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王子听后,浑身一个激灵,险些忘了身体上的疼痛。

    他死死盯着姜芃姬,色厉内荏地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有、有什么好废话的!”

    “呵呵——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话倒是中听得很——”

    姜芃姬猛地抬脚将他脸踹到一边,没过多会儿便肿得老高。

    一旁的幕僚蓦地睁大了眼睛,看看姜芃姬再看看二王子。

    怎么说二王子也是北疆的王子,他的身份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和战略意义。

    哪怕姜芃姬抓了他,那也该好生招待,更别说动手折辱了。

    姜芃姬可以用这个人从北疆手里换来不少的战略资源。

    她不是不懂这个道理,还是这么做了。

    这算折辱?

    要不是顾着对方这条狗命,那一脚能将他的脑袋都踹飞了,哪会只是肿个脸?

    “柳羲——中原有句话说得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杀不可辱!”

    二王子硬起了一回,他身为北疆王子,王位最有利的竞争者,何时被人这么羞辱过?

    “偏不……就是要把你踩在地上折辱,你又能奈我何!”

    姜芃姬抬脚踩着对方的脸,让他无法起身,稍稍用劲儿,迫使对方半张脸埋进地里。

    二王子气愤欲死,幕僚安静如鸡,直播间观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隔着屏幕,但他们能感觉到姜芃姬身上那股亟待发泄的怒火,宛若压抑许久的活火山。

    也许下一瞬,喷发出来的岩浆便能带来末日般的景象。

    主播脾气一向不错,怎么这会儿突然这么暴戾了?

    观众们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们相信姜芃姬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

    事实上,的确如此。

    先前说过,姜芃姬的夜视力极好,再加上直播间摄像头的辅助,周遭景象宛若白昼。

    如此一来,二王子马鞍上串着的那串人头,她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战争免不了牺牲,姜芃姬安排那些人驻守晁乌粮仓,深知他们面临的危险系数极高,全军覆没也是大有可能。

    生死别离,她上辈子已经看得透彻了。

    只要是战争,总会有人牺牲。

    不是这人也会是旁人,甚至有可能是她自己。

    兵卒死亡不能触动她的怒火,但羞辱战士遗体,这种举动她却无法容忍。

    “我说了——打断你的双腿,说到做到!”

    二王子感觉半张脸发疼,疼痛还影响了听觉,他没有听清对方具体说了啥。

    一旁的幕僚却听得头皮发麻,他眼睁睁看着姜芃姬让开两步,抬脚踩在对方膝盖上——

    右足用力,脚尖一碾。

    也没见姜芃姬如何用力,但二王子的膝盖却发出令人牙酸的骨裂之声。

    二王子更是疼得浑身抽搐,惨叫不止,凄厉的惨叫让在场所有人神经紧绷,浑身寒凉。

    高亢惨叫过后,二王子苍白着一张脸,彻底昏厥过去。

    目睹这一切的人,纷纷不寒而栗。

    不过也有神经比较粗壮的观众吐槽了一句——

    【金桔柠檬汁】:这哪里是打断双腿,分明是活生生踩断对方的膝盖骨。

    姜芃姬松开脚,对着身边的人道,“带下去,派人好好照料他的伤口,别让人死了?!?br />
    幕僚听了这话,长长松了口气。

    看样子,柳羲凶残归凶残,她还是有理智的。

    殊不知,姜芃姬不把人当场弄死,不过是为了让他死得更惨。

    “主公——”

    李赟率领一队兵马追上来,他受了点儿伤,但面色还算红润,精气神很是高昂。

    “人已经抓到了,清理战场吧?!苯M姬面色冷淡地道,“稍作休整,明日一早,大军开拔?!?br />
    李赟道,“末将遵令?!?br />
    “……希望正图那边别让人失望——”

    她情绪有些暴躁,若符望没能拿下三城或者拿下三城的损失超出预期,她会发怒的。

    李赟镇定自若地说,“主公还请放心,符将军一定会给您带来好消息的?!?br />
    怎么说符望也曾是孟氏帐下第一武将,攻城略地不在话下。

    “呵,希望如此?!?br />
    三座被抽调大部分兵力的空城,符望要是这样都拿不下来,那真是有负盛名。

    一旁的幕僚还没被带走,隐隐听到姜芃姬和李赟的对话,心中一个咯噔。

    他倏地想起来了,二王子兴致冲冲来偷粮,抽调走大部分守备。

    没了足够的守备,上虞三城如何能抵抗有备而来的柳羲军队?

    柳羲攻下三城,如若探囊取物!

    想到这里,幕僚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从二王子拿到粮仓分布图开始到现在兵败,分明是对方精心算计好的局。

    另一处,符望的表现也没辜负他的赫赫威名,战意高昂。

    两日之内连下三城,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几乎没有耗费多少精力便拿回东庆百姓心头念念许久的三城,城墙扬起了“柳”字大旗。

    等姜芃姬抵达的时候,符望正派人打扫战场,寻回牺牲兵卒的尸首。

    “参见主公,末将幸不辱命?!?br />
    严格来说,这是符望加入姜芃姬阵营之后的第一战。

    若是符望表现得不够优秀,多少会影响他在军中的威望。

    “辛苦了!”

    姜芃姬站在城墙眺望远方,唇角扬起一抹嗜血浅笑。

    上虞三城处于北疆和东庆边境,它们的城墙高而宽,厚实而坚硬,宛若天堑一般镇守此处。

    三城循着山脉建造,依附天险,过了这条山脉便是北疆地界。

    北疆占有三城,没了山脉阻碍,反而能以三城作为根据地进攻东庆。

    正是因为如此,东庆这些年才那么忌惮北疆。

    如今三城回到姜芃姬手上,局势完全颠倒过来。

    孙文曾糊弄四王子,他说三城建设会拖慢姜芃姬北进的步伐。

    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错,错就错在姜芃姬根本没有重建三城的意思。

    她都准备攻打北疆了,上虞三城就是开战的中心,这地方还有发展的意义?

    姜芃姬从一开始就打算将上虞三城打造成军事重地,把它们当做攻打北疆的跳板。

    上虞三城的基础建设还在,稍稍整改就能投入使用,抵御强敌。

    姜芃姬对着符望道,“增兵守卫,北疆边陲防兵也该反应过来了?!?br />
    不过,纵然反应过来了,那也来不及了。

    短短两日,东庆边境局势大改,天下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