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势,风云诡谲。

    姜芃姬暂时没有那么多功夫管别家的事,安心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逼退北疆强兵,她命令符望每日将二王子吊在城头四个时辰。

    二王子脖子上挂上木牌,上书——北疆皇子,四个大字。

    只要有人路过城门口便能看到木牌上的内容。

    北疆给予东庆和姜芃姬的羞辱,她便用这种方式打回来。

    未免二王子冻死病死,姜芃姬给他准备医术上佳的大夫和足够的御寒衣物。

    “安心,本府会让你好好活着,活到本府祭旗出征那一日!”

    她感觉自己很有恶毒女配的潜质。

    二王子挣扎着用嘶哑的声音咒骂她。

    “柳羲,你这么对待本王——等我北疆大军抵达,你定然不得好死!”

    “本府好不好死不知道,反正你是一定不得好死的。要是你有种,自己咬舌自尽呀?!?br />
    看看二王子害怕惊恐的小眼神,活脱脱被恶毒女配欺负的小受男主。

    姜芃姬心中添了几分恶意。

    呸!

    决不能被主播间咸鱼带歪了思维。

    不知吹了什么风,直播间的咸鱼喜欢给姜芃姬手底下的文士武将配CP,甚至还写了不少暧昧的小段子。她闲来无聊,看着打发时间,越看越不得了,她感觉自己中毒了。

    每次看到符望、李赟或者亓官让、丰真凑近一点儿,她的脑海自动浮现观众们投喂的段子,魔性得不行。

    大人们没逃过毒手,甚至连远在丸州的小屁孩儿丰仪和长生都没幸免。

    不过——

    【主播V】:别编排子孝,其他随意。

    看,她就是这样爱护下属(卫慈)的好主公。

    姜芃姬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个赞。

    直播间一派欢腾轻松,现实却乐观不起来。

    北疆收到二王子被俘羞辱的事情,大王震怒,皇庭震动。

    “孤没这个丢人的不孝子——滚,你们一个一个觊觎孤的王座,真以为孤不知道?”

    收到消息,北疆大王直接气得晕厥过去,苏醒之后苍老了好几岁。

    看着围在自己病床前的儿子,气得手指都在颤抖。

    他以为二王子主动请缨戌守上虞三城是因为孝顺,没想到这个不孝子另有谋算。

    “你们都想孤死对不对?。?!”

    万万没想到,二儿子竟然在他眼皮底下不声不响拉起了两万大军!

    如果不是二儿子贪心去偷柳羲的粮仓,反而掉头逼宫他这个当爹的,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他便忍不住展开一系列的阴谋论。

    此时此刻,他没有伤心儿子落入敌人手中,遭遇非人待遇,反而暗自畅快——

    一个手握两万兵权的二儿子,简直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今被拔除了,反而舒畅得很。

    北疆大王借机狠狠敲打剩下来的八个儿子。

    几次暴怒大病,他的身体越发不行了。

    二王子这次的举动踩了底线,北疆大王惊恐惧怕,提防几个儿子像是提防贼人。

    “父王,儿臣不敢?;骨肽灰?,好好保重自己……”

    几位王子争先表态,面上挂满惶恐。

    演技一个比一个精湛,不给奥斯卡小金人都对不起他们的卖力。

    面对北疆大王的诛心之言,其他王子内心如何想不重要,面上却要摆出孝子的姿态。

    四王子被骂得狗血淋头,私底下却乐得不得了。

    二王子沦落成这个地步,全是他暗地里一手推动的。

    他也知道二王子私兵很多,但没想到多到这个地步。

    整整两万精锐呀,要是对方直接逼宫,大王之位非他莫属,哪里还轮得到自己?

    “孙先生料事如神,算无遗策,真乃皇甫丞相在世?!?br />
    大夏朝的皇甫丞相绝了北疆老祖宗羌巫族入主中原的野望,对于他们来说,这位皇甫丞相便是智谋最强的人。四王子将孙文比作他,可见他内心是多么叹服。

    “四殿下谬赞了?!?br />
    嘴上说着谦虚的话,孙文却实实在在受了四王子这一拜。

    四王子道,“先生,虽说除去了老二,但还有其他人虎视眈眈,先生可要帮助孤啊?!?br />
    “四殿下莫急,文这里还有一计,正好除去大王子?!?br />
    四王子灵机一动,霍地想起孙文让自己做的手脚。

    他让明面上是大王子的人杀了二王子的巡逻士兵,这才导致二王子激进偷袭粮仓。

    若是栽赃陷害的话——

    “先生是说——”

    孙文笑着说道,“虽说是二王子的私兵,但归根结底还是北疆精锐。现在却被柳羲一声不吭地吞下,损了北疆的颜面不说,还大大打击了士气,削弱了北疆的武装力量。等大王怒火过去了,他也该心疼这两万损失了。四殿下不妨挑个好时机,提一提这桩事情。私心以为,大王若是知道大王子乃是知情者,一直以自污手段暗害其他诸王子,不知该如何心痛失望?!?br />
    四王子心头一跳,眼底闪过丝丝厉色。

    “先生说得对?!?br />
    没了二王子,还有一个出身高贵的大王子。

    只有除掉大王子,收拾其他几个兄弟就简单多了。

    在孙文的撺掇下,北疆几个王子斗得不可开交。

    一个月后,北疆大王又被气晕了一次。

    一口天外飞锅砸懵了大王子,饶是他浑身张满嘴也无法为自己辩驳。

    北疆大王对几个儿子的防备已经到了风声鹤唳的状态,他干脆借机废了大儿子。

    短短两月,大儿子废了,二儿子在姜芃姬手中折磨废了。

    他来不及喘口气,任命北疆智者兀力拔为使者,出使东庆。

    看似是要讨一个说法,实则为了“联盟和解”。

    现在的北疆经不起大范围战争,他要想办法吓住姜芃姬,让她不敢对北疆动兵。

    只要缓过这两年,北疆稍稍恢复元气,他便能找姜芃姬算一算这笔血债。

    废他一子,杀他两万精锐,必要柳羲血债血偿!

    兀力拔身负重命,打算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姜芃姬。

    “哦?柳州牧送的礼?”

    兀力拔为了夺回北疆大王的信任,主动担下出使重任。

    一路上,他做了各种假设和应对措施。

    他还没有抵达,姜芃姬送上一份“大礼”,狠狠扇了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