫慈的脸,小嘴一张,啃他的鼻尖。

    卫慈哑然失笑,抬手抱住长生,葱白指尖点了她的小鼻子,“鼻子脏,饿了找乳娘?!?br />
    长生咯咯笑着,不安分地冲卫慈伸出两条莲藕一般的雪白胳膊。

    “唉——小孩儿精力旺盛又调皮,太能闹腾了?!苯M姬感慨着道。

    “还不是因为主公总纵着她?这般不好,正因为长生年纪小,主公才要好生教养?!?br />
    姜芃姬笑道,“我虽喜欢小孩儿,不过不爱教?!?br />
    卫慈私下嘀咕——可不是,主公自己都还喜欢闹腾,如何教养小孩儿?

    别教出一个纨绔二世祖来!

    “庆幸有子孝,你以后当她太傅……嗯,仅有你一个太傅?!?br />
    卫慈不赞同地道,“这怎么成?慈学艺不精,怕是但不得重任?!?br />
    “太傅和老师可不同。其他老师教导学识,你这个太傅教她如何做人?!?br />
    卫慈不解,这有区别么?

    自然有的。

    后世姜朝,当代女帝名曰惠嫦。

    众所周知,皇室历代女帝皆为独身。

    时代发达了,百姓们和远离权力中枢、安心当吉祥物的皇室的距离也在不断拉近。

    距离近了,八卦也多了。

    百姓很好奇一件事情——

    记者:“据闻皇室女子有感而孕,这是真的么?”

    惠嫦:“自做自受?不能,假的?!?br />
    记者:“那么说,事实上真的存在皇夫?”

    惠嫦:“皇夫这个称呼还真是……你平日里言情一定没少看?;适宜淙幻挥谢史?,不过一直有一个职业是历代相传的,每一任帝王对应一位?!?br />
    记者:“什么?”

    惠嫦:“太女太傅”。

    国人吃惊——

    历代太女太傅默认女帝皇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