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守将认识二王子。

    见此情形,他的脸黑成了锅底。

    北疆惯会耍流氓,但他们没想到士族出身的柳羲耍起流氓来,比他们更没下限。

    不止剥光俘虏的衣服将他们挂在城墙,还将他们当做射击的靶子玩物。

    如果只是普通的俘虏,死几个都没事儿,偏偏里面还有一个北疆皇庭的二王子!

    一国的王子被敌国诸侯扒光衣服挂在城墙上?

    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我们主公说了——你们北疆汉子如此有血性,哪儿需要杵在阵前狺狺狂吠?不如痛痛快快挥兵攻城,救下你们的同袍战友。若没这个胆子强攻,你们就闭嘴!托你们北疆二王子的功劳,我们这里的北疆俘虏,没有一万也有五千。你们骂多久,我们便挂几个摔几个!”

    围攻的北疆将军气得吐血,他们现在叫骂不是,不叫骂也不是。

    若是叫骂,说不定下一个被摔成肉泥的人就是北疆二王子。

    若是不叫骂,他领着数千精锐待在城下做什么?

    围观高空几个赤条条的家伙屎、、、//尿齐飞?

    “将军——现在怎么办?”

    副将怯怯地询问主将,他们数千个人待在这里没动作,显得很尴尬呀。

    主将一下子炸了,恨不得一鞭子抽死没眼色的副将。

    “你问老子,老子去问谁?”

    “将军,不如攻城试一试?柳羲占领上虞三城也才两日,根基不稳,正是攻城的好时机。再者说,城内兵力未必充盈……兴许是他们故弄玄虚,试图用障眼法欺瞒我们?”另一名副将比较有文化,说话也是文绉绉的,“中原有一计名曰‘空城计’,说不定柳羲就是用此计欺瞒我们。如今二王子在他们手中,若是今日受到的羞辱传了出去,北疆皇庭颜面无存呀?!?br />
    他们辱骂姜芃姬,辱骂的内容全是下作的市井脏话,根本没有实锤,外人也不会相信。

    不过二王子被挂在城墙受辱,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上万双眼睛盯着呢。

    说出去,到底谁更丢人?

    副将又补充一句,“将军……若我们没有丝毫动静便撤兵,大王那儿……怕是不好交代?!?br />
    这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使主将下了决心。

    “好——攻城!”

    如果让北疆大王知道他连攻城都没有就撤回来,这条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左右为难,他只能勉力一试。

    不过——骑兵攻城?

    姜芃姬嘲讽了一句,“这大概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br />
    骑兵的优势的确很明显,但缺点也同样明显。

    这些人赶来太过匆忙,根本没有带够足量的攻城器械。

    古代城墙高大宽阔,骑兵的机动优势根本没什么卵用。

    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他们跨下的马又不是插了翅膀的天马,如何突破城墙的拦阻?

    这一点,不止姜芃姬心里清楚,北疆那一伙人更加清楚。

    他们佯装攻了一阵,抛下上千具尸体灰溜溜撤了,挂在城墙上的二王子连尿都尿不出来了。

    姜芃姬扫了一眼,冷漠地道,“他们明天还会来的,这些人继续挂着,记得别弄死了,特别是那个二王子。以后对北疆开战,我预备用他的血和脑袋祭旗,死了怪可惜的?!?br />
    符望领命,“是?!?br />
    姜芃姬走后,符望派人检查梯子上挂着的俘虏。

    二王子大概是属蟑螂的,生命力贼强,肩头两个洞穿伤、双膝膝盖骨被姜芃姬踩断,如此沉重的伤势都没有要了他的命。如今还喘着一口气,身体颤巍巍地缩着,瞧着怪可怜的。

    其他俘虏却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几个人硬生生吓死了。

    符望一挥手,命令兵卒将排队等候的俘虏绑好挂上去。

    正如亓官让先前预料的那样,北疆兵卒没有足够的后勤,粮食跟不上,围攻两日便撤离了。

    随着他们的撤退,上虞三城收回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南北两方,众人情绪各不相同。

    渊镜先生伸了伸懒腰,笑着叹道,“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收到消息,丸州势力一派欢腾景象。

    东庆国内的百姓更是欢欣鼓舞,喜得像是过年。

    上虞三城一直是梗在东庆百姓心头的一根鱼刺,奈何北疆势大,始终拿不回来。

    如今却被姜芃姬取了回来。

    天下人也真正开始正视这位女性诸侯。

    东庆,漳州。

    “生女当如此——父亲说得真是没错,我还是……”

    杨涛放下密报,神情添了几分沉重,他感觉双肩扛着的重力又沉了两分。

    不说其他国家,光是东庆一国便有这么多强劲对手。

    他生怕自己会辜负亡父的期许。

    杨蹇之事让他成长不少,昔日还有棱角的稚嫩已经被磨去,只剩刚毅和成熟。

    不过,面对四面楚歌的局势,心底仍有几分迷茫。

    颜霖看出杨涛的情绪,安抚他,“莫要妄自菲薄,正泽也不差?!?br />
    嗯,小伙伴是最好的。

    东庆,昊州。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兰亭果然是世间少有的伟岸男儿——哎呦,夫人!”

    黄嵩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和妻子谈着私房话。

    他刚感慨完,祁夫人便掐了他腰间的软肉。

    祁夫人纠正道,“人家是女儿身,你总说她是男儿什么意思?瞧不起女子?”

    黄嵩有苦难言。

    他怎么得罪夫人了?

    黄嵩帐下得力谋士程靖听到这个消息,彻夜辗转难眠。

    东庆,浙郡、沪郡。

    许裴兄弟一边内斗一边干死了原先的沪郡郡守巫马觞,和平瓜分了巫马觞的家当和地盘。

    没了外力侵扰,他们又恢复你争我夺的状态。

    许裴和姜芃姬称兄道弟,听闻她拿回了上虞三城,打心眼儿为她开心。

    倒不是许裴讲道义,仅仅是因为姜芃姬没碍了他的利益。

    有她杵在北方抵挡北疆的压力,他求之不得呢。

    许裴笑着感慨,“兰亭竟有本事收复上虞三城,真正扬名天下——当真不可小觑?!?br />
    一旁,长身玉立的青衣谋士淡然道,“此乃主公良机?!?br />
    “良机?文彬这话何意?”

    青衣谋士冷静道,“主公与柳羲交好,倒不如进一步结盟借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