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高亢惨烈的叫声响起,二王子的肩膀被姜芃姬射出的利箭前后贯穿,强烈的剧痛外加箭矢余力迫使他无法维持平衡,狼狈栽下马。他的坐骑顺着惯性向前充斥了好长一段距离。

    所幸二王子的运气好,他并没有被马蹄踩踏造成二次伤害,但也摔了个头昏脑涨。

    扒着缰绳的幕僚听到动静,伏在马背上向后一看。

    二王子已经坠下马,后头的追兵正在快速拉近距离,如今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

    要么扭身回去救二王子这个坑逼队友,要么继续撒腿狂奔,三十六计逃命为上!

    这两个选择在幕僚脑海中过了一遍,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不是他如何忠诚,仅仅是因为他知道这里是战场,更是姜芃姬的地盘。

    如果他选择后者,一个人狂奔逃窜,九成九会被清扫战场的柳羲部队抓住,死亡几率极高。

    退一步说,哪怕他侥幸逃生,他也没有办法安全回到北疆。

    纵然回到了北疆,等待他的结局也是必死无疑。

    损失一名北疆王子,这样的罪名他担待不起。

    相反,若是这个时候转身回去,反而有极大几率成为俘虏。

    没了自由,但性命有了保障。

    运气好一些,说不定还有机会被招安,他就能顺势跳到柳羲这艘大船,反而是一条生路。

    电光火石之间,幕僚已经想通了一切,甚至为自己安排好了看似美好的后路。

    “二殿下——快来救殿下——”

    幕僚操控胯下战马回身,等他狼狈赶到的时候,已经有数名北疆士兵将摔昏的二王子背上马背。不过他们争分夺秒也抵挡不住后方快速逼近的敌人,更遑论那个杀神一般的狠角色。

    “你们先将二殿下送走,我与其他人留下拖延断后——”

    幕僚暗暗咬牙做了决定,看似大义凛然地壮士断腕,实则耍了个小心眼。

    敌人的仇恨始终在二王子身上,哪怕他们留下拖延,对方也会分兵追逐,实际没什么效果。

    亲卫也不多说话,抬手扬鞭拍打战马。

    马儿吃痛嘶吼,扬蹄狂奔,不过两个呼吸时间,位于最前的敌人已经赶到。

    吾命休矣——

    幕僚选择躲在兵卒后面,尽可能保全自己的性命。

    姜芃姬一路冲杀数人,大有人拦杀人,神拦杀神的气势,看得幕僚心脏都要吓裂了。

    “谁敢抵抗全杀了——其他人跟我继续追——”

    说了抓住要打断双腿,她说到做到!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姜芃姬骑着马左右厮杀,胯下的战马也扬蹄踩踩踏,很快便将留下断后的骑兵杀得人仰马翻,朝着二王子逃跑的方向狂追。

    北疆骑兵试图阻拦,但姜芃姬率领的骑兵先锋营也不是吃素的。

    姜芃姬夜间视力极佳,旁人或许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但她却能瞧得很清楚。

    瞄准北疆亲卫背上背着的二王子,姜芃姬又一次抽出箭矢——

    【昭月】:哈哈哈——心疼二王子,如果他的下属不带着他跑,他只需要遭罪一回就行。

    现在可好了,姜芃姬再次表演高超箭术,一箭过去将二王子和背着他的亲卫射了个对穿。

    要不是想要抓活的,估计这一箭就是冲着对方的要害部位了。

    【悠然陌上行】:啧啧,战马的个头比成年人低不到哪里去,被人射了两箭还从战马跌下去两回,这得多大的霉运才能做到?我看呐,哪怕主播手下留情了,二王子也被摔傻了。

    【紫竹林书仙】:噗——楼上你这话可不对,二王子哪里还需要摔傻?他的智商和脑子本就不怎么样吧?摔一摔,说不定脑子没傻,反而变聪明了。毕竟他已经没办法更傻了。

    【苏雪唯】:主播这一手箭术简直骚得没有朋友。你们造吗?当我在直播间看到她射出的炫目一箭,感觉不像是落在二哈王子身上,分明是射中宝宝的心脏——整个人苏苏的——

    【李无双】:二哈王子表示掀桌(╯‵□′)╯︵┻━┻,本宝宝不要面子哒?

    当直播间观众嘻嘻哈哈戏称北疆二王子为二哈王子的时候,姜芃姬已经追上他们。

    结果不用说,哪具凡胎**能扛得住她手中的斩马刀以及她的怪力?

    人家是砍瓜切菜,她是把人当成瓜菜来切。

    一刀下去,不说人,连人胯下的马也砍成了两截。

    “呸——”

    半刻钟之后,姜芃姬呸了一声,吐出不慎流尽嘴巴的血。

    这批北疆精锐还算有些血性,一半顽强抵抗被杀,另一半则因为士气大跌而放弃战斗。

    姜芃姬胸口急剧起伏,呼吸急促,愤声喊道,“全部捆起来——畜牲怎么样!他们怎么样!”

    “是!”

    下属尊令,姜芃姬把手中的斩马刀丢掷一旁,问道,“肥鱼在哪里?”

    姜芃姬可以用“肥鱼”这样的蔑称羞辱对手,但她手底下的先锋营却不敢这么说。

    “敌方大将已经擒拿?!?br />
    两个兵卒把身中两箭,昏死过去的二王子拖了上来,随同的还有狼狈不堪的幕僚。

    幕僚一身文士装扮,一瞧就是从事脑力活动的文人,兵卒对他没有太过粗暴。

    姜芃姬冷哼一声,道,“把他弄醒?!?br />
    幕僚双肩被人拿捏着,动弹不得。

    他暗中瞧了一眼姜芃姬,奈何视线昏暗,对方浑身上下染满了鲜血,根本敲不出个人样。

    虽然瞧不出来,但他却能感觉到对方周围萦绕的可怖气场。

    这种气场,哪怕是北疆大王也不曾拥有。

    当兵卒举着火把凑上前,幕僚努力眨了眨眼,伸着脖子去看姜芃姬。

    霍地,姜芃姬扭头瞪了他一眼,眼神写满了威吓。

    幕僚吓得缩回了脖子,低头缩肩,不敢吱声。

    另一处,兵卒按照姜芃姬的吩咐,强行把二王子弄醒。

    他醒来的时候,周遭围着一圈人,这些人的装束陌生无比,领头那人看他的眼神更是冷得像是看个死人。二王子霍地打了个冷颤,不慎牵扯两道箭伤,疼得他想昏死过去。

    “我说了……”

    姜芃姬喘着粗气,上前两步走到二王子身边。

    “抓到你就要打断你的双腿,让你连逃的念头都生不出一丝!”