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结盟借势?”许裴为难地拧眉,“这……怕是有难度。她都十九了,年纪有些大?!?br />
    韩彧表情一怔,瞧着自家主公的脸,无声询问——

    你的脑子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结盟借势跟人家年纪大不大有半文钱关系?

    到底是自家主公,再蠢也要给他兜着面子,不能让他出大丑。

    “无妨?!焙珡?。

    许裴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那可不成,膝下长子也才十岁,不忍心推他进火坑?!?br />
    韩彧面无表情,实则目瞪口呆:“……”

    许裴见韩彧没反应,还以为他是无声抵抗,无奈道,“文彬,你总不会让你家主公我亲自去……这样不成呀,兰亭嫁不嫁另说,哪怕肯嫁,正室夫人还在,她手底下那帮人也不愿意?!?br />
    自古以来,联盟最常用的手段无非两种。

    一是利益交易,二是联姻。

    大多情况下,这两种情况是互通有无,互相并存的。

    虽说姻亲关系不牢固,但好过连这层关系都没有来得安心。

    韩彧惊过之后,冷静下来,无奈地道,“主公怕是误解了,彧并无这层意思?!?br />
    这下轮到许裴尴尬。

    不过当主公的,哪个不是厚脸皮?

    他很快恢复了常态,轻咳两声,镇定自若地询问,“文彬快快说来,莫要卖关子了?!?br />
    韩彧说道,“主公与柳羲私交甚好,不如派人备好一批粮草,送她一份厚礼,恭贺她取下上虞三城。主公不必忌讳,大可以直白叙述您与许二爷的矛盾??褐?,柳羲必然要与北疆开战,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我们无法支援她兵力,但却能匀出一部分粮草给她……”

    许裴治下领地全是东庆少有的富饶之地,粮食丰茂,根本不愁吃喝。

    他们并不缺粮。

    虽说姜芃姬屯田多年,但打仗耗费粮食太狠。

    一旦缺粮,那就只能勒紧裤腰带打仗了。

    送礼不过是个借口,真正目的却是暗示姜芃姬——两家结盟。

    她声援许裴,许裴送她粮食,双方各取所需。

    不仅如此,许裴还能收获好名声——支援姜芃姬,等同于为抵抗异族做出贡献。

    他不用付出一兵一卒,只需出一点儿粮食便能沾光。

    许裴想了想,点头答应了韩彧的建议。

    “既然如此,那便按照文彬的话去做?!?br />
    许裴很烦自家那位堂弟,偏偏对方总跟自己作对,气死个人。

    论长幼尊卑,怎么说都是他更有资格当许氏的继承人,偏偏自家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偏疼幼子幼孙,处处打压他这个嫡子嫡长孙。他们的争斗已经摆在明面上,许裴已经退无可退了。

    若是能借助柳羲的威势打压许斐,许裴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南盛国,江州。

    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安慛经历锲而不舍的纠缠,终于打动了吕徵的心。

    有了谋士和没有谋士,那感觉真是不一样。

    没有谋士的时候,一切全靠自己,内政弄得乱七八糟,还没人帮自己出谋划策。

    有了谋士,势力上下焕然一新,一切事物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吕徵深受安慛“打动”,出山襄助,第一仗便帮他拿下了半个江州,稳固了根基。

    如今过去一年多,吕徵成功收拢了安慛手底下的人心,坐稳了帐下第一谋士的位置。

    说出来有些磕碜,安慛帐下根本没两个像样的谋士,除了吕徵自己。

    “先生这会儿还不睡?”

    书童挑灯,给灯盏添了油,方便吕徵阅读文书。

    “今日事今日毕,还未做完,难以安眠?!?br />
    吕徵身着一袭素色寝衣,肩头披着一袭大氅,半张脸在橘红烛光摇曳下明灭不定。

    书童叹息一声,早知出仕安慛会这么疲倦,他那会儿也不会劝说先生襄助安慛了。

    “先生在看什么?”

    书童发现吕徵看着那本密报好一会儿了,一直没有挪开眼睛。

    “东庆那边的密信……丢失的上虞三城回来了,师父他老人家应该很是欣慰?!?br />
    吕徵笑了笑,唇边还有青色的胡茬,眼袋青肿,看着比实际年纪老了几岁。

    书童短促地啊了一声,问道,“先生说的是真的?”

    吕徵抬手整了整肩上披着的衣氅,“自然真的——你家先生也不能懈怠了,再点一盏灯?!?br />
    嘴上嫌弃安慛,但吕徵一直在暗中观察他。

    眼瞧着接二连三的打击慢慢磨平了安慛的棱角和傲气,吕徵才勉为其难答应出仕。

    刚一出仕,他便竭尽所能帮助安慛谋了一块安生之地。

    半个江州!

    接下来该稳扎稳打,进一步扩张势力。

    安慛哪儿都不错,唯有一点让他极为头疼。

    他的势力还是太单薄了,人员结构更是偏科严重。

    若是再找不到人帮他分担工作,吕徵怀疑自己会不会过劳死。

    中诏,汴州。

    “皇帝小儿,欺人太甚,不如直接反了他!”

    身着玄色长衫的男子重重捶了下矮桌,闷声巨响狠狠砸在人们心尖上。

    自从前任杜皇后死亡,皇帝越发沉迷声色,无心朝事,甚至纵容外戚和宦官残杀忠良。

    世家大族冷眼旁观,因为起初牵连其中的,大多都是寒门庶族,与他们的利益干系不大。

    谁知两三年过去,宦官和外戚的势力已经大得可以动摇江山社稷。

    两大势力联手对付士族阶层,甚至谋划数次宫廷政变,试图从他们手中夺权。

    汴州聂氏算得上中诏一流世家,传承悠远,自然首当其冲。

    政敌步步紧逼,他们却不能一退再退。

    “反什么反?这又不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的事情,牵连甚广,不能轻易胡来!”

    “若是继续忍耐下去,难道任由那群无根的宦官和草莽出身的贱民欺压吾等?”

    对方没吱声。

    半晌之后。

    “此事还要与父亲和一干族老商议,二弟,你莫要鲁莽行事?!?br />
    被称为“二弟”的男人蹙眉咽下心头恶气,咬牙道,“好,我知道了?!?br />
    因为昏君当道,之前还有妖后祸国,中诏国内的起义越来越多。

    直至宦官与外戚合谋围杀士族的政变败露,中诏国不将国。

    世家贵胄支持的各家诸侯揭竿而起。

    偌大一国,瞬间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